请看小说网 > 修行新时代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秀英惹祸

第三百二十四章 秀英惹祸

    一圈白色的海面,是万里云朵铺垫而成。

    陆文山丢下最后一粒五彩晶石,偷偷松了一口气,便见白夫人带着一种万事万物都无所谓的态度从水里缓缓走出。

    他来到白夫人跟前,望着海上的云朵说道:“您都要去天外了,哪还有解不开的结呢,白姐姐最好哄,有一句话就成。”

    面无表情的白夫人忽然有了些笑意,“你看看,这海面上可全是钱,说扔就扔,甄家还是挺大气的。”

    陆文山清着嗓子咳嗽了一声,见她不再说话,立马就去甄玥的身边。

    “碰钉子了?”甄玥看着他笑道。

    “顶天的修为,可已经没了人性。”陆文山摇头苦笑。

    “有些人就是以丢掉人性的过程而修行登高,有些人执着于某物而激励自己登高,往天上走条条是路,谁也说不了谁,以后啊,你也在少在那些大能面前说话,免得挨打。”

    陆文山抬起头,看向高处的小米,“心神出窍都有这般修为,他是不是已经飞升了?”

    甄玥眯起眼眸,“谁知道呢?”

    白玉银仰头看着一缺岛的球形禁制,忽听小米说道。

    一秒记住http://m.et

    “开始了。”

    ……

    城南以南,“清欢”一处偏僻的房间里,田满找了半天的指甲刀也没有找到。

    她斜着眼眸,冲着冉彩宣吼道:“找啊!这里没有就去别处,找到了就回来,找不到就滚蛋!”

    秀英和初翠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看也不敢看田满一眼,只能低头相互对视,均是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恐。

    主子可从未发过这样的火。

    冉彩然笑了笑,道:“李开和李坚已经去找了,夫人多休息一会儿,睡着了我再帮您修。”

    田满眯起了眼,自打那晚出来,瞧见米五谷变化成冉彩宣,田满就猜到是苏涂搞得鬼,只是到了今天,不但没有见到米五谷回来,就连苏涂的影子也没有看见。

    她刚刚说要出门去找米五谷,就立马被冉彩宣拦住,要不是秀英和初翠也在劝她,她肯定已经不管不顾地冲了出去。

    “他人呢?到底去哪里了?”

    冉彩宣摇着头,“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但少爷吩咐了,说不能让夫人离开。”

    田满放缓呼吸,平复下心情,缓缓说道:“秀英,让李家叔侄多烧点水,初翠,你去多准备些毛巾,都别闲着了。”

    两人眼睛一亮,惊慌与高兴同时袭来,两人应了一声,连忙跑了出去。

    秀英在院子里跑了来个来回,却没有见到李家叔侄,想着不能耽搁,就自己去了灶房。

    打开门,见家伙事一应俱全,都来不及庆幸,就立马忙活了起来。

    打水上锅,点了柴火,发现木材不多,生怕等会儿烧不开水,又起了去了柴房。

    只是刚刚搬起一捆柴,便听到后来传来了声音。

    “谁?”

    “呜……”

    女子的呜咽声很低,是被堵住了嘴巴,秀英连忙转到后头,便瞧见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正躺在一堆木屑。

    “你是谁?”秀英摘下她嘴里棉布,轻声问道。

    女子吐出一口口水,舔了舔干燥的唇,这才皱眉问道:“你又是谁?”

    秀英挑起眉头,又问了一次,“你是谁?又怎么会被人绑在这里?”

    “我是玄唱雅,你又是谁?”

    秀英不知道玄唱雅是谁,倒是想起了自己来的目的,哎呀一声站了起来,搬起一捆柴就往外跑。

    将柴火添足,烧得噼啪作响,这才又跑回柴房,与那玄唱雅闲聊。

    一番对话,秀英这才一脸惊讶地说道:“你居然是老板娘啊,谁这么黑心呢!”

    玄唱雅瞧她只顾聊天,没有一点帮助自己的意思,忙道:“你倒是放我出去呀,你们不是要清欢嘛,我送给你。”

    她又觉得不足,便补了一句,“我那边有产婆,可以多叫几个过来。”

    秀英一想也对,主子都要生产了,却没有一个产婆在这里,若是救了她,还不得一手包办了?

    她上前将绳索解开,一边说道:“你快走吧。”

    玄唱雅挣脱绳索,虚弱无力地站起身子,“我这就回去叫人来帮忙,谢谢你了。”

    秀英扶着她出了门,看了看灶房,又看了眼她,“马房里有马车,你倒是可以借去。”

    玄唱雅双眼一亮,“那我就借过去,再来的时候还给你三辆。”

    秀英忽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你把你腰上的玉佩给我吧,马车贵。”

    说得含蓄,其实就是不太相信玄唱雅是这里的老板娘,给她马车是真的,没想着换回来也是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一点钱财,好弥补马车的缺损。

    玄唱雅将玉佩摘下,还在从衣内拿出一枚木牌一并交给她,“玉佩不值钱,这木牌才值钱,收好。”

    秀英将玄唱雅扶上了马车,看着她离去,这才返回了灶房。只是刚刚添加了些柴火,便哎呀一声大叫,接着连连拍头。

    老板娘都敢抓,这是多大的胆子啊,还将其藏在清欢,那主子在这里生产,不是很危险吗?

    她急匆匆地跑出柴房,在庭院里见到了李家叔侄,“烧水,烧水去,夫人要生了。”

    这个时候变得聪明了,知道要烧水报信两不误了。

    她冲进房间,却发现夫人又睡着了,只得将刚刚的事情说与冉彩宣和初翠听,又说了自己的猜测,最后才说道:“这里可危险了,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

    苏涂有变化神通,冉彩宣是知道的,听到她把真的玄唱雅给放了,气得一巴掌就糊在了她的脸上。

    “蠢东西!”

    “打我干嘛?”秀英捂着脸,气得直跺脚。

    冉彩宣看向初翠,“记不记得那个俊俏的苏涂公子,你赶紧去找他,找不他的话,就去找少爷的朋友,一定要带……”

    “围起来!”

    一声爆喝突然出来,她眼皮子一跳,硬生生将话头停住,她连忙出了房间,只听外头不少的脚步声传来,齐整得不像话,一听就是军旅中人。

    “来不及了!”冉彩宣转过头,“初翠,你去灶房告诉李家叔侄,就说不能认识苏涂。”

    初翠点点头,一路小跑而去。

    冉彩宣将秀英拉进屋,关上门,“除了不认识苏涂,照实说话就行,你是玄唱雅的救命恩人,她应该不会为难我们。”

    说时迟那时快,一队兵士已经冲进了庭院。

    冉彩宣深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门,朝着外头看去,“你们是谁?怎么能擅闯别人的园子?”

    一位黑甲将军从拐角走出,沉声问道:“谁是秀英?”

    秀英探出头,一脸惊恐,颤声道:“我就是。”

    黑甲将军朝她看了一眼,忽然笑道:“秀英姑娘莫怕,我们是来追击匪徒的,顺便来还马车。”

    秀英瞪大了眼睛,惊讶地捂着嘴,“还真是老板娘啊!”

    黑甲将军点头笑道:“产婆们随后就来,我们会守在外头,姑娘一切安心。”

    秀英忙福了一礼,“多谢将军。”

    冉彩宣看了秀英一眼,正要走进里屋,却见那将军大步而来,忙又拦在了门口。

    “将军要进去?”

    “不让进去?”

    冉彩宣摇头道:“不行,夫人再睡觉,将军得等等。”

    黑甲将军眉头一挑,双眼里闪过一抹杀气,显然很是不悦,“藏逃犯了?”

    冉彩宣冷笑道:“夫人即将临盆,自然不是见外人的穿戴,怎能让你一个男人进去?”

    秀英一听这话,连忙也挡在门口,“将军可以旁边的屋里休息,等夫人醒了,我就去禀报,到时候自然可以见。”

    显然玄唱雅跟这位黑甲将军交过交代,秀英一说话,他便立马答应了下来。

    冉彩宣走进里屋,便瞧见田满一动不动坐在床头,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若不是眼睛里还有着光彩,她差点以为自己夫人已经诈尸了。

    “夫人你醒啦。”可即便说了话,也不见田满回神,她连忙走上前,可忽然之间,田满的面容顿时扭曲变形,一声尖利的嘶喊陡然爆发出来。

    “啊!要生了!”

    冉彩宣心头顿时一慌,可手脚倒是都不慢,一手握住田满的手,一手掀开被褥,瞧见床上湿了一片,立马喊道:“秀英拿毛巾!热水呢!产婆呢!”

    秀英听到那一声尖叫的时候,就已经慌了神,听到毛巾,便冲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把送了过去,转身又跑出门,大喊着初翠。

    瞧见那位黑将将军,又猛地停步,“产婆呢?产婆呢?我家夫人要生啦!”秀英急得跳脚,一时间不知要往哪里跑。

    正在这时,一辆马车风风火火撞击庭院,直到屋前才猛地停住,十多个中年女子一窝蜂地下了车。

    “这不是来了吗!”黑甲将军轻笑一声。

    秀英心中大喜,连忙招呼一声,领着一帮产婆冲进了房间。

    李家叔侄一人挑着两桶水放在了门口,几个产婆做事利索,瞧见了就立马带了进去。

    然而一众人刚刚进入房间不久,冉彩宣就提着四个水桶出了来,和李家叔侄来到灶房。

    “夫人说了,孩子出生之后就立马走,让邓大哥准备马车,我们也要做好分开走的准备。”她看向初翠,“你去守着夫人,一定要顶住那些产婆。”

    初翠自然不敢耽搁,急急忙忙又往前跑去。

    冉彩宣将一袋子钱放在了灶台上,“多烧水多送几趟,找准机会先走。”她话头一顿,看向了李开,“若不是不愿跟着夫人,你们爱去哪里去哪里,若是还愿意跟着夫人,就回家去等着,夫人自然会来找你们。”

    李坚道:“夫人的孩子即将出生,我们怎么可以现在走?”

    冉彩宣冷笑道:“等夫人生了孩子,天下横行无忌,要你们做什么?”

    

  http://www.qingkanzw.com/95/95567/266768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