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四八章 难以启齿

第四八章 难以启齿

玉珩黑沉沉的双眸只看了庄少容一眼,大步向着宁石走过去:“你的马让出于我,你等全部随我一道回紫霞山。”

    宁石应声站起来,立刻给自家少爷调整马鞍。

    荒郊野外,有事,自然还是回紫霞山再说。

    现在只要七爷安然无恙,他就放下心头大石了。

    经过庄少容面前时,庄六想上前一步再说些什么,被谢三一手抓住。

    谢三神情严肃,面上全无笑意。

    他无声朝庄六摇了摇头,然后用力看他,怒目瞪着他:你想问个啥?你要问个啥?!

    庄少容垂下目光,对呢,他与季六姑娘无亲无故,该怎么相问?拿什么身份去相问?

    忽然之间,他竟然觉得心头有一丝茫然。

    玉七把手上的人往马背上一放,转过身,问宁石:“我被刺客带走的事,紫霞山中的众人都已知道了?”

    宁石探头低声回道:“还未曾,皇后娘娘压下了这件事,除了在场众人与别院中的一些人,目前紫霞山无人知晓七爷不见的事情。”

    玉七“嗯”一声,目光微动,黑眸再次扫过在场众人一眼,缓声道:“今日你们在莫屿山中所见的、所救的,就只有我一人,这里除了我,再无其他人,与你们回去的,也只有我,你等可明白?”

    所有人不敢抬首看那马上的人,只再次跪地应声:“是!”

    七皇子这是要保全怀中人闺誉,让他们全忘了今日他怀中人的事情了。

    宁石与庄六、谢三倒是知晓那人是尚书府的季家六姑娘,但后面的侍卫是真不知晓。

    有几个侍卫私下相互瞥望了一眼。

    七皇子怀中的姑娘到底是谁,能让当今皇子亲自去保她清白。

    玉珩翻身上马,把之前放在马背上的人侧身往自己身上倚靠住,让她的脸贴着自己胸口,单手环住,再一手接过宁石递上的披风,抖开,手一扬,披风覆盖住自己的身体与季云流整个人。

    系了脖子中锦带,接过马鞭,玉七又沉着声音问了宁石一声:“席善那时滚下山崖去,可曾找到了吗?”

    宁石与所有人一样,都垂目站着,无人敢抬首直视七皇子适才的一系列动作。他看着马腿低沉道:“回七爷,还未找到,我之前分了两人去寻席善,也许此次回去便有消息了。”

    “嗯。”玉珩亦是颇为沉重的应了一声,而后,不再问其他,只道,“我在这里借住一宿,费了屋内颇多干柴,你去屋内放上些银钱赔给人家罢。”

    说完,右控住马缰同时环着季云流,左手握着马鞭,夹了马腹,从山上直下,带头走了。

    除了最后两人,侍从纷纷拿着火把快速上马,跟上去,给七皇子照路。

    谢三抬起眸翻身上马,看着宁石走进屋内又迅速退了出来,扬起马鞭也随着七皇子后头“驾”了一声。

    一路十余支火把下山。

    谢三往前望。

    前面黑色披风的马上之人黑发顺风飞扬,在通红的火把映照之下,整个人越发如鬼魅。

    以前,他只觉得七皇子聪慧,做文章之事也往往能一语中的,讲出不同见解,但在身边久了,他便发现皇家之人有刻薄,两袖薄凉的通病。

    玉珩贵为当今皇帝七子,乃皇帝么子,生母又是皇后,这骄傲性子也养出了实打实来。

    可今日这个七皇子究竟是磕了什么药、吞了什么毒?

    竟然送银两赔给猎户人家,更把一个毫无助力的季家六姑娘裹在怀中,这是明摆了要把人给收用了!

    谢三转首看眼中发直,目光茫然的庄六,心中却不急躁。

    这些转变,至少那仁义部分的转变,对以后要坐龙椅之人来说,是助力。

    至于季六姑娘,他也相信七爷定不会糊涂到像这个庄小六一样,只看中了她的容貌与可怜身世。

    不过,到底是就单单要把她给收用,还是三书六礼堂堂正正以正妃名义娶入府,载入皇家玉牒中?

    夜色正浓,夜间春风扑面。

    玉七从未发现过带着姑娘在马上急驰竟是这样感觉……简直,难以启齿,难以形容!

    若让他再选一遍,他定会让季云流坐在马儿的后头,不然就把她扔在木屋里派人守一夜都好!

    这人好啊,一晕就跟死过去了一样,捅她两刀都不知道,可自己要让侧坐的她不掉下马,却只能腾出手用力环着她腰肢,让她紧贴着自己胸口。

    自己曾脱了件外套给她,此刻衣裳单薄,这人的气息就全数洒在自己的胸口处,让自己的心胸直到喉咙都痒成一片,如同被细软毛物撩弄一样。

    这也些都罢了,最主要是马儿要是快起来,他的胯部那方位竟然会撞到前面人身上去。

    那滋味……就算当今这七皇子活了两辈子、骄傲了两辈子,都觉得难以启齿!

    让马儿慢下来,那慢慢磨、把玉壶之冰磨出茶壶沸水,胸口都磨出了一团灼火的感觉……便更加销魂了。

    快不得、慢不得,玉珩都想驾着马儿一头撞在大树上,羞死了就算!

    简直没法活、没脸见人了!

    难得这一路,把出尘如谪仙的玉珩,生生磨成了两颊通红、喘着沉重粗气的凡夫俗子!

    熬过这人在前面身体一直下滑,自己一直竖立挺着胸膛,用力顶着她的下滑,抱着对方还要一直隐忍胯下的上坡路段,终于抵达紫霞山的皇家别院。

    一到院门,玉珩立刻翻身下马。

    这次不打横抱了,他已经被这人磨得没在半路一脚踹她下马就是发了大善了!

    像麻袋一样,把包裹严实的季云流整个人扛起,玉七大步流星往院落里走。

    宁石中途时已经派人快马加鞭赶到别院中禀告。

    如今听见马儿的蹄声与嘶啸声,皇后都顾不得那些礼节,亲自快步出上房等在庭院中来等待玉珩。

    这一夜紫霞山寂静无声,皇家别院却一直人影闪动。

    为了不让别人察觉异样,庄皇后便没有让众人额外再添灯。

    此刻看人虽无碍,到底不能看到远距离。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