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五八章 私相授受

第五八章 私相授受

临退出时,碧朱又瞥向季云流面上,想见她有何神色。

    少女嘴角有笑意,眼中有赞赏,不但全无欣喜之情与小女子见情郎的娇羞之意。

    看来,真是流水无意。

    唉……这事儿,其实这事儿若是真让七皇子上心了,她又哪里有拒绝的能力呢?

    宁石跟在后头把伞撑的高高的,两人一路过了鹅卵石,进了芜廊下,他收了伞,行个礼亦退了下去。

    玉珩一步一步,一步复一步,缓慢而来。

    整个芜廊下,只剩两人。

    季六抬眼,两人眼神一撞,玉七耳梢一热,反而稍稍移了开去,只是,他终没有停下脚步,直到站在离她几步的地方。

    见她清亮的眸子看自己,他动了动嘴,轻声道:“季云流……”

    这三个字吐出来,却觉得心间都随着这三字温热起来。

    “嗯。”季云流微仰着面孔,桃花眼清清润润、润进玉珩的心中,“怎么了?”

    见他容颜,下意识的,她又想拿着帕子捂自己的鼻子,怕鼻血再次四溅。

    真是一招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机敏灵犀如玉珩,一见她这动作,瞬间就想到了昨日的情景。

    他垂下星辰般的眸子,勾着唇角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简直让季云流跳起来:“打住!”她用雪白的帕子捂着鼻子,声音都期艾了,“七爷,您,您有何事?”

    这人眉目如画、风月无边,一笑简直光彩焕然到让人能为他掏心掏肺。

    她的局促模样似乎让玉七更加忍俊不禁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来,整个人都透出细致的温柔。

    这露齿一笑,季六居然还看见了他有两颗小虎牙!

    噢!太要命!

    他拿黑晶晶的眸子看着她:“无论你是谁、来自哪里,这些,都算不得什么,你的一切,你若不说,我便不再问。”

    能用之人,当以国士相待,他今早那一坐,想清楚了,况且,这人……似乎能让自己心暖。

    “嗯?”季云流一怔,而后想起昨日半夜自己说的话,收了帕子和乱七八糟的心思,低头屈身行礼,“昨日之事都是我不知礼数,七殿下莫要同我计较,民女不知实情,昨日多有冒犯,乞请殿下恕罪了。”

    这人都诚心说这样的话了,那自己也该道个歉。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今日与皇后的一拜会,她终于清楚感知封建社会皇家的权力。

    她心里非常清楚,就算她是一个神棍,就算她前世混的颇有能耐,但在封建社会这样动不动磕头与杀头的社会,她真的没那个能力保证自己随便参一脚就能混得风生水起,被人居高临下的赏赐,那种似乎是无法逾越的地位沟壑,真的太糟糕。

    她怕死,怕算计,怕费心费思,这皇家,还是得离得远远的……

    她瞬间低眉顺眼的模样让玉珩动了动眉目,目光落在她头顶上:“季六……”

    季云流不自觉退后一步,心中“咔嚓”一声:少年,你可不要说你看上了我!

    半响之后,玉珩伸手,拽下坠在腰间的白玉,抓起她的手,把玉佩按到她手中,“以后所遇何事,都可以来找我,无论大小。”

    那手细细柔柔,带着暖意,一路暖进玉七心里。

    而后,玉珩唤了一声宁石,发梢随着脚步轻转,带着自有一派非凡气度,在宁石的打伞之下,走出芜廊,一路脚步不停的向外头而去。

    直到玉七出了明兰院,季云流握着玉佩的手还是不稳,心还是纷乱的。

    玉佩温润坚密、莹透纯净、如同凝脂,上面相刻的祥云栩栩如生,后有篆体小字:但为君故。

    这是,这是私相授受罢!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少年郎,麻烦你回来说清楚,咱们是单纯的友谊,高尚的救命恩情,还是属于早恋了?

    说好的两两相忘呢?

    说好的你的皇家无情刻薄性子呢?

    嘤嘤嘤,你不能禽兽到看中一个十三岁的美少女!

    我特么刚刚想好要心如浮云,远离庙堂,飘向江湖呢……你不能这么对我!

    红巧见了七皇子离去,立刻就返回芜廊下看看自家姑娘有没有受了欺凌。

    碧朱过来瞧见了那羊脂白玉,心中吃了一惊,脸上却是很平静的笑道:“这玉,我可未曾看过七殿下拿下过。”

    红巧立刻想叫起来:七皇子这是私相授受!

    看见自家姑娘目光轻轻落落的瞥过来,她顿时捂了嘴。

    她这张嘴老惹事,日后都不能再祸从口出了!

    “红巧,我们收拾一下,等下便回紫霞观罢。”季云流握着玉佩,脸色难得变了几番,最后右手紧紧一握,平静了,“时辰不早,我们不能再叨扰皇后娘娘了。”

    其实也无东西可收拾,倒是庄皇后之前知晓她要回紫霞观,让人备了许多东西,只是一时半会儿也都没送过来。

    这些她统统不想要。

    那边,紫霞观中的响钟声声敲起,这边,季云流跟逃难一样,逃出皇家别院。

    碧朱看着被她端端正正放在桌案上的羊脂白玉,目光闪动。

    本以为,京中女子都该以嫁进皇家为殊荣,却不想这个季六娘子真的没有这方面心思。

    为何呢?

    碧朱心中想着,到底是季六娘子不喜七皇子,还是放不下与张家的亲事?

    但,张二郎不是还与庄四姑娘纠缠不清了?

    秦羽人今日主持道法大会,别院中的小厮抬着步辇到了紫霞山的梅花院时,院中除了婆子丫鬟,季老夫人和其余女眷已去了观中听道法。

    也好,还了清静。

    送了碧朱离去,季六又立刻喊来红巧索要几个铜钱。

    红巧见自家姑娘要铜钱这类的阿堵物,一怔:“姑娘,您之前说这些是阿堵物,有扰清雅,让我们都不可随身携带这类……”

    季云流哪里还有心思跟她废话这些,只让她去找其他下人拿几个过来。

    少女啊,你可知道你家姑娘要命犯桃花了!

    她掐来掐去,得的卦意全是“大安”。

    适才看碧朱离去,她就迫不及待再以外头景物起过一卦。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3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