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三二零章 承受不来

第三二零章 承受不来

    “舅舅,我这只是寻常的追踪法,那头的阿依听不到你说话的。”季六道,“舅舅还是赶紧瞧一瞧阿依四周的景物,看一看这是哪儿,咱们再去寻阿依,让她替你解蛊。”

    “六姐儿,”沈大人闻言,声音都吊了起来,“这蛊,你、你解不掉么?”居然还要去寻那个女人……

    “这是金蚕蛊,是百虫之王,这蛊被养了甚久,我不精通解蛊之法。”季云流不装大侠,实话实说道,“这蛊若想彻底解除,还得找下蛊者才行。”

    沈大人眼睛凸出,手都抖了,让他去寻阿依,不是同样死路一条?

    水盆中的阿依还在那儿自语:“沈郎,你寻来的那个道士能解你身上的蛊吗?他不能解的话,你来求我啊,不然你就只有七日的性命了,七日呀,我都不能见你最后一面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又从瓦瓮中抓出一只蝎子,给金蚕吞下了肚。

    金蚕吞了两只蝎子,那身体一伸缩,徒然就暴涨起来。

    沈大人瞬间一口血喷出喉,腹痛的在地上打滚呻吟:“啊啊啊,六姐儿,救救我……”

    “老爷、老爷……你如何了?”沈夫人在外间,不敢进来,只能在外头焦急的跺脚大声哭泣,“你到底怎么样了?”

    “六姐儿、六姐儿……她不会救我的……”

    “欺人太甚!”季云流看见金蚕体型的瞬间暴涨也怒了,就算这人负了你,当初你也是心甘情愿跟着人家,搞过一次情蛊也就算了,还要人家性命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尤其还是当着自己面用这种邪术要对方的命!

    不能忍!

    “九娘,燃了这张道符给舅舅喝下去。”季六一手飞过去一张道符,再从荷包中掏出一几张道符抓来一把剪刀开始剪小人,那些小人剪得粗糙,道法却不粗糙。

    很快一张又一张的小人同自己会越跳一样向着水盆之中跃了进去。

    九娘不懂道法,抓着道符完全不会凭空燃出火焰,只好借助烛火,她一边烧着道符,一边看到那些纸做的小人就像鬼魅一样,由水盆中穿梭过去,直直扑向那身体暴涨的金蚕。

    九娘看得心里发凉、吓得手一抖,快速把烧尽的道符按进水碗中,端起来去给沈漠威喝。

    “三魂真子,七魄玉女……”季六手上结印不停,手上拿着另一张道符做指引,“阴阳五行,八卦三界……”

    轰隆隆,外头天空响了一道巨雷,这一声巨响让九娘抓碗似乎要下雨了。

    “亲爹亲爹,你再等等、再等等劈我……”六娘子一听这雷声,手中快速,口中更加快速,“六甲六丁。助我灭精,妖魔亡形……”

    九娘喂完了沈漠威,心惊胆战的握拳站着,生怕一个雷劈下来,屋中横梁塌了,砸在季云流脑门上。

    水盆中的金蚕与那些鬼魅一样的小人缠斗在一起,阿依在一旁看不见纸人,只见那金蚕挺起压下,身体不断伸缩,急的跑出屋外大喊,“赶快派人去沈府,帮我杀了那个道人,再不帮我杀了那个道人,我保证等下景王府侍妾肚子就会破掉!”

    “九娘,来看看这儿是哪!”季云流见阿依出了门,连忙喊这里的本土人士认路,“赶紧认一认!”

    “莫约是城西的四合院中。”九娘仔细辨认了一下,盯着站在门外的小厮腰牌,“姑娘,眼前这小厮似乎是哪家王府的侍卫。”

    “可能看出来是哪家王府吗?”季云流问她,京城中想做皇帝的王爷可真是不少!

    九娘:“隔得有点远,看不出来,姑娘,可要奴婢现在就派人去一趟城西的四合院中?”

    季云流连连挥手:“去去去,让人去通知宁表哥,让宁表哥带足人手去城西的那儿收一收,顺道让他派人在沈府前头接应我一下……”

    屋外天空又响出滚滚的巨雷,雷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季云流一顿,一缩脖子,从挥手立即变成招手,“九娘九娘,你回来回来,你不要去了,你让舅舅的小厮去通知宁表哥,这响雷打得我挺害怕,你留下来我心安一点……”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嘤嘤嘤,七爷,你赶快过来,没你我一人承受不来……

    ……

    玉珩刚下朝,正欲去户部当值,就看见站在宫门外团团围着转的顾贺。

    席善认得这个顾贺,指着他,席善向玉七低低禀告道:“七爷,君三少身旁的小厮似乎挺急切……好似在寻什么人……”

    今日是君子念与季云薇的双回门,如此重要之事,怎么派个小厮等在宫门外头。

    “顾贺、顾贺!”席善得到玉珩的示意,立即出声唤他。

    顾贺见了散朝,就一直在人流中寻七皇子,此刻听得席善唤他,连忙激动的穿过人群快步蹿上前,匆匆拱手行过礼就低着声音就把季云薇吩咐的事情给说了。

    “你是说上次中了蛊的沈大人这次又中了蛊?”玉珩眉目微拢,想了想,半响后,他口中应承道,“你且先回去回禀你家夫人,本王这就去沈府瞧一瞧。”

    “诶诶,好好……”顾贺大秋天的,摸了一把汗,又快速的跑回去了。

    七皇子坐在马背上想着上次沈漠威中情蛊之事,那次情蛊他没有见过只听季云流提及起过,这沈漠威的蛊解了又中,由这事儿可看出这下蛊人已经从巴蜀过来到了京中了……加上景王府侍妾肚子中的蛊……

    两人的蛊会不会出自同一人之手?

    玉珩想到此处眼一眯,顾不得京城官道上不可策马奔腾的规矩,扬鞭纵马奔向沈府。

    沈府外头,与阿依同谋的男人已经派出一个侍卫似模似样的在门房那儿打探到底是谁入了沈府。

    沈漠威自从中情蛊被解之后,对下人管束甚严,从不让下人把府中的事儿透出去半分,否则重罚。

    “你说什么?你家师傅?”门房听了那侍卫寻人的话语,张着嘴,连连摆手,“这儿没有你家师傅,更没有什么道人落下什么东西,你赶紧走,赶紧走,不走我就报官了!”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6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