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吉卦 > 第二七章 定不负你

第二七章 定不负你

张元诩早已经换了早晨的衣裳,此刻身穿月牙白衫,手执折扇站在风月亭榭之中。

    远远观去,也不失为俊秀儒雅、一表人才。

    “四月的天儿,他拿个扇子是做什么?”席善一笑,再下一刻,他便笑不出来了,只因,眼一转,就看见底下离亭的不远处,一抹白色倩丽身影飘进了亭中,停在张元诩的身旁。

    白衫人将纱帽一摘,席善心头莫名一跳,而后看清那白衫人的容颜时,更是心中杂草疯长,慌乱无比。

    “庄四姑娘与张二郎?!”他低低的惊呼一声,想到之前的传言,庄四姑娘落水张二郎相救,才子与佳人……只觉脑袋被人敲了一个闷棍!

    立刻转首去看自家少爷的表情,却见他还是那般神情清淡如水,没有半点起伏,目光已又从风月亭移到杏花林下。

    席善连忙也向季云流那边看去。

    是了,看见自家的未婚夫君与另一女子私下幽会,季六姑娘定会心痛至极处,此刻该抛下桂花糕,坐着大哭了吧?

    最容易吞噬情绪的,莫过于得知真相后的难堪。

    杏花林下的少女手捏桂花糕,侧首看着下面的亭中男女,表情微妙,嘴角轻扬,脸上似有笑意。

    席善擦了擦眼,抬眼再看,季六姑娘还是那般模样。

    我的天呐!

    可真是在大白天的众仙家飞升之地,见了大鬼了!

    “季六姑娘莫不是伤心过度,疯癫了?”哪里有人见了让自己最难堪的事情,还能发笑的!

    太可怖了!

    玉珩听了席善的话语,眼中一敛,仔细再看季云流面上的神情。

    少女的嘴角似笑非笑,神态若常,眼中那‘原来如此’的模样,他确实在庄子外头见过,且,一见难忘。

    此时此刻,又是什么缘由让她露出一副顿悟表情?

    他面上的神色一点一滴沉了下来。

    莫非,这个季六同他一样,由哪位神仙送她回这个世间,再活一遭?

    不,不该是,若真是再活一遭,她看亭中两人的表情该是气愤难当,而不是‘原来如此’!

    只因她若真再活一世,就该早已知道他二人是暗通款曲而导致她在道观中凄惨一生。

    季云流神情微妙,可她身旁的红巧却已经气得青如锅底一般。

    都不用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进了亭中是个女子时,红巧就已经把手上的秀帕都撕成碎片。

    她心里堵的慌乱无神,声带咽噎:“姑娘,张二少爷竟然,竟然背着您与一个陌生的女子,举动这样亲密!”她咬着唇,险些都咬出血来。

    张二少爷的模样就算两年不见,她也还是记得清楚的,可现在张二少爷居然与一个妙龄女子在后山幽会!

    就算两人是定亲人家,这样举动都入不得台面,更何况那姑娘还不是自家小姐。

    两人这般做可是浸猪笼沉塘的!

    风月亭中的庄四姑娘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心上人,脸上绯红一片,眼都不知道该往何处放。

    这样惊才绝艳的谦谦公子,日后会是她的夫她的天,两人将会日后一同生儿育女,携手度过此生。

    庄四姑娘揪着帕子再次轻轻一瞥,满脸通红的屈膝行了个礼:“张二少爷。”

    张元诩手握折扇,一揖到底,满身浩然正气:“庄四姑娘。”

    礼数周到,似两人在后山无意遇到模样。

    两人身旁的长随与丫鬟分把守在亭的两头查看四周有无外人。

    庄若娴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折扇又落在他的衣袖口的纹式上,心道原来诩郎喜欢翠竹之流,日后定要亲手给他缝制一件。

    嘴上轻声道:“张二少爷不必多礼,此次相邀是要告诉二爷,我母亲今日已去向皇后娘娘请安,你我之事……”她声音越来越小,目光越来越低,“必能成的。”

    张元诩听得最后四个字,眼中光彩焕然,又是快速一揖到底,似乎也是脸带羞涩:“若能娶得若娴为妻,在下甘愿折寿十年……”

    这般心意一说出来,庄四姑娘连忙顾不得男女之防,上去就伸手捂住他的嘴:“万万不可胡说。”

    如此美人在侧,没有男子能抵挡得住,张元诩也是滚滚红尘之中的一位痴男,伸手拉下少女的手,款款深情许诺:“若娴,我此生定不负你。”

    季云流捏着桂花糕许久,看了许久,最终还是把它放入了自己口中,嚼了两下,咽下:“看他们面上的神情,他们该是相互心有情愫的。”

    红巧咬着整口牙都碎了,哭道:“那姑娘您呢?他们相互有情愫,情比坚坚了,您该怎么办?可怎么办?”

    “不该是我的,强求不来。”季云流抬眼看她,伸手给她亦递上一块桂花糕,“即便强抢了,也不是不得幸福的,既然左右不好办,我何苦还光秃秃的去仇恨他呢,恨他又不能让我年年益寿。”

    那张元诩发浓、鬓重、眼光口阔,自有好花心不喜,一身的桃花命,这样的男儿郎,洗白白送到她面前都要退避三舍才好!

    红巧心中酸甜苦辣咸各色味俱全,看着手掌中嫩黄的桂花糕,眼泪跟不要钱一样直滚滚而下:“姑娘,您是打算、打算与那张家退亲?”

    顾嬷嬷每日里讲着那张家少爷如何满腹经纶,如何销魂夺目,如何惊才绝艳,却原来是这样畜生一般的人。自家姑娘虽然看清了这人真面目是好事情,可若退亲,自家姑娘在季家不是更无立足之地,要被人说死了?

    这可怎么办呢?!

    季云流手肘拄着石桌,眼看下头亭榭之中,看着那男子手递一把折扇与女子,女子打开折扇展颜而笑时,笑了笑:“成人之美也是桩好事,明知有南墙还要往墙上撞才是真的傻。”

    有因有果,既然庄四姑娘选择与张元诩结姻缘,两人日后所过种种,全都不管她何事了。

    也罢,为了她日后的清静,了结一下。

    咽下桂花糕,季云流缓慢站立起来,走出去两步,垂目看了看地面上,脚下一用力,地上一块不大不小的圆石就被脚尖给踢了下去。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39/151633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