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四三一章 太子伤到肾

第四三一章 太子伤到肾

    季云流悠悠叹道:“佟大娘子莫约是见安王瞧一个爱一个,人人都是安王的心头爱,又觉得七爷一心相待于我……唉,七妹妹就更好理解了,那张三郎在七妹妹眼中便是个瘸子,她觉得一个瘸子必定给不了她幸福,心心念念也是想寻个七爷这样的……唉,归根结底,她们就是见七爷把我宠成了女儿一般,心中不平衡,因而嫉妒到了极致呐!”

    她抬起眼又轻声一笑,“京城中,哪家小娘子不想找个七爷这样的好儿郎?人人都快望眼欲穿了。”

    玉珩望着她那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又从那清冽的眼中移到她面颊上。

    因坐进了被窝中,这人皮肤因热度透上了微红,这种意外柔弱又稚气的模样似仙子自九天而降,让他更加怦然心动,神荡魂摇:“京中的小娘子若想找个我这样的疼着她们,首先,她们得是你。”

    没人是傻瓜,没人会无条件去宠一个人,他玉珩也是一样。

    让自己爱上那个人,首先,那人得入了他的眼,让他爱上了,且心甘情愿宠着她。

    季云流侧过头,白里透红的面上带着点粉粉嫩嫩的娇贵,笑道:“七爷您说的这些,其他小娘子可不是这般想呀,除了七妹妹与佟大娘子,等七爷日后登基,成就大昭太平盛世,外头还不知道有多少想取而代之了我、自己与七爷您双宿双飞呢!”

    “绝对不会。”玉珩不假思索道,“我当日说过,只与你一道望九州苍穹,这世间,唯你独一无二。”

    女人若多了,真是麻烦的很,安王府中那个乌烟瘴气、牛鬼蛇神,他算是彻头彻尾的见识过了。

    季云流乐呵呵笑开了,眉飞目晲眯成了一条线,她倾身向前,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五彩斑斓的帕子在他脸上嘴角轻轻缓缓的全数擦了一遍,一面擦嘴一面使出最后杀手锏道:“七爷今日说的话,我一字不漏全记住了呢,七爷乃是日后的九五之尊、一言九鼎,以后可不能因了那些朝中臣子的叽叽歪歪就随意毁了今日诺言,咱们得齐心协力一致对外,而不是窝里斗,七爷说是罢?”

    玉珩本来今晚没有准备将太子妃怎么样、怎么样的心被这羽毛般的擦嘴一把撩出了满心的火,那帕子上熏了桂花香,从他的鼻尖一路钻进去,直直甜到太子心坎里头。

    别说现在许个诺此生唯此一人,就算此刻让他为她烽火戏诸侯竟都觉得,完全没问题!

    玉珩一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连带帕子都拉到自己唇边细细亲吻:“我见那几个下人今年采摘了不少桂花晒着,不如让下人也做个桂花香囊于我戴着罢,我喜欢你身上这种香味……”

    这人瞳孔极黑,这般专注的注视着自己分外让人觉得他情深,每次都能让季云流整个人陷阱去。

    啧,这以貌取人的毛病,这辈子应该是改不了了。

    既然改不了,那就不改了!

    太子妃伸出另一只手,探向太子颈处,沿着中衣的衣襟一路描绘向下,最后,软软的停在那片坚实的左胸口打圈圈:“七爷,何必让下人做,我乃是七爷的妻,虽针线活做的不大好,做个香囊应该还是可以的。”

    人若能抵得过情不自禁,那便是天上神明。

    玉珩不是天上神明,自家媳妇都这般放肆的再撩夫,现在血液从脚底板往上冲的他哪里甘愿屈居人后,手伸到季六腰背后一抱,翻身一压,便把这人稳稳压在了自己身下就要“拔刀相见”:“如此,为夫便先谢过夫人的香囊了……不过,香囊所需时间太久,为夫此刻迫不及待想沾一沾这桂花香,还望夫人能透一些香气给为夫了。”

    说着,直接对着那嫣红的嘴,吻上去。

    邀月院西厢房内,红烛软帐深情缠绵。

    太子妃被颜值所欺骗,每次撩夫之时都是极为欣喜、蠢蠢欲动,每次撩完之后躺在床上双腿发软时都悔恨的告诫自己,妈的,下次定不能再撩了!

    这情形就像女子说减肥,这次吃完下次定不再贪嘴一样一样的……不可能!

    “来人,抬水!”太子大事之后精神奕奕、红光满面的吩咐下人打水,自己披上中衣,把被子裹着季云流抱起来:“想睡了?”

    季云流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腰可疼?”

    又“嗯”了一声。

    太子轻轻笑开,抱着人吻了吻她额头:“泡一下热水会好睡一些,等会儿,我再帮你揉揉腰。”

    季云流不应了,靠着他便睡,反正每次滚完床单,后面的事她全都不用管,只管睡就是了,既然有人宠,那就恃宠而骄呗!

    玉珩抱着心上人堪堪洗完澡,二门人高兴的来报:“生了、生了!四娘子生了!母子平安,君小少爷重六斤八两!”

    九娘高兴的赏了报喜的婆子,又欢欢喜喜把这事儿隔着门向太子给禀告了。

    玉珩抱着已经睡死过去季六,应了一声:“知道了,你带上礼单且先代太子妃去花莞院中道喜,说太子妃明日便会过院去瞧君三少夫人。”

    “是。”九娘应一声,下去了。

    太子将人抱到床上,辗转反侧,却不大能甜甜美美的入睡了。

    按理说,三人之中,他被赐婚的最早,也最早得到的好姻缘。

    可如今,人家宁慕画与君子念膝下都有儿了,可自己竟然还是刚刚大婚不久……这个差距不去想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现在一想,觉得那是处处都透着不妥!

    自家孩子若是年纪太小,日后季六带出来与这两家的一道玩耍,被欺负可怎么是好?

    若是日后生的是女孩子,长得若像了季六,每日都被这两家的男娃娃窥觑又该如何是好?

    但是,女人生产又说是极为危险之事,他又不想因子嗣让季云流有危险,还是先让她养好身子再慢慢来……

    太子望着床顶的床幔,脑子中忽然脑洞大开,突发奇想,觉得真是这也不妥、那也不妥,竟然这样整整纠结了一整夜。

    日出东方,季云流醒来时,难得发现自家老公还在自己身旁没有出去练武,而且正在熟睡。

    昨天辣么猛,今天就歇菜了?不会,肾不好了罢?

    太子妃细思恐极,差点为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就要滚下床去请太医。

    不过,这人睡着的模样她从来没有瞧过,见他鼻梁高挺,侧身闭目,长长的睫毛如扇般盖着,忍不住就伸手去摸脸。

    好一张让女人舍生忘死的脸!

    手是暖的,脸都微冷的,即便一根手指,亦弄醒了玉珩。

    “醒了?”太子昨夜一直纠结到三更天才入睡,这会儿见了季六,昨日那些乱七八糟的脑洞全数涌上来,“云流……”

    “七爷,”这人刚刚睁开眼,黑白分明的眸子分外清纯,太子妃心中咯噔一下,“您昨日那什么太久,不会因而伤到肾了罢?”

    两人同时开口,太子后头那句“咱们也来生个孩子”的话语没有太子妃讲的快,一下子被她吐出来热气全数给噎了回去,噎的五脏六腑抖了两抖。

    什么叫那什么太久,伤到了肾?

    他昨日明明还可以大战三百回,只因看她体力不支了才偃旗息鼓而已。

    这种男之本根的事儿被自家媳妇怀疑,太子大早上起床脸就绿了,用力拥着人,眯眼道:“夫人要不要现在亲自试试为夫的肾到底有没有伤到了?”

    季云流:……

    少年,原来你大白天不起床就是为了昧着良心干这种事儿?你都已经会这么深的套路了?

    夫妻双双在季府,自然不能贪欢到晌午,太子深深决定他要多多努力,让太子妃怀上一个,免得这人把自己肾不好的事儿当了真。

    早上的季府皆沉在欢乐之中,府中下人,人人被赏的脚步都虚浮了,君家真不愧是江南首富,皇商第一家!那出手,那大方的程度……季府人人恨不得君三少夫人在府中坐月子才好呢!

    季云流穿戴整齐正想去花莞院中探望季云薇,九娘快步进来禀告说:“殿下、娘娘,宫中来消息,说皇上醒了!”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