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玉玥12

玉玥12

    玉玥瞧下日头时辰:“寻我有什么事儿?”

    “来瞧瞧你呀!”晨曦从来最是口不遮拦,“你这几日每日躲在家中是做什么,程门立雪?哦,不对,是悬梁刺股?我以为你可是出什么事儿了呢!”

    玉玥越过他,直往前头走。

    晨曦转身在他旁边走,见他模样像是要往哪个院子去,低声道:“玥哥儿,米表妹可是被太子妃姨母接到东宫来了?”

    玉玥瞥眼瞧他:“是又关你何事?”

    晨曦好奇:“你阿爹知你几次三番折腾米表妹,没打死你么?”

    玉玥道:“托狗表哥的福,我现在还好好站在这儿。”

    晨曦瞥眼瞧席今朝,席今朝回他一笑,晨曦“哦”一声,拖着长长声音:“差点就被你阿爹打死了……”

    玉玥不再看他,径自往莞茶院去。

    莞茶院以茶命名,种的便非是茶树,而是茶花,茶花花期乃是一到四月,这会儿,院中很多花枝上已经长出花骨朵儿。

    刘嬷嬷见米大娘子每日坐在床上,若没人建议,她可一天坐到晚,便趁着今日艳阳甚好,陪着她出来走走坐坐。

    晨曦跟着玉玥跨进莞茶院,远远瞧见那头娇小玲珑人儿黑发白裘正在弯身品花,人与花骨朵相互相成更是美丽,晨曦瞧着,只觉那头正是天宫仙境一般,急拉皇太孙外袍道:“玥哥儿,你这是金屋藏娇啊!”

    “口下小心些!”玉玥面露不悦。

    这句话语稍响,那边丫鬟婆子全数瞧见两人进来,屈膝行礼。

    米大娘子抬了脸,见来人,露出喜洋洋神色:“表哥!”这声表哥,清清亮亮,很是愉悦。

    晨曦“哎哟”一声,声音极低:“你瞧瞧,那头上还一个洞缠着白纱呢,你这声表哥也受得起?”

    玉玥当自己一个字也没听见。

    米大娘子喊完皇太孙喊晨曦,附带似模似样的屈膝行礼:“君表哥。”

    晨曦觉得不对,却又不知哪儿不对,他见米大娘子快步奔过来,拽住了皇太孙的手这才幡然醒悟过来,米大娘子对自己两人的态度那是完全不对!

    蓄意伤人的与被伤的遍体无肤的在一起和和好好、喜笑盈盈?傻了么!

    晨曦目光往下盯着皇太孙反握住的两只手,剑指一点,道:“这……”这就有些尴尬了啊……

    “适才见你盯着那白茶目不转睛,在瞧什么?”玉玥随口问米大娘子,拉她往适才她站的地方去。“那儿有个虫卵在叶子中间,我在瞧它冻死了没有……就在这儿,表哥,你瞧!”

    两人蜜里调油一般的欢欢喜喜越过晨曦往白花茶去儿了,晨曦目瞪口呆的瞧着皇太孙一副纵容模样,真与米大娘子一道探首瞧这些昆虫蝼蚁小命,拧着脖子无声询问席今朝: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儿!

    席今朝低声笑道:“东宫多了位小郡主,皇太孙殿下多了个妹妹而已。”

    “妹妹?”晨曦眯着眼审视着两人,那头皇太孙淡淡然的不知说了句什么,米大娘子睁着眼莫约再问他,是否是真的,再见皇太孙又点了点首说是真的,米大娘子便弯着眸子欣喜笑开了。

    真是当我是瞎的看不见么?

    兄妹之间也不该……

    晨曦摸了摸鼻子,兄妹之间都还小,他十三时,对家中小妹亦是特别好,经常背着她跑,所以两人模样,应该倒也没什么。

    好罢,是他想多了,不该不该。

    ……

    皇太孙坐在窗前,执书而观,屋内炭盆火旺,温暖如春,外头的下人清扫积雪,生怕打扰了皇太孙。

    玉玥翻了会儿闲书,站起来,负手踏出了书房,一路走出他所住的璧辉院,席今朝手中捧着斗篷,跟在后头不言不语,他跟着跟着,果然瞧见皇太孙脚步一旋,迈进金苑之中。

    这金苑乃是福华宫的一个小花园,麻雀虽小五脏倒也俱全,假山、池塘、花草树木,半点不少。

    席今朝跟着皇太孙到了假山后头,站定,他心中想着,不知道今日那君少爷要想了什么花招来哄骗这个憨傻的米大娘子。

    果然站定一会儿后,便听见君晨曦的声音,“主人说道:这屋子不干净,闹鬼……”

    君晨曦将的自然是那些市井茶楼中的怪谈说书,君晨曦听的民风习俗颇多,讲起来那是娓娓道来,很是引人入胜,让跟在米大娘子一旁伺候的小丫鬟都听得津津有味,神色跟着那故事牵动。

    玉玥听着听着,嘴巴朝席今朝动了动,席今朝伸出三根手指,无声回答,这是第三天了。

    自那日不请自来,这如今是君晨曦死赖不走的第三天。

    皇太孙由假山隙缝望那边的米大娘子,她坐在铺了毛皮的石凳上,手捧手炉,身上是一件白色斗篷,斗篷带帽,帽沿有狐毛,黑发绑成两根辫子垂在胸前,头顶缠白纱,漆黑大眼盯着君晨曦正全神贯注,小嘴听的微张了都不自知。

    “深夜,果然有动静,有东西像薄纸一样从门缝里滑了进来……”

    皇太孙又站着听了一会儿,觉得索然无味,这个故事自君晨曦头一日坐在院子里讲时便回去翻过那本怪异集,如今听来自然知晓后面的情节,听晨曦这正值变声期的声音落一补二的讲来,自然是觉得难听非常。

    玉玥心道:小白兔就是好骗,亏的这么错漏百出,自圆其谎的故事也能听得眼都眨一下。

    晨曦讲得吐沫横飞,讲到有大户人家在假山内杀人,弃尸不埋,那魂魄阴魂不散,不管白天黑夜前来索命时,玉玥心中一动,抓下假山上的两块碎石,指尖一点,用内劲将手中石块击打了出去。

    石头蹦过假山,穿过隙缝,直奔君晨曦而去,晨曦正讲的得意洋洋全神贯注,忽然被一物集中,猛然从凳上弹起来:“谁……”那石头由晨曦身上蹦飞,蹦到米大娘子身旁的丫鬟身上,那丫鬟也正值冷汗直冒之际,这么一打,差点魂魄起飞:“谁、谁谁打我……”

    席今朝瞧那头众人齐齐转首瞧来,为掩护自家主子,只好迅速抖开斗篷,对着一山积雪用力扇动。

    斗篷扇飞积雪,假山上头积雪不停往下抖落,树叶簌簌而动,若站在前头看着,还真有狂风大作之意。

    丫鬟两股颤颤,吓得险些就跪下了:“君、君公子,那头,那头是不是也有什么脏东西……”

    光天化日朗朗晴坤,哪里有这么多鬼怪乱神,晨曦从来不信这些。

    他瞧米大娘子脸色,见她亦瞬息站起,一脸不知是凝重还是惶恐,总之小脸全数挤到一处,心中大喜,伸手就想将人拉过来,大显神威。

    “砚儿莫怕!君表哥在!我保护你!”

    “君表哥莫担心,砚儿保护你!”

    两人同时开口,而后,君晨曦来不及说什么,便见米大娘子抽出一张道符,那道符如宝剑模样,只见她口中低念几声咒语,迅速朝假山方向扔出宝剑模样道符,气势凛冽道:“妖孽,你莫要光天化日之下胡作非为!”

    “哄!轰隆隆……”道符正是五雷符,落在假山顶上,竟然将假山瞬息就砸了粉碎。

    烟气弥漫,众人呆若木鸡,吓得全数都傻掉了,只觉天塌地陷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一张符砸碎了整整一座山?

    “皇太孙殿下!”烟雾滚滚中,有席今朝的声音急切传来,而后便是高呼来人呐的声音。

    一阵兵荒马乱中,晨曦与那丫鬟面面相觑,生无可恋,这儿若是被这道符炸开了一条缝能让他们钻进去该有多好!

    紫霞山一张道符在东宫大显神威,将花园的假山炸了个粉碎,将皇太孙殿下炸到床上卧床不起。

    他日我伤你一分,今日你赔我了一寸,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米大娘子跪在太子与太子妃面前磕头认错,御医瞧过皇太孙伤势,只是石块伤及外皮,便无内伤和大碍,皇太孙身强体壮,修养几日便好。

    太子妃见米大娘子眼泪吧嗒吧嗒滴在地上,扶她道:“砚儿在你姨父与姨母面前认错可没有用,伤的又不是我们。如今被砚儿伤到的可是你表哥呀。”

    吴道人最是正直,想了想,忍下心疼道:“砚儿,你将人伤了,自然要做牛做马将皇太孙给照料好!”

    米大娘子回想自己受伤,皇太孙亲自喂药,如今她伤皇太孙百倍,自要做的更好。

    ……

    皇太孙一睁开眼,只觉脸上有点痒,伸手摸上脸,摸到一捆的白纱……他打个激灵,瞬间坐起来:“来人!”

    床头有人抬首惊喜道:“表哥,你醒了?”

    皇太孙垂眸瞧见此人,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现在就伸手掐死了这个人,他阿爹会不会看在他包成猪头的份上,饶他一命?

    米大娘子见皇太孙弹坐而起,又惊又喜,忙问他:“表哥,你有没有哪儿觉得不适?你睡了一日,要不要喝水?”

    皇太孙这会儿除了铜镜,什么都不想要:“将铜镜拿来给我……”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8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