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一零三章 不戴绿帽

第一零三章 不戴绿帽

    二夫人讲着讲着,泪眼跟撒珍珠一样滚滚落下来,“陈大人,您且去看看我那床上瘦的只剩一把骨头的女儿,看看她被张家害成什么样儿了!她几次说着自己声名被污,就此一头撞死算了,张家这样的所做作为就是要逼死我们四姐儿啊!”

    几番言语下来,把庄四姑娘主动勾搭张二郎,说出有夫妻之实的事情推了个一干二净!

    为了保自家闺女名声,她亦是翻脸不认人了!

    主薄一边记着笔录,一边想,哎哟喂,这个可真是热闹,季府状告张家,庄府状告张家,这张家要两面受敌,成腊汁肉夹馍了!

    陈大人为官多年,这案子,他虽然未得到宁慕画的主要口供,但见了皇帝派下七皇子过来的审理此案的举动,也能把前前后后想个明白。

    很明显,这是皇上要维护庄家名声了,怎么说,庄家都是皇后亲娘家!

    当下里,陈大人用了和稀泥的方式,一边劝慰着庄二夫人,一边让主薄记录了口供给庄二夫人与七皇子确认过后,就告辞,连庄四姑娘都相信了是病重之说,不再问口供。

    一行人驾着马,又从庄国府去了宁伯府。

    宁世子一表人才,站在二门处,将三人迎进正堂。

    待人奉上茶,陈德育拿着庄二夫人的证词开口:“宁世子,庄二夫人说,庄四姑娘与张二郎私通的这事儿是谣言,有产婆作证,庄四姑娘清清白白,这事,全是张二郎满口胡言散播出来的,为的就是坏了四姑娘名声想攀上庄家!当日你在紫霞观中,听到的是什么话?还请宁世子一五一十想清楚的再告诉我们。”

    这想清楚几个字亦讲的有声有色。

    宁慕画喝完茶,陈德育的话也讲完了,他放了茶盏,目光瞥过正淡淡看着自己的七皇子,又落回在陈德育身上:“当日在紫霞观,在下只是听张二少爷的小厮说的。”他学着小厮的惊叫声,“我们二少爷与庄四姑娘有夫妻之实?陈大人,便是这般,而后,我去后山,看见庄六公子指着张二少爷说,你没有苟且,你没有信口雌黄?在下听到的,就是这两句话。”

    玉珩听着宁慕画的供词,眉目一动,端起一旁茶盏,慢慢啜了一口茶。

    上一世,这个宁慕画去哪儿了?

    这般的能察言观色,这样的颠倒是非黑白、睁着眼睛说瞎话,都不会动下眉头之人,上一世,他怎么没有注意到?

    这人,只要能忠心,倒也是个可用的。

    陈大人就怕在宁伯府这里,宁慕画转不过弯,一句错、满盘皆落索,如今听得他如此能闻弦知雅意,把矛头直指向张二郎,当下里一拍大腿,其他都不再发问,让主薄赶紧做好笔录,让宁世子确认证供签字。

    最后,陈大人意气风发,直接打算让人去张府问罪。

    玉珩在马上看着陈德育,笑了笑:“陈大人,如今证据确凿,只要开堂审理此案,让张二郎上堂做证词即可,这一趟张府之行,不去也罢。”

    陈德育想了想,觉得七皇子的话,甚是有理。

    哪件案子不是在大理寺正堂衙门审的!只是这事关系到两家官家小娘子名声,这才奉了圣旨上府做的笔录,如今证据确凿,传张元诩上堂问话不就好了!

    去张府不是自降身份么?!

    于是连连赞成七皇子的话。

    两人拱手告别,玉珩带着宁石,直接回了皇宫。

    一回临华宫,席善进书房禀告:九娘受了嬷嬷几日教导,日以继夜的学着,把丫鬟的该会那些规矩已都学会。

    本来还需再学几日,只是听说季府这两天已让牙婆带人入季府挑丫头了,所以这事儿,也不能耽搁了。

    玉珩让席善把九娘带上来,亲自让她伺候了端茶倒水,满意后,点首道:“让人安排给那个牙婆,让她送进季府。”

    同样得知季府招下人的,还有二皇子府内。

    二皇子妃听人说昨日里景王让人送了许多的东西给季府六娘子,还为景王又瞧上哪个小娘子了,当日夜里就对着景王一场大哭,哭得凄凄惨惨戚戚,连连说自己不活了,不待景王府了,要回娘家……

    景王刚刚大婚才几个月,夫妻浓情蜜意还未过去,哪里见得自己王妃这么个哭法,立刻搂着她,连哄带说,把自己想让山野村妇季六指亲给七皇子的事情丝毫不隐瞒,全说了。

    景王妃听着景王的描述,停了哭声,转着眼珠子,指着玉琳的胸膛温婉道:“二爷,这让一个小娘子身败名裂的最好方法便是让她在与七皇子指亲后,爆出她与男人私通的证据,让七皇子带个绿帽子,当众失了全部颜面下不了台,生生世世被人记挂着丑事,这才有趣呢!您说,我讲的对吗?”

    果然最毒妇人心!

    景王看着自己老婆如花娇艳的脸庞,脚底凉气腾腾往上冒,口中勉强笑道:“对对对!王妃说的这法子确实好!太好了!只是,该怎么让季六与人私通还要当场被抓呢?”

    “这事儿好办呀!”景王妃不以为意道,“只要寻个丫头进季府,让她潜伏在那什么季六身边伺候着,时间久了,安个男人在她床上,哪里是什么大事儿,这样一来,还不是证据确凿,都不需要我们出手就成了!”

    景王连连点首说好,就这么办就这么办,让景王妃赶紧挑个丫头去季六旁边潜伏着。

    待他呵呵夸过景王妃,笑着踏出了房门,头一件事情,就是恶狠狠的吩咐自己身边的侍卫:“有胆子入后院的男人全部都给我砍了手脚丢出去!王妃若要外出,给我跟仔细了,王妃见了什么人,全都给我报上来,要是见得不是娘家的男人,全都给我砍了!连只蚊子飞进来,都必须给我是母的!”

    这个绿帽,自己头顶绝对不能戴!

    ……

    季云流坐在榻上,翻着《昭史》听着夏汐站在那里,又绘声绘色的说着午后的那些八卦。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4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