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最强天道忽悠系统 > 第97章 有何企图

第97章 有何企图

    一觉醒来,已是晌午。

    张凡缓缓睁开眼,眸底深处透着清澈的光芒,而脸上原有的疲倦之色也一扫而空。

    如今的他,已非凡夫,乃是筑基修士,纵然筋疲力尽,但只需小睡片刻,便能神采奕奕,精神百倍。

    听得“哗啦”水响,张凡突然从浴桶里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只觉百骸舒畅,忍不住划然长啸。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

    一句“草堂春睡足”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张凡忽然感觉到了一道异样的目光。

    心中微沉,张凡低头看去。

    但见龙战正悄无声息地蹲在地上,直勾勾地盯视着赤条条的张凡,眸光略带几分炽热,神情有些呆滞。

    张凡原来并不知道,自他在浴桶里睡着之后,龙战便一直守在旁边,不曾废离半步。

    此时此刻,两人的目光,在薄薄的空气中甫一相触,猛烈地碰撞在了一起。

    一瞬间,张凡和龙战宛如石化了般,房间里的每一处角落,无不充斥着寂静。

    而这时候的窗外,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总而言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咕噜!”

    张凡清晰地听见龙战吞咽口水的声音,更觉心惊胆颤。

    原本已到嘴边的“草”字,音调陡然变成了“艹”,张凡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扑通声响,张凡整个人立即缩回水中,身子微微蜷缩在了浴桶的角落,双手掩住胸前,惊恐地望着龙战。

    “龙战,你有何企图?”

    张凡警惕地道。

    一愣之下,龙战也回过神来,慌忙扬了扬手中的木头,以示清白,“我、我正给公子你添柴呢!”

    “你特么是想煮了我?”

    张凡满头黑线。

    敢情这小子是把老子当成唐三藏或者二师兄了!

    “不、不是……”

    龙战本就讷于言语,被张凡这么一问,心愈加中慌乱,更加不知应该如何回答了,忙把手里的那根木头丢开。

    “那你想怎样?”

    张凡又问。

    “我、我……”

    龙战嗫嚅着,面红耳赤,半晌说不出话来。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的尴尬氛围,愈加浓烈了几分。

    瞥了龙战一眼,见他紧低着头,连耳根子也是通红,张凡定了定神,道:“本公子饿了,吩咐厨房准备吃的!”

    “是!”

    闻言,龙战如逢大赦般,当即跃身而起,飞也似的冲出了房间。

    “顺便把门带上!”

    张凡冲着龙战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又在浴桶里坐了会儿,过了没多久,小乔等侍女进屋,为他梳妆更衣。

    当张凡风度翩翩地走出房间来到饭厅的时候,厨房已经整治出了一桌颇为丰盛的饭菜。

    张凡早已是饥肠辘辘,坐下便狼吞虎咽了起来。

    吃得正欢,龙战突然急匆匆地闯了进来,“二公子,擎鼎王来了!”

    心尖儿猛然一颤,张凡情知必定是帝宫那边有了消息,赶忙放下碗筷,出门相迎。

    才刚走出饭厅,便听见擎鼎王那极具穿透力和辨识度的爽朗笑声骤然响起。

    “姬二公子,本王来了!”

    话音未落,但见庭院那头的屏风后面,顿时转出了擎鼎王那魁梧高大的身影。

    擎鼎王踏步而来,走路带风,脸庞上写满了喜悦的神色。

    “擎鼎王!”

    隔着老远,张凡便已喊道,声音有些颤抖,“帝主终于赦免我父侯了么?”

    虽说武安侯并非他的亲生父亲,但为了武安侯忙碌了这么久,如今终于即将成功,张凡内心还是有点激动的。

    “咦?姬二公子已经知道了么?”

    擎鼎王微愣,道。

    废话,如果不是秦帝赦免我那个便宜老爹,你还这么高兴,难道就不怕我扁你一顿吗?

    看了看满脸懵逼的擎鼎王,张凡忍不住暗自翻了翻白眼,心说真特么不知道你这个擎鼎王是怎么当上的。

    但很快的,擎鼎王也反应了过来,一拍脑门,哈哈笑道:“是本王太高兴,脑子突然抽了!”

    擎鼎王大声说道:“帝主已经下令赦免武安侯,孔太师奉命执圣纹符节,前往无间狱,释放武安侯!”

    “yes!”

    轻轻地握着双拳,张凡有点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情绪,前世的一句口头禅,情不自禁地冲口而出。

    这样的结果,总算对得起他这两天的辛苦奔波。

    “噎、噎死?”

    擎鼎王又是一愣,“什么意思?”

    假咳了两声,张凡微微一笑,并不回答,而是顺势转移话题,问道:“不知孔老太师和我父侯什么时候能回来?”

    “大概是申时初刻!”

    擎鼎王道。

    武安侯被关押在无间狱,而无间狱位于无始城的城北郊外,距离帝宫足有百里之遥。

    即便是乘坐妖兽车,往返之间,却也需要耗费一些时间。

    此时已是午正,与申时初刻相隔不过一个半时辰。

    听得擎鼎王又道:“武安侯无辜入狱,朝野内外,无不愤慨,如今听闻帝主赦免武安侯,百官尽皆欢喜,自发聚集斗极门外,翘首以待!”

    张凡躬身道:“此番父侯能够赦免,除了帝主宽仁以外,也多亏擎鼎王和诸位大人襄助周旋!”

    “哪里的话!”

    擎鼎王摆了摆手,郑重其事地道:“若非姬二公子你甘冒奇险,忍辱负重,奋不顾身,说服帝妃,即便我等以死劝谏,恐怕也难让帝主回心转意!”

    说到这里,擎鼎王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眉宇间掠过一抹忧虑的神色。

    作为大秦帝朝的擎鼎王,麾下辖制着百万将士,位高权重,却连劝谏秦帝赦免武安侯这么一件事都没能办到,甚至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难道本王真是老了么?”

    擎鼎王不禁怀疑。

    事不宜迟,张凡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当即收拾了一下,便与擎鼎王一起前往斗极门。

    抵达斗极门的时候,果然看见百官云集,其中不乏一些熟面孔,包括李善、秦灏和屈阜。

    不过,李善与三两个大臣闲聊不断,与秦灏、屈阜他们保持着距离,显然是属于不同的党派阵营,因此互不搭理。

  http://www.qingkanzw.com/72/72770/16037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