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一八九章 皇上明察

第一八九章 皇上明察

    一秒记住【笔♂趣→阁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孟府丞跪在地上不应声,他已经在这里跪了几个时辰,双腿发麻,都快撑不住了。

    皇帝得了孟府丞的自首,自然是大发雷霆,自己这个不闻不问的六儿子,竟然还会指使嫡亲舅舅偷试题?

    真是反了天!

    “谢飞昂?”皇帝在御林军出宫架人的过程中,入书房后面的厢房内躺了躺,躺完之后,火气稍稍弱了一些,“春闱得了会元那个?”

    “正是学生。”

    皇帝漫不经心开口:“怎么样?得了试题考了个会元之后,感觉如何?”

    谢飞昂把头磕的咚咚响:“皇上、皇上明鉴,学生从未得过试题。”

    “从未得过?”皇帝一把把手上折子甩在谢飞昂脑门上,“没得过试题,你在琼王府里头做甚么!”

    “学生,学生在琼王府备考……”谢三少伏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琼王府安和宁静,无人打扰,学生就在里头多住了几日。”

    “一个王府还有你们谢府安和宁静?”皇帝更气了,手指点着六皇子,“琼王,跪在你旁边的人,你可认识?”

    玉琼自搬出宫中,他一年就没几次见过皇帝,就算有也是宫中什么喜宴,远远见上一面而已,皇家感情淡薄,此刻听得皇帝唤自己,他愣了片刻,才回答:“回父皇,他是儿臣母家的大舅舅。”

    “来人,向琼王讲讲孟府丞自己认得那些罪!”皇帝被自家儿子这副呆懵蠢样给气得怒火都烧起来,“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了,我倒是要看看他如何给自己辩解!”

    皇帝身旁的总管太监出来几步,站在玉琼身边,把孟府丞说自己如何把董詹士灌醉,如何在詹士府偷了试题的话一并给说了。

    一旁的孟府丞听得太监尖声的陈述,把头磕成破裂的西瓜一样,血流如注:“皇上圣明,皇上圣明,这些都是微臣一时糊涂,顾念了亲情,为了六殿下,枉顾了法纪,皇上圣明……看在微臣,微臣自己主动认罪,请让微臣戴罪立功……微臣只是受了唆使……”

    这下,琼王终于听出其中门道了:“父皇,您是说大舅舅是由儿臣唆使了去偷得春闱试题,再找来了谢三郎,把试题给他,让他得了一个会元?”

    “什么叫朕说,难不成是朕让你做出这等枉顾法纪的事儿不成!”皇帝勃然大怒,怒火烧眉毛,“你在国子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读了个什么出来!”

    “父皇父皇……”琼王爬起来,颤颤抖,“请您明鉴,儿臣若是,若是能让大舅舅去偷试题,也不至于、也不至于……”

    “也不至于什么!”

    六皇子咬咬牙,把自己这一年的酸楚一股脑的全吐了:“也不至于儿臣府内连个厨娘都请不起,还让谢家三郎带厨娘来儿臣府中做菜了!”

    琼王确实是冷板凳坐久了,但他并非真的蠢,如果今天不把事情撇清楚了,以后别说穷,估计连叫穷都没资格、要受大理寺的牢狱之苦了!

    “你府中连厨娘都请不起?你府中怎么会连个厨娘都请不起!”皇帝听得这事,简直觉得匪夷所思,而后一想,又怒从心头而起,身为堂堂一个王爷,说自己连厨娘都请不起,这不是明晃晃的打皇家脸面吗?!

    “阿爹,”琼王心中酸楚说顺口了,这难过就更名正言顺起来,眼泪跟着话语统统涌出来,“阿爹,儿臣没有说谎,儿臣说的句句属实啊,你可以唤七哥儿来问问,我府中不仅连厨娘请不起,连院中修剪花草的长随都发不出月钱被我转卖出去了啊……”

    这一年来六皇子无处抱怨,无处诉苦,更加无法把这个封地一甩手、退给皇帝让您自个儿折腾去,来来回回,心都快熬出病了。

    如今趁了这个大好时机,他直接耍泼打滚解了眼下泄漏试题的罪,还要把封地给退回去!

    去了他娘的皇子身份,这么夯穷,不要也罢!

    “阿爹……您要明察,儿臣的府中那是……那都是皇家的脸面啊!但凡儿臣有一丁点的银子,也会把王府给修缮好了,可如今,如今我琼王府的大门,油漆脱落了,我都没银子去重漆啊……”

    六皇子一边说,一边还脱起衣服。

    皇帝看着抓着衣带胡乱扯的玉琼,惊愕地睁大眼。

    他这是要做甚么!

    御书房内,难不成他还要做出道德败坏,秽乱宫廷的事情不成?

    “阿爹,你看!”六皇子哭哭啼啼,已经被人推到悬崖边,难道还要欢欢喜喜往下跳不成?

    他要不管不顾,他要一心以正自己清白!

    玉琼解开腰带,扯开外袍,露出里面的亵衣,抓着一角大哭道,“阿爹,你瞧瞧儿臣里面的衣裳,这些衣裳可都是让府中的小厮打了补丁的!儿臣为了皇家颜面,每日都小心翼翼,这些酸楚咽在肚子里已经一年了,儿臣真真是谁都不敢去说……若儿臣真的有那本事唆使大舅舅窃取詹士府中的科举试题,儿臣就算不能吃香喝辣,至少也该能过个富贵王爷的日子罢……”

    谢飞昂跪在地上,略仰起头,张着嘴看着鬼哭狼嚎的六皇子傻了眼。

    皇家出来的人物果然了不起!

    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样子,真是怎么都学不来啊!

    谢飞昂见六皇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跪前几步,自己接上去替玉琼哭道:“皇上,您明鉴,六殿下与学生真的没有偷春闱试题……学生在国子监中得六殿下照顾,见六殿下有时还偷偷带走国子监食堂中的饭菜,便带了个厨娘在琼王府中,这事儿,这事儿我阿爹,我翁翁都是知晓的……我,我……学生见了琼王府杂草丛生……不,是清幽安静,便在琼王府中暂住了些时日,得了六殿下与七殿下的指点,这才有了鸿运得了会试的首名……皇上您可要明察啊!”

    只要六皇子脱了罪,自己同样就是无罪的!

    想通这层的谢三少哭的更加卖力,简直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皇上,您乃是圣明之君,若听信的小人的恶言,治罪了六殿下,这就是要活活逼死对大昭对您忠心耿耿的六殿下了啊!”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5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