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君晨曦与玉玥6

君晨曦与玉玥6

    “晨曦?”君子念为官许久,亦是官场老人,这些年轻人套路还都是他们玩剩的,立即抬眼问他道,“可是你又闯祸了?”

    “自是没有的事儿!”大狗眼皮一跳,“爹,您也知晓,我闯的祸只能是当街乱丢金子而已。”

    玉玥转过首,冷冷清清的眼盯他,对他勾着嘴冷冷一笑,君晨曦瞬间毛骨悚然。

    其余人因有秦相的命令,即便心中再好奇,也只能放慢脚步的慢步出了正屋,不能询问窥探半分。

    陈氏见状,亦站起来环视了屋中女眷一眼,小声请示季相:“我等都先出去?”

    “母亲不必如此麻烦了,咱们都是一家人。”太子妃一语断乾坤,“既然太子要将林大人请进来给祖母请安,咱们听一听又何妨。”

    众夫人于是又重新坐下来等着大理寺卿入屋。

    林幕穿着官服,提着下摆迈进院中来,远远看见屋中的小辈逐一出来向自己行礼,微微诧异,季府竟然这般其乐融融,小辈居然在季老夫人的屋中坐到现在,难道四代同堂,他们众人还坐着嗑瓜子聊茶会不成?

    真是……好生无趣!

    这些嗤之以鼻的话语自不能当着太子的面来说,林幕恭恭敬敬进门对太子行了礼,对一屋子人见了礼,这才笑道:“不瞒殿下,下官此次过来是因为有人上大理寺报案,说季府之中,有人拿刀子行凶。”他见太子目中波澜不惊,又道,“又因过来告官的人说,行凶之人乃藏在季丞相的府中,下官故而在大年初三登门查探,打扰了太子殿下与季相等人相聚,真是罪该万死。”

    这官腔打得就是滴水不漏,既把公事说了个清楚又不得罪权贵。

    君子念朝眼神飘忽的君晨曦瞥一眼,心中暗叹一声,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说俗气了,大狗一撅屁股,他都知晓君大狗要干什么。

    如今模样,只怕此事就是与他有关。

    屋中众人一听季府中人在大年之际持刀行凶,纷纷睁了眼,一脸诧异。

    季相沉声道:“林大人,此事可有证据证明是我季府之人所为?”

    “自然,不然下官定要打报官之人五十大板说她诬陷才可。”林幕朝后头大理寺丞一个眼色,那人便掀开帘子,让另一大理寺丞端了一个托盘过来。

    众人定眼望去,只见皇上赏的一把凤鹤匕首躺在那儿,匕首上头正还留下不少血迹。

    “这是……”屋中女眷除太子妃皆未见过此匕首,但见上头镶嵌的宝石也知晓,这把该是出自宫中的内务府,“府中谁的匕首?”

    “这是皇上赐给皇太孙殿下的凤鹤匕首。”季相声音越发沉重,“世间唯此一把……”

    “晨曦!”如今刑部尚书的二老爷一拍扶手,喝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君大狗:……

    外公,这明明是皇太孙的匕首!

    君晨曦当即撇关系,扑通跪下来:“外公,外孙什么事儿都没有做!”

    刑部尚书偷眼去瞥一旁皇太孙,却见他背挺如松笔直而立,面上眉目宁静肃远,似乎前头的匕首不是所有他的模样。

    皇太孙如今不过十三年华,这副容天气度果然是不一样呐。

    刑部尚书心中做这般想,一旁季相又哪里不是这样想,他满意皇太孙气度,觉得大昭储君盖世,天佑大昭,可永世昌明。

    于是出声替晨曦解围道:“二弟,事情还没查清楚,莫要妄下定论。”

    太子坐在虎皮铺坐的椅上终于缓缓出声:“林大人,这把匕首伤了何人?又是在何处将人给伤到的?那人伤情如何?”

    太子口齿与思路清晰,简简单单就问了关键之处。

    林幕来了这儿,自然也是将前因后果梳理好才来的,于是道:“被伤那人乃是秦府的米大娘子,报案人乃是宁国公府的宁大娘子,宁大娘子说,她带着米大娘子回京,行至季府东墙下,却见墙里头飞出一把匕首,直往她们而来,正中米大娘子肩头,而下官也去秦府瞧过米大娘子伤口,御医说,正是这凤鹤匕首所造成的伤口。”

    一屋子的人听了林幕诉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行在路上飞横祸,形容的正是那两个小娘子了。

    “米大娘子?”季云流瞬息眼一亮,“可正是我季府远亲,蕉姐儿的女儿?”

    林幕点首:“正是。”

    京城之人都知晓,十年前,京中出了一桩极为热闹的亲事,那亲事正是秦府与季府的结亲。

    当初的秦府与季府已经没有适龄哥儿姐儿,也不知道是秦府与季府的哪房表亲,不仅让两家大摆筵席还让紫霞山中的秦羽人当众做了证婚人,但那次虽秦府与季府大摆筵席,除了至亲,却无人知晓新郎与新娘是何人。

    就到现在,众人谈论那场浩大的亲事时,也要以太子妃嫁妹妹来形容。

    如今林幕也是听闻那米大娘子是太子妃表侄女,又见这匕首乃是皇太孙所有,这才在大年初三迫不及待赶来季府通知两家人。

    “她如今伤势如何?”太子妃急忙问,“可有大碍?”

    “御医说流血颇多,得在床上修养一段时日。”

    太子妃点首,瞬息间,沉了脸,问下头站那儿的玉玥:“玥哥儿,你从实招来,怎么伤的你米表妹。”

    再见太子玉珩,从容坐在那儿,端茶而啜,似这等小事全凭太子妃做主模样。

    “儿臣行至东花园,正瞧乌鸦叼了君表哥腰间的金花生,儿臣欲帮君表哥拿回金子,便出了匕首……却不想乌鸦飞太高,匕首随乌鸦出了季府墙外头刺伤了米表妹。”玉玥垂首站在那儿,面上正色,前因后果讲得清楚又明白,“母妃,儿臣刺伤米表妹,有错,还请母妃责罚。”

    君晨曦不能抬首也不敢抬首,他跪在那儿,心中对皇太孙啧啧称奇,对着他人波澜不惊一本正经说假也便算了,满屋众人的眼皮下,竟然还能不动如山不透颜色,皇太孙果然是干惯了这等事情的厚颜无耻之徒!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8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