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四三五章 宁伯府满月酒

第四三五章 宁伯府满月酒

    皇帝在刚醒来这日处理这么多事,一下疲惫至极,又与礼部的季尚书定了太子册封大典,挥手让众人告退。

    玉珩与陈德育迈出皇帝寝殿,那边太监亦抬了在殿中晕过去的长公主从两人眼前走过,见太子,连忙放下步辇,跪地行礼。

    长公主歪在步辇上头,似乎吸进少呼出多,抬起眼看见玉珩,虚弱的笑了笑:“太子恕罪,本宫不能给太子行礼。”

    玉珩站在那儿,漆黑黑眼睛审视着她:““姑姑好生保重身体,自家人,不必如此多礼。若姑姑熬坏了身体,便可对不起了父皇的信任之情。”

    说着,带着陈德育转身走了。

    后头一句话不仅让长公主眼一眯,她抬眸子凝视前头行走的玉珩,心中微微一衡量,抬手道:“起轿罢。”

    一步错,满盘皆落索,她也真是没有想过,最后的赢家会是这个老七。

    看来,这人走到如今这一步,也不只仅仅有运势。

    长公主回了府中就开始称病,京中因反贼之事风声鹤唳,牵一发而动全身,长公主误杀了景王,皇帝也没有将人治罪,足以知晓皇帝对长公主的重视。

    过府探病的人险些就踩破了公主府的门槛,然而,长公主谢绝一切探病之人。

    ……

    冷风瑟瑟,这日,天空难得开了一日的艳阳,宁伯府迎来小哥儿的满月礼,因此反贼之故,小哥儿的满月酒都推迟不少。

    宁世子自从被皇上提上五品带刀侍卫统领之后,那是步步高升、平步青云,一路踩着七彩祥云往上蹭,如今宁慕画在狩猎场中又因救驾有功,直接被皇帝提了正三品禁军左都统,宁伯府也因此被提为国公府,升职之快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朝天子一朝臣,想要在朝中立足,首要该做的就是会见风使舵,这一次宁小少爷的满月礼吸引京中差不多所有达官贵妇全数到场,人人笑容满脸喜贺宁世子喜的贵子。

    废话!太子与太子妃都亲自过府,他们哪里有不去的道理!

    院里头还有个秦羽人呢,指不定运气好,能得上秦羽人的一卦问问前程安危。

    这一日无人提及大越反贼,与容家叛军,众人其乐融融,似乎过完那些都同烟雾一样,随风消散了过去。

    杯酒筹光交错之际,门房带着宫中大太监延福匆匆来过。

    延福后头跟着几个太监,一人手捧圣旨,两人手捧锦盒。

    谁人不晓得,这个御前随意行走的四品大太监可比一些一品大臣都吃香,酒席上的众人瞧见延福全数站起来迎过去。

    延福看见玉珩,跪地行了大礼,等玉珩说免礼之后,站起来张口扬声道:“皇上圣旨——”

    众人跪地听旨。

    延福从后头接过圣旨展开:“兹闻宁慕画之子满月,甚得朕喜爱,特赐宁小哥儿宁小世子之称,特赐双青剑一把,望其后以与其父宁慕画比肩……”

    群臣听完圣旨皆为之一震,纷纷低首面面相觑一番。

    宁伯府被提为宁国公府,府中小哥儿连个正式的大名都没有,如今已被提为宁小世子,这可是天大的面子了。

    宁国公爷跪在地上接了圣旨,站起来亲手放在尚在襁褓的宁小哥儿怀中,见他睁着大眼望着自己,小手欲有抓圣旨之势,宁国公爷不仅大笑道:“好孙儿!待你再长大一些,翁翁亲自教你使皇上亲赐的宝剑!”

    一旁的众宾客全数适宜的发出一阵笑意,谁又能想的到,在二十年前,一个媳妇都娶不到的宁宗平现在能风光到如此地步。

    俗话说得好,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秦氏笑意满脸的收了圣旨,又将小哥儿交于了奶娘,行礼告退后,再去女眷那边招呼众人吃酒。

    季云流与她自是坐在首桌,她见那些夫人举杯示意敬酒,同样端着杯子虚受了一杯,对着秦氏低笑一声:“我表孙侄才一个多月大,就被各家夫人惦记上了,只怕日后宁国公府的门槛都要被人踩破了。你这个做娘的千万悠着点。”

    “我怎么觉得各家夫人惦记的可是师姑婆所生的未来皇子呢。”秦氏自己懂医,月子坐的好,如今人丰腴了一些,脸色白里透着红,十分有女子的俏媚,“小世子的亲事我这个当娘的哪里能做主?日后还不是他看中谁就是谁了,我就期望他长大后懂事一些,只要寻个良家的,我就满意了。”

    “秉承优良传统啊!”太子妃笑着感叹,“你这个做娘的,观念真不错。”现在就让孩子实现自由恋爱,还丝毫不挑媳妇。

    秦二娘子摊开手,一脸“我能怎么办”的神情:“我婆婆可不就这般养出的我相公,我那小叔子这会儿也是一副我媳妇我来选的态度,师姑婆你是不知,世子爷想让我这个小叔子娶亲,头都想大了。”

    季云流不解:“宁二公子似乎才十七罢,宁表哥这般着急是做什么?”

    秦二娘子垂首抿着嘴笑了笑。

    季云流盯着她,手一拍,一瞪眼。笑的这么贱!

    秦二娘子探过头去笑道:“师姑婆有所不知,世子爷说,只要我与世子爷再在京中尽孝父母三年,待小叔子成亲撑起了宁国公府门楣,他就带着我去游历山水,走遍这大昭的每一处角落。”

    那时候她坐月子,宁世子也从来没有因为女子月子污秽与她分房睡,每一晚他都会与她讲京城外头的各处风土人情,外头的天高云阔在宁世子的讲解下,让她亦是无比向往。

    这三年,她如今算是数着日子过的。

    “师姑婆,上次咱们不是说要开自助餐厅么?”秦二娘子讲完了日后期望,又道,“前些日子我一直让人注意着京中有哪些地段好的酒楼,前些日子,佟家的那家五味斋想寻人接手,我想着挺合适,便接管下来了。”

    季云流笑道:“宁世子正三品都统,俸禄还不够你花么?”

    “哪里够呀,”秦氏瞥她一眼,“太子日后还将是东宫之主呢,师姑婆估计手中也无多余银子花罢。”

    这倒是。

    季府本来就不算有底蕴的名门贵府,她日后进了东宫,少不得要自充腰包。

    季云流当即拍板道:“这种开店的小事,交给苏璎便行了,她可不就是京中的和悦楼出来的。”

    ……

    女宾客这头喜乐融融,男宾在前头的西花厅中也正在高谈论阔。

    玉珩斟满一杯酒,移到宁慕画面前,亲自对他敬酒道:“这杯,本宫敬你,本宫此次要多谢宁卿相救本宫母后。”

    太子亲手向宁都统敬酒,众人纷纷不自觉停下口中交谈之声,向两人望过去。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7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