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绝对一番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极品老公

第三百七十四章 极品老公

    清野真仁对创建偶像大联盟的提议很上心,毕竟这事对偶像经纪公司没什么坏处,千原凛人威望也足够促成此事,那必须参加一下试试水——左右出几个偶像候补生的事儿,失败了也称不上多大损失,但真要成了,趟出了一条新路子,能成为类似NBA这种机构中的一员,好处却是极多的。

    千原凛人年轻归年轻,经历却足够传奇,他想做的事一般还是能给人极大信心的。

    清野真仁借着地主之谊,干脆带着千原凛人和村上伊织好好参观了一下自家的偶像经纪公司,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提供了不少行业竞争内幕,比如哪两家狗脑子都快打出来了之类,而千原凛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纳头就拜的家伙也挺有好感,倒也没怎么客气,干脆拜托他协助村上伊织联络各公司,尽量争取最大联盟化——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不怕人多,就怕人少,把盘子做大了,你们发财,我拿收视率,咱们各取所需。

    清野真仁深以为然,当晚就召来了几名偶像经纪公司的会长一起吃饭。这帮会长很吃惊,没想到千原凛人有这样的野心,也对AKB48模式很有兴趣,大多听了心动不已,看千原凛人的眼光都不一样了——这厮二十多岁就能成为了圈内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确实不是侥幸,看人家这脑子长的,有些设想听起来像是在偶像行业浸淫多年,比自己这些人还内行。

    聚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九点多才结束,清野真仁等人毕恭毕敬的在车后鞠躬送千原凛人离开——制作局局长的身份放在圈子里足够高了,别说千原凛人的“远见卓识”很令人敬佩,就是表现的像个白痴,这帮会长仍然得对着车屁股鞠躬,使劲闻尾气,这就是等级差别的直接体现。

    千原凛人以前之所以特别想要“国民教师”的身份,就是为了保证自己的社会地位,不至于这么低三下四。

    清野真仁他们送走了千原凛人,又转回去接着关门自行讨论,对联盟事宜兴趣盎然,而千原凛人就不管了,在车上把联络偶像经纪公司的事正式交给了村上伊织,自己自行回家,但进了门却发现准丈母娘正在和自己女朋友说话,连忙笑着上前问候:“不好意思,不知道您今天过来,回来迟了。”

    这是债主,为了融资进入关东联合理事会,他的钱一时不凑手,借了白马家五十多亿円,目前还不上,只能加倍客气——这特么的,奋斗了三年半,奋斗成软饭男了,欠了丈母娘一屁股债,这真是万万没想到。

    美津枝并不在意,她这段时间常来东京,主要是“白马私募基金”的钱还在千原凛人的投资公司里呢,那些全是白马家凭面子募集来的,她得来盯着,而且千原凛人是正牌女婿,不是婿养子,真论家庭地位实际比她高。

    她同样很客气,矜持地笑道:“哪里的话,我只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不怪我三天两头过来打扰就好。”

    “欢迎还来不及呢!”千原凛人笑着说了一句面子话,又指了指身上,“晚上喝了点酒,身上味大,我先去换换衣服再来陪您说话。”

    他一边说话一边观察女友脸色,其实他对美津枝一周来几次是无所谓的,这淮丈母娘人就算不错了,不难相处,主要她来了总要习惯性训训女儿,弄得宁子心情不是特别好,很影响他的“幸”福,而一瞧之下,发现女友脸上挂着温婉的微笑,好像心情确实不怎么样——完了,今晚估计没戏了。

    但这事他管不了,也没办法,又和美津枝客套了一句就先去洗洗酒气,而他离开了客厅,美津枝盯着宁子看了一会儿,奇怪道:“你怎么还坐在这里?”

    宁子笑道:“不是陪你说话吗?”

    美津枝脸上的表情开始难看了,也就手上没萝卜,要是有就直接一萝卜戳死这女儿,苦口婆心道:“阿宁,不是妈妈整天要说你,千原君是很喜欢你,这是好事,但你也要自己争气,对得起他的喜欢——他在外面忙到了晚上快十点才回来,你却从八点就窝在沙发上,怎么可以这么心安理得?这时候你不该陪我,该去关心他体贴他,哪怕什么也不干,就陪他说笑几句也好!夫妻感情你不好好维持,总有变淡的那一天,到时后悔就晚了,这种事不能懒的!”

    宁子其实早已经放好了洗澡水(恒温浴缸),撒好了泡澡粉(强身健体,舒筋活血),准备好了替换衣物(纯棉的,穿起来特轻松),千原凛人只要自己进浴缸就行了——她做为一个家庭主妇,虽然雇了钟点工,但男友的个人生活还是她亲自在照料,相当上心,其实也能说声不错。

    搁2019年,你不给女朋友放洗澡水就不错了,还指望女朋友伺候你?

    做梦呢!

    真的算不错了,她自我感觉也比较良好,觉得不用老妈经常跑来咸吃萝卜淡操心。

    不过这次她微微歪头想了想,也觉得老妈说得有点道理,男朋友工作很累是挺让人心疼的,关心关心确实有必要,早早当寡妇可不行——千原凛人这种老公还是很难找的,行事有分寸,尊重体谅女朋友,从不抱怨这个那个,在家里极好说话,也知情识趣,应该算是极品老公。

    是的,要多关心,不能让他早死,她起身笑道:“我知道了,那我就去看看他。”

    美津村连连摆手:“快去快去,嘴巴甜一点,多说软话好话,男人都喜欢听这些,别把你在家里那套阳奉阴违拿到这里来。你可要记得,你现在和嫁人没什么两样了,你们要一起生活几十年的!”

    “知道了,妈妈。”

    宁子应了一声,就慢悠悠往浴室去了,而美津枝看着女儿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自己果然得常来啊,不然就凭女儿自己,用不了几年就得被赶回娘家。

    …………

    千原凛人被宁子拿着刷子和搓澡巾好一阵摆弄,这才红光满面的又出现在了客厅里,开始陪准丈母娘说说话——人家也不是天天来,来一次了总得花个十分钟二十分钟的聊聊,不然显得关系太疏远。

    只是他和美津枝也没多少共同爱好,两个人在一起只能聊钱,俗得令人发指,很快说起了私募基金的事,而一说起这事,美津枝看千原凛人的目光就更加欣慰了,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笑道:“那边没什么变化,已经在收尾了,一切都还好。千原你的眼光真是没得说,上次我回京都待了三天,前前后后就有十余家向我递过话,希望可以认购更多的份额,还有不少人让我转达感谢,等你再去了京都,保证要好好招待你。”

    原本她在关西兜售“白马牌理财产品”,主要就是为了帮自家女儿——不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她才不会拿白马家数百年的家名当抵押品,为此也担惊受怕过,生怕哪天早上起来发现疯狂赌博赌输了,基金整体暴仓,血本无归不说还倒欠无数,但现在当然没这些问题了,收益极高,哪怕以前看在白马家面子上扔上个几千万或是一两亿,只为顾全面子的亲朋好友,现在看看收益率完全达成,随时可以连本带息抽回,也纷纷激动了——这倒霉催的,什么也没干,钱放在家里竟然莫名其妙不值钱了,地价还又来了个腰斩,多亏了白马家有好事还能叫上大家,总算避免了一部分损失。

    早知道该多投点的,这是现在不少人的想法,美津枝上次从东京回京都,茶会、聚会邀请就没断过,登门拜访的人更是一个接着一个,含蓄或是赤果果的赞赏更是听得耳朵起茧,让她猛然间发现,白马家的声望好像突然之间大幅上涨了。

    她是抱着私心办这件事的,现在私心达成了不说,竟然还有意外之喜,越说心情自然越好,看千原凛人的目光越来越欣慰——果然还是自己眼光好了,早看出这小子不是一般人,积极提供情报,非要把女儿嫁给他,要是只凭女儿那个不着调的,怎么可能找得到这么好的老公。

    而千原凛人听她这么说,同样很高兴,感觉总算没把白马家坑了,连连谦虚道:“过奖了过奖了,只是运气好而已,而且投资有所回报这本身就很正常,请您回复他们,感谢就不必了。”

    美津枝不认可,千原凛人很大方,不肯吃独食,给的回报率相当高(她当时是想意思意思的,但千原凛人没同意),越是和白马家关系亲近的拿到的收益越多——这些人出的钱多,收益自然就多,特别是她娘家,她在娘家也强势,把娘家流动资金全刮走了,现在只要还回去,基本就相当于帮娘家没什么太大损失就度过金融风暴了,面子赚了个十足十。

    她马上笑道:“运气因素可能有,但主要还是千原君你眼光准,魄力大,不然也不会结果这么好。”接着她话音一转,又试探道:“千原君,现在属于你的资金基本都抽调走了吧?安田桑的意思也是可以开始清算收益了,随时可以退出离开,那对基金……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千原凛人有些不明所以,这都是一开始约定好的,不由迟疑道:“您是指……”

    美津枝也不拿他当外人,直接道:“我是觉得你对经济形势有着独特的敏感性,这份才能浪费了可惜,而且私募基金已经建起来了,很多人感觉解散了可惜,所以我觉得也许你该继续分些精力在投资公司上。”

    千原凛人默默点头,其实他也没想放弃投资这一块,毕竟这世界干什么都离不开钱,只是没想再把白马家牵扯进来,只打算像以前那样自己搞——白马家之前就不是太乐意冒这种风险,他能感觉得出来,所以就算想再用用白马家组织的私募基金谋利,他也无法先开口,只能按约履行。

    但没想到关西地主们尝到了甜头,竟然不想把白马私募基金解散了,想继续接着搞,那倒是正好——还是很有好处的,只是给那些人一个固定的回报,等于拿他们的钱来赚钱了,唯一就是怕万一出现了什么闪失,容易让白马家难做人。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投资有风险,说明白就好了,反正都是各家的闲钱,真出了万一,也不会危及各家生存,真不如拿来继续赌一赌——自己还欠着五十多亿円的债呢,虽然白马家不在乎,但最好还是快点还上比较好,软饭吃多了容易得胃病。

    他略想了想就笑道:“如果大多数人想继续,您也同意,那继续也可以,反正有安田桑和您照应着,也花不了我多少时间,我没意见。”

    美津枝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不然怎么可能在客厅坐到快十点,马上关切地问道:“那投资哪方面呢?”

    她也不是见了钱就脑子发热的人,可以继续,也可以冒风险,但要靠谱才行,必须得问清楚了。

    千原凛人理解,也心里有数,曰本受金融风暴的冲击是快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经济萎靡期,收益不会太高,但世界经济哪年不得出点事,大事没有小事却不可能断了,直接笑道:“您对互联网有了解吗?硅谷这名字听说过吗?”

    2000年硅谷泡沫也是多少有点名气的,特别是在网上,毕竟这也是互联网史上的大事——2000年左右开始的,规模不大,称不上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只能说一声行业衰退,不过影响却很深远,很多互联网人才、资金因此由美向华夏转移,让华夏的互联网发展进入了快车道,等于吃了一枚大补丸。

    这种属于大钱赚不了,小钱能捞不少的类型,此外还有数年后石油危机等等,这些都可以做一做。

    美津枝当然没这份先知先觉,也不懂网络,很耐心的开始听千原凛人给她开始分析——在投资领域,千原凛人具体操作没那个本事,专业不对口,和个废物差不多,但只论放嘴炮,他现在基本天下无敌。

    毕竟,当年也是在群里混过的,口头造原子弹都行,分析经济形势那是小儿科。

    他说的逻辑自洽,分析得头头是道,能称得上有理有据,让美津枝听得连连点头,感觉千原凛人确实对很多事物有独特的看法,头脑也够灵活,懂得也多,确实很厉害,应该是曰本年轻人中首屈一指的精英了——可惜这样的人痴迷于制作电视节目,不然从商从政也许更有前途。

    诶,女儿真是个废物,完全不关心老公的事业前途,根本提点不了他,指引不了方向,整天就会吃了睡,睡了玩,玩了吃。

    美津枝被说服了,心意更坚决,也坦白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又围绕着白马私募基金说了起来,很希望把基金做成一个向心力更强的组织——成员基本都是京都、大阪、神户等地的大地主,都能叫关西土豪团了,底蕴相当深厚,而这些人要是能全力支持千原凛人,其实影响力还是相当大的,千原凛人将来的路也许能走得更顺。

    只要真能保正持续、稳定且丰厚的收益,这不是难事,现在曰本经济一团乱,地价挫了又挫,快不足泡沫前的三成了,大家其实也有慌,那团结在千原凛人这种有能力的人身边,完全不是坏事——强者为尊嘛,而且对白马家也有益处,起码会更受人尊重,在很多事上话语权更强。

    在这种事上,他们这对岳婿完全志趣相投,喝着茶越说越精神,一口气就聊了三个多小时,涉及到方方面面,都开始讨论细节了,而宁子在一边端茶倒水陪着,最后硬生生听成了磕头虫——太困了,她是早睡早起的类型,熬不了夜,最后直接被千原凛人公主抱进了卧室。

    千原凛人把她剥成了小白羊,也懒得给她换睡衣了,直接被塞进了被窝里,但神经还兴奋,一时睡不着,就搂着她摩挲着她滑滑的肌肤,接着思考刚才的事,回忆还有哪个国家会出现股灾之类的事儿,毕竟多赚钱总是好的,而宁子在他怀里翻了个身,拿过他一根胳膊来枕着,喃喃道:“妈妈真是的,非要说到这么晚,我就知道她专门跑来肯定没好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别人家是女儿都爱往娘家跑,到他们家,换成丈母娘喜欢来管事儿了,但千原凛人不在乎,搂了搂她笑道:“别这么说,你妈妈人很好的。”

    宁子不置可否,她妈妈明显超级喜欢千原凛人,千原凛人自然也会说她妈妈的好话——要是千原凛人早生三十年,估计是没她爸什么事了,现在搞不好她得管千原凛人叫爸爸。

    她不想多评价自己老妈,睡眼朦胧的换了个话题,“对了,有件事忘了告诉你了,太太会里的有些人,准备提议把我选为太太会副会长,把步贺桑的夫人选为会长,打电话通知我的人是北山、宫本、寺田、冈部家的,这里面可能有别的意思,我也不太懂,你要心里有数。”

    千原凛人的注意力马上转移了,不再替准丈母娘叫屈,开始回忆这几位的老公是谁,立场倾向是什么——太太会果然是企业的晴雨表啊,后天大桥瑛士才会滚蛋,这边已经在换会长了?

    当然,也可能是大家确实都在盼着大桥瑛士早点滚,而且,这家伙也确实该滚蛋了,不然总是感觉有些碍眼。

    

  http://www.qingkanzw.com/77/77214/22138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