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五四章 沉在梦中

第五四章 沉在梦中

宁石沉默无声,见玉七心事重重也不擅自相问。

    一路跟着他入了房中,让人抬了水,给他沐浴更衣。

    而后,从怀中掏出洁白方帕,同明日要穿的衣物一同放在桌案上,自己打算退出去。

    他家少爷自从半月前就不让人在里屋守夜。

    躺在床上的玉珩目光静静扫过那帕子,沉着声出口:“那帕子哪里来的?”

    宁石立刻拿着帕子送到玉珩眼前:“七爷,是在紫霞山下寻到的,之前让人拿去清洗过,适才送过来的。”

    他在木屋前见到毫无伤口的七皇子时,就知道这些血该不是自家少爷的,再看见那时他亲自抱着人下莫屿山上紫霞山,就知了这血应该是季六姑娘的,所以过来时就让人洗了帕子拿过来。

    适才看见自家少爷满腹心事,当下就把帕子拿出来,特意往他眼前一放。

    玉七抓过帕子瞧了瞧,上面那人的两抹鼻血果然已经不见,帕子依旧洁白如初。

    他目光沉沉,把帕子往手心一抓,抬眼道:“你下去睡罢。”

    宁石目不斜视,垂首告退。

    房中四足的熏炉烟雾袅袅,玉珩抓着洁白的帕子放在眼前,看了两眼,心中激怒趋缓。

    这世间千万人,他却第一次见季六这样人物。

    这人耍得了厚颜无耻,装得了淡如黄花,端得了高高在上,玩得了微不足道。

    看不透、猜不透。

    这帕子跟细针戳他心间一样,戳的他心间顿顿疼却不出见血。

    半响,玉珩终是把帕子是扔到床下,自己闭上眼,催着自己入睡。

    她眼露笑意也罢,眼露疏远也罢,反正自己要的,她怎么也躲不过去,让她为自己所用就好,何须自己费神费思。

    她又哪里有那个资格跟自己说拒绝!

    沉沉无月的晚上,景王府内,二皇子正在暴跳如雷。

    “失败了?小七安然无恙的回紫霞山了?”这次二皇子不把茶盏摔地上了,直接一个朝着张禾的头上掷过去,“上次松宁县失败了,这次紫霞山又失败了,你们到底是如何办事的?紫霞山就玉珩与一个侍卫两个人,两个人,你们这多人都没有抓回来?竟让他逃脱了?你们这一群废物!全是废物!”

    二皇子怒火滔天,只差抓着张禾问,你是不是奸细,你是不是背叛了我!

    他砸了一个又一个茶盏,那套紫金描荷的五彩郎窑茶具很快被砸了个粉碎。

    翁鸿冷静看着玉琳砸完所有茶盏,缓声,沉重道:“二爷,现下不是发怒时候。”

    “我不怒?那我要做什么,我现下能做什么?难不成要我亲自拿把刀去捅了我那个好弟弟么?!”玉琳想再拿起茶盏砸过去,蓦然发现茶盏已经没有,只剩个茶壶,他想都不想,拿起茶壶就朝着张禾的额头砸过去,“蠢货,一群蠢货,这样的好时机都办不好事情,明明抓住了,却还能让给跑了!”

    张禾跪在地上,躲也不躲,这茶壶砸中他,直接让他已经流血的额头爆出大片的红色来,饶是他再筋骨强韧,也抵不住这么砸了,晃了晃身体,说了句“是属下办事不利”倒在地上。

    翁鸿看着这汉子般的男人一头的血,活活被砸晕在地上,拢上粗眉道:“二爷,现下您该想想如何面对明儿皇上的责问,这事儿怕是纸保不住火。”

    “我阿爹那里需要什么……”玉琳未说完,腾一声站起来,“对,对对对!我阿爹,皇上、皇上明儿要知道,要知道是我在紫霞山行歹抓小七,定要把我脑袋切下来!鸿先生,鸿先生,这该如何是好,这该怎么办?当初,当初可是你向我提的这个主意!”

    翁鸿看着凶神恶煞威胁自己的玉琳,长长一揖:“二爷,殿下为今之计,就是去寻长公主,让长公主给殿下在皇上面前求个情。”

    “我姑?”

    翁鸿道:“若七皇子一口咬定是二爷派人行的凶,若无凭无据,二爷自然是不必承认。”

    玉琳连忙点头。

    打死不认这招,他会。

    “若被抓到证据呢?张禾可是说,紫霞山中的那三名死士都未曾回来!若有证据,我该如何?难不成还是打死不认?”

    说道有证据,玉琳全身抖得更厉害了,他简直不敢往下想,被他这个十分信天命的爹知道他在紫霞山行凶的后果是什么!

    扒皮抽筋,还是斩首示众?全都没法往下想!

    “若真是有证据,必须请长公主出面。”翁鸿肃穆道,“只有长华长公主才能保住二爷。”

    玉琳再次点头:“好好,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寻我姑。”

    长华长公主是先皇唯一没有送出和亲的公主,长得最像已薨的硕皇后,简直跟他祖母长得一模一样,因此他爹当了皇帝之后,也是最疼这个长公主。

    由给她配了个状元郎夫君就能看出来。

    那状元郎本是董家嫡长子,董荣安曾是太傅,皇帝先师,朝中栋梁,他家中嫡长孙高中状元,正是又一国栋梁之人,只因被长公主看中,报效国家的好儿郎生生被赐为驸马。

    驸马爷看似尊贵非凡,但光有富贵荣耀,并无朝中任何官职实权,这一生都不可入朝为官,只能闲散过一世。

    以前公主出嫁,若不是和亲邻国,挑的基本也为寒门子弟,断不会在功勋人家中这样挑一个,断送好儿郎一生官途,若不是皇帝对长公主宠到骨子里,怎会她看中谁就嫁给谁。

    玉琳说着喃喃自语,“我姑那里据说有个老道卜卦很灵,还会借运……我去,我去找我姑,再请那老道卜上一卦。”

    二皇子让人备了马,连夜亲自出府去寻长公主。

    深色漆黑漆黑。

    七皇子玉珩躺在别院的大床上,沉在梦中,无法出来。

    他的梦中有淡淡烛火,有朦胧白雾,他所待的地方,整个犹如蓬莱仙宫。

    走了几步,他的前面,出现了个人儿。

    这人穿白色素绫常服,领口和衫子下摆滚着银丝点缀的绣花边。

    那长裙如水,稍稍拖到地上,摇曳在汉白玉石阶上。

    她全身几乎没有什么金银珠宝之类的闪灿灿饰物,却淡雅如仙,让人灼灼移不开眼。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3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