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二二一章 做法借运

第二二一章 做法借运

    又是做法借运?

    也会向上次的西祠胡同那样,一家几口全部命丧黄泉?

    玉珩心中一跳,当下里就去寻找二皇子,他目光来回一阵巡视,所有人都在这里,独独没有见到玉琳。

    果然是他!

    果然是一次又一次视他人性命为无物的玉琳!

    七皇子按捺住心神,拍了拍季六的手,放开她,自己几步上前,跪在一堆东倒西歪的人群之中:“父皇,这事儿也许有什么误会,大哥一直说是二哥陷害了他,不如请二哥过来,众人一道当面说清楚这事儿罢?”

    “七哥儿……”太子看着玉珩泪眼朦胧,世人都如此,不记得锦上添花,只记雪中送碳。

    这个做了壁上观的幕后黑手七皇子在此刻的一跪,反而被太子铭记在心,感激上了,“上次东宫藏银两之事,是我冤枉了你,如今想来,定是玉琳栽赃嫁祸的我,以前是大哥不好,被人蒙蔽住了,以后大哥必定好好补偿你……”

    玉珩在意的是做法借运,这一跪也是为了让皇帝寻找二皇子的一跪,他不耐烦跟太子虚与委蛇:“以前的事儿全都过去了,大哥明白不是我栽赃嫁祸的便好,等二哥来了,咱们再问问清楚这事儿罢。”

    “嗯嗯嗯,好好!”太子点首如筛。

    皇帝闻言转目一看,豁然察觉。

    如七哥儿所说,人人都在,为何唯独少了一个玉琳!

    “景王呢?去哪儿了?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他人呢?!”皇帝张口就问,见侍卫抬来太师椅,从石凳上移到太师椅上,大有不问清楚不罢休之势!

    群臣全部一句都不敢多言。

    这事儿,确实同皇帝所说是这么大的事儿,不过说起来,这亦又是皇帝的家事,自己等人于情于理都不该过问。

    只不过如今皇家的家事,就是国事,皇帝就算有个疼痛脑热发烧全都事关天下黎民,这样一算,自己等人确实又要在这里站着,等着真相水落石出。

    知了惨,不想听难,春风无力天雷拳拳,唉,怎一个“上天无门下地无路”了得!

    宁世子从皇帝身后站出来,拱手禀告:“回皇上,适才有侍卫见到景王往曲江西边的假山那头去了。”

    “人人都在这头,他一人却在那儿做什么?他媳妇都在这儿呢!”皇帝一锤定音,“让人去把他带过来!”

    宁慕画领命应了一声,转身出亭时轻轻瞥了一眼依旧笔直跪在地上的七皇子。

    这人前日由自己情急之下翻墙进季府的威胁名义,借了自己管辖杏花宴治安的好处,在今日的杏花宴安插了几处人手,说要上演一出绝不会拖累自己的大戏。

    本以为只是为皇后娘娘祝寿的……却是上了一出“兄弟想杀”的戏码。

    原来,七皇子有意在那至高之位,如此野心勃勃,毫无顾忌的展露给自己看,就不怕自己在皇帝面前把他全数给抖出来?

    若自己不帮他,他又该如何?

    对自己,是杀是弃是放?

    宁慕画垂下帘目,一脚踏出亭外,他堪堪下了台阶,天空中“哗啦”洒下来漫天大雨。

    豆大的雨点狂打在地面、花木与头顶上,摧花毁烛。

    站在亭外头的群臣纷纷捂上头,缩了缩脖子:

    “哎呀,怎地就下雨了……”

    “适才还那般的星辰圆月天……”

    “好生奇怪的天儿!”

    虽是这么说,大家下意识又去瞧亭中跪在地上的太子与景王妃,莫非两人做的事情太出格,连天道都觉得天理难容了?

    这滂沱大雨下在春季的夜晚,映着挂在天空的圆月,十分诡异十分恐怖,似乎就暗示着今晚注定不宁静一般。

    季云流转目看着远处天际……

    要戌时了,今日五行属火,戌时五行亦为火,两火重叠,乃为炎,火克金,戌时正是借运的吉时,运道有碍的正是酉时出生的属狗之人,这人内柔外钢,内阴外阳,生在今日。

    女子本为阴柔之人,为母则强,为母则钢,这人就是生在今日已为母之人!

    她再转向那头的宁世子处,低声向一旁的席善说:“席善,你不是替七皇子带了伞么,替宁世子撑一撑罢?”

    这时辰已经不能再耽搁下去!

    席善顺着六娘子的目光看向正欲冒雨奔出去的宁世子,忽然想到宁石说的,六娘子懂道法之术!他不敢怠慢,抓着油纸伞,大叫一声跟上去:“宁世子,小的正好带了伞,小的送您去曲江西边的假山那头!”

    说着向着众人欠身行礼后,也奔出了亭外去。

    倾盆大雨让周围的宫灯都熄灭,四周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的江畔伴着电闪雷鸣与哗哗雨声,让众人心中都产生一丝惊恐!

    唯一还有宫灯的,便是皇帝所在的雾亭之中,站在大雨下的众人不由纷纷下意识围着雾亭,向着中心靠拢,但雾亭就算江畔有名的观景胜地,也不可能容纳得下这么多群臣。

    皇后站在亭中沉稳的吩咐下人做出亭的准备。侍卫在皇后的吩咐下,纷纷奔出亭外,冒雨而行。

    正在此刻,突然一阵强风刮来,亭中所有的宫灯同外头一样,忽然全数熄灭了!

    “呀!”“啊!”不少胆小一些的臣子顿时发出了一声叫唤,顷刻之间,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漆黑之中,耳边“哗啦啦”的大雨声掩盖住了一切。

    玉珩在宫灯一灭的那一刻,立即起了身,随着人流的骚动声,顺着脑中记忆,极为快速的到了季云流的位置,抓上她的手,:“云流……”

    他心中有预感,这熄灭亭中宫灯的举动,就是季云流为之的。

    季云流伸手握上玉珩的手,直接把他往自己一带,让他挡在了自己前头,耳语道:“七爷,不可再耽搁了,被借运者应该是咱们这儿的一人,按那道士起坛的时辰来看,正是皇后娘娘!”

    玉珩的心乍然收拢,被季六握着的手都颤抖了:“我阿娘……”

    他的母后带上了秦羽人所请来的平安符没有?

    “七爷,我需借你身上的紫气一用,你不要抗拒我……”季云流来不急再讲,放开玉七的手,在她身后竖起道指开始直接在他背上用手指画道符!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5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