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曾有惊鸿照影来 > 第十四章 大厦倾

第十四章 大厦倾

    就算阮娘真的说过王爷会娶她又如何?那可能之时一时兴起,她伤怀于秋鹿郡主的出现,也在其中看到了她和王爷之间的距离,原来每日清晨横亘在她和王爷之间的不是纱帐,而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玉阳王和济生堂弃婴之间的身份之别。

    王爷惊诧,这是三年来七七第一次表现出来对他的不顺从,每一字都如同钢钉一般刺入他心中。

    “七七,你……”王爷心如刀绞,紧咬银牙。

    王爷正欲说些什么,只见白苏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王爷,陛下传即刻入宫呢!”

    “本王知道了,先出去候着。”王爷不悦地蹙眉。

    “陛下派来的辇车已经等在门外了,让王爷即刻过去呢!”白苏难掩焦急。

    玉阳王见事态不同于往日,不甘的看了一眼七七,不由分说地把西瓜碧玺交到了七七手中,低声道了一句:“等我回来。”说完便抬脚走了出去。

    坐上了辇车,玉阳王脸上焦急地神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让人害怕地平静。七七与他赌气,他是想到了的;陛下急召入宫,他也是想到了的;他独独没有想到七七竟痛苦到想要不在见他。他心里有七七,这不假,甚至七七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但是有些事情,他如果不做,无论是他还是七七都不能苟活于世。

    上至阮娘,下至春燕,他府中有及近半数的人都是母妃培养的爪牙,他复兴柳南国与其说是自愿,不如说是被逼。阮娘认为他是真心复兴柳南国,假意终于大梁;皇兄则认为他是自己的心腹。但其实,玉阳王从始至终忠于的只有他自己。此番入宫,在阮娘等人看来,是他要故意触怒梁帝被贬为庶人好引得八大传世王人人自危,在皇兄看来则是一招杀鸡儆猴。母妃给的心思玲珑和父皇给的深谋远虑,让他能够在这两派针锋相对的势力中求得自保。而他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自保了。

    多余的,连个七七都保护不了!玉阳王满心愤恨,双手紧握,手指陷进了掌心肉里也丝毫察觉不到疼痛。七七本就是复国用的棋子,他和她相遇分别,都是因为柳南国余党!

    原来还未得到,就注定失去!

    七七起初还是立志绝情,可三日之后,仍旧不见王爷回来,便开始担心起来。

    不惟七七,王府上下都人心惶惶,宜京城里风言风语,有些下人已经意识到山雨欲来,为了撇清关系连告了好几日的假,更有甚者,也不告假,便不见了踪影。幸好薛升阮娘管理有方,没让他们卷走什么值钱的东西。

    三日后的中午,阮娘正在带着柳十一和柳七七在柳十一卧房内吃饭,柳十一虽然年幼但是心思聪颖,察觉到府内近几日的变化,菜肴变得简单了视若无睹。

    三人皆沉默不语之际,白苏跑了进来,向阮娘行了个礼:“上次奉圣旨例行搜查的羽林中郎将李大人来了,说是看上了京郊的一套宅子,短五百两银子,我爹凑了二百两,问阮大娘有没有?”

    阮娘知道王爷会设计激怒陛下,却没想到成效如此迅速,故意作出惊骇之色:“这倒奇了,哪有羽林中郎将来王爷府里要银子的道理?”

    白苏面露难色,走到阮娘身边躬身压低了声音:“阮大娘,今时不同往日,听宫里传出来的消息,王爷不知为何触怒了陛下,这几天一直扣在宫里,王府还等着这些能够面圣的羽林中郎将们打探消息呢!”

    阮娘重叹一口气:“我记得这个李大人是王爷的旧相识,前些阵子奉命例行搜查的时候,还是他透消息给王府,今天怎么倒第一个趁火打劫起来?”

    阮娘作出悲痛无奈之色,柳七七看了,心凉如古井。

    阮娘解下腰间荷包,掏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白苏:“这几日府里人心惶惶,我怕有人动了歪心思,便把这几年攒下的梯己钱随身装着,没想到今日倒派上用场了……这有一百两,十一少爷的一箱子里,还有二三十两碎银子。”

    白苏焦急不已,几乎忘了礼数,顾不得瞒着七七和十一,摔手道:“就算大娘把那剩下的碎银子拿了出来,一时也凑不出剩下的,李大人还在前厅等着呢,只能先去王爷的屋子里找找了!”

    阮娘瞠目看了白苏一眼:“胡闹,主子的屋子岂是你乱翻的?王爷待咱们不薄,这钱咱们暂且先填上,过来一半天王爷回来了,肯定会加倍赏还的。”

    白苏无可奈何地重叹一口气。

    柳七七早已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看了白苏的情状,从脖颈上摘下了一物,不是旁的,正是秋鹿郡主托王爷相送的西瓜碧玺。柳七七起初和王爷怄气不肯接,如今王爷几天毫无音讯,早已在心中数次发誓,如果王爷可以平安归来,一定和他冰释前嫌。

    柳七七把西瓜碧玺放在桌上,用手轻抚了一下系着碧玺的红绳,双眸水波盈盈,怅然若失:“白苏,把这碧玺拿去当了吧,如果能值五百两银子,就不要花费阮娘和薛大爷的梯己钱了,横竖王爷回来之后会再给赎回来的。”

    话虽如此,可是,王爷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呢?七七心中隐隐作痛。

    柳七七说着,经阮娘之手把碧玺递给了白苏,又道:“当着李大人的面去当,告诉他这是秋鹿郡主送的,既能让他加倍领情,又可以让他知道,王府并无多少利可图,以免尝了甜头,以后再来。”

    阮娘听了这一番话不由得暗自赞叹,王爷和杜怀南的眼光果然不错,这七小姐不仅姿色不俗,而且年纪轻轻就如此聪颖。又暗自冷笑,这么聪颖的女子,原来也会为情所误,不知不觉地当他们报复大梁的棋子!

    “是。”白苏接了西瓜碧玺,退了出去。

    柳七七看着自己碟中剩下的半个桂花陷的山药糕半晌,填进口中,却是苦涩无味。

  http://www.qingkanzw.com/71/71719/151227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