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 > 第163章 可怜一面

第163章 可怜一面

    文君的老婆表面上看着挺大气,其实非常的难以相处,而且各方面讲究还特别的多,稍微不顺心就开始鸡蛋里挑骨头。

    记得有一次,欣怡无意中跟她闲聊,发现她对文君并没有太深的感情。

    “我跟文君结婚也是阴差阳错,当时刚刚跟男朋友分手,心里上一直很难过,这时刚好遇到文君了,他不仅会做饭还特别会体贴人,记忆最深的就是他做的一只烤鸡,吃起来感觉真香,一个人身处异地他乡特别的不容易,而且那时候心里也比较脆弱,正需要安慰的时候,只好借他来暂时填补一下这个空缺。”

    欣怡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又笑笑说:“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跟以前的男朋友还有联系吗?他现在过得怎么样?一定不如你吧!如果有机会再次相逢,你会怎样?不会离文君而去吧!”

    欣怡此时还是站在文君这一边,因为在这个异地他乡,只有文君是她最亲近的人,欣怡还不知道以后的路会是怎样,当然是文君越好对欣怡越有利。

    文君的老婆遥望着窗外的风景,神情看上去有些许的无奈,然后淡淡一笑说:“我跟他已经失去了联系,具体过得怎么样,我也不清楚,有时会偶尔想起他,虽然往事已成过往,但是那段记忆会一直留藏在我的心底,那段感情我会终生铭记。”

    也许就在这一瞬间,欣怡才明白,为什么文君的老婆会对文君那样的苛刻,从女人角度来分析,文君的老婆对待文君根本谈不上爱情,所以才会对文君百般刁难,一点都不懂得疼惜,文君老婆知道青春年华已逝,况且跟文君已经结婚,就算是为了孩子,也只能先这样将就凑合着过罢了。

    欣怡低着头稍微沉思了片刻,然后又进一步开始追问道:“你这样多好啊!怎么还不满足呢!每个人都有过往,有些事情既然都随风逝去了,你的心也该放下了,否则怎么对得起文君,文君是既顾家又能挣钱,每天起早贪黑不停的忙碌,而且还处处都听你的,从来不沾花惹草,能遇到这样的好男人就是女人的幸福,你应该懂得珍惜,要珍惜眼前人。”

    文君的老婆听了欣怡的话,先是蔑视的一笑,然后继续说道,”其实我也想自己做些事情,这样就不用依靠任何人了,文君吧!怎么说他呢!身上的毛病太多了,个人卫生脏乱差,真不是一般的邋遢,说过他多少次了,可就是屡教不改,可能跟他从小的生长环境有关系,总之跟我一起生活实在是不相配,但此时木已成舟,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我的人生就这样走入了错误的婚姻里。”

    文君老婆一边诉说着点点滴滴的往事,一边无可奈何的叹息着,同是女人,欣怡能感同身受文君老婆的凄苦,跟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确实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更是一种身心的折磨。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也许文君的老婆心里还在想着她的前男友,所以总爱拿文君跟前男友进行比较,因为对前男友有爱做铺垫,所以无论文君怎样的有能力,怎样的体贴入微,或许在文君老婆的心里,就是感觉文君永远都不如前男友吧!

    欣怡实在不太明白,文君的老婆怎么会当着她的面,诉说文君的种种不好,弄得欣怡越听越尴尬,虽然欣怡听后有很多的不满情绪,但既然住在人家里也不好过多的反驳,况且文君老婆还这样强势,欣怡只能是糊里糊涂的一笑而过。

    欣怡和文君的老婆,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相处,只是简单的谈论文君一番,还有跟文君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的愁苦,便彼此都不作声了。

    第二天,文君的丈母娘也来了,欣怡又跟她攀谈了一阵,从言语之间就可以看得出,文君的丈母娘对文君非常的不满意,而且言语之中还带着某种歧视,“你说这个文君也太不要脸了,当初那样的家境,竟然还骗我女儿跟他在一起,我女儿当时也是在感情上受了点挫折,否则怎么会跟文君在一起,想起这些事我都替他们害臊,他俩结婚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如果我女儿不嫁给文君,随便找一个男人都比他强百倍,要什么没什么就是一个臭销售的。”

    文君的丈母娘特别喜欢知识分子,比如工程师啦!公务员啦!那种很体面的工作,即使文君有能力能挣到更多的钱也不喜欢他这类做销售的,总感觉一跟别人谈起自己的女婿就特别的丢人。

    欣怡只见过文君的丈母娘还有他老婆一次,就不想再相见了,既然当初都没看好文君,又何必这样捆绑在一起生活呢!怪不得文君过得如此的不幸福,想到这时,欣怡突然感觉文君也是挺可怜的一个男人。

    欣怡在文君这里住,感觉越来越有危机感,文君在这个家里一点自主权都没有,完全是受他老婆和丈母娘的控制,欣怡想着想着不禁唉声叹气起来。

    “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呀!文豪也真是,难道他不知道文君是这种情况吗?还偏偏让我来这里,还以为在这里能得到亲友的一番安慰和照顾呢!没想到更是让人心塞。

    欣怡想想这几天她们对文君的评价,她突然间有点惧怕文君的老婆和丈母娘了,每次见到她们都是小心翼翼的,欣怡天生脾气倔强,但为了能在这里安稳的住下去,只能一边拍她们娘俩的马屁,还一边大献殷勤,就是这样还是遭到了文君老婆的一顿讽刺。

    有一天,文君来到欣怡住的地方拿东西,刚一进门就满脸的横眉冷对,还冷言冷语的说道:“以后我老婆的东西你尽量别去碰,她这个人比较特性,平日里我都不敢乱动她的物品,我们的东西也是分开的,而且都放在各自的小屋里。”

    欣怡心里明白,肯定是文君回家后又被老婆给教训了,今天才借着取东西的名义特意来告诉她一声。

    “哦!我知道了,以后她的东西我绝对不会乱动。”

    欣怡小声回复着,心中也是积压了很多不满的情绪,她平生第一次这样被人警告,这哪里是投靠亲友,分明是被打入了地狱,就算欣怡心里再生气,也只能无声的忍耐着,假装若无其事的什么事都没发生,其实内心真是痛楚极了,如果有一丝希望,她真的想快点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况且欣怡还不会拍马屁,对待文君老婆和丈母娘的态度总感觉怪怪,欣怡本身是个做事坦坦荡荡的人,最看不惯这种丑恶的嘴脸,如今自己为了生存,却不得不这样委屈求全,虽然欣怡多少次都有离开的欲念,但还是这样卑躬屈膝的任凭文君数落着。

    “还有,看看这屋子全是灰尘,我老婆特别爱干净,你有时间好好打扫一下。”

    欣怡强忍住心中的怒气,拿起吸尘器开始打扫房间,她一边打扫的时候,文君还一脸不屑的指挥着,“这里,还有这里,连死角处都不能有灰尘,以后要记住,屋内要保持干净,我老婆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来检查。”

    文君也是无奈吧!如果他不这样做,估计回家里又没有好日子过了,其实平日里文君不是特别讲究的人,在他老婆没来之前,对待欣怡的态度还是挺柔和的。

    还有就是文君的丈母娘,肯定也在背后说三道四,本来她就看不惯文君,这次欣怡作为文君的亲友,她出于对文君的不满,也不会给欣怡好脸色。

    欣怡一边干着活一边在心里骂着,“他奶奶滴了,真是倒霉透顶了,怎么遇到这样一家子势力眼的人,文君也是够窝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连个屁也不敢放,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就是出去租个陋室也比在这里受气强啊!”

    欣怡虽然心里很生气,但表面上还得假装乐呵呵的,她干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屋里收拾干净。

    文君看着干净的屋子再次嘱咐了一句,“我老婆说不一定什么时候来,她那个人表面上跟你说说笑笑的,基本看不出来任何的不满情绪,但一回到家里,我可就要遭殃喽!所以你一定要理解我。”

    欣怡知道文君这些年一直是委曲求全,对自己的父母都是冷漠到了极点,以前凡是亲友要在他家里小住,都被他无情的拒绝了,这次能够让欣怡来住,那还是看在文豪的面子上,否则一切都是免谈。

    文君的丈母娘对文豪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她平时总爱在文君面前提起文豪,“你看看文豪,人家是高级知识份子,还是个工程师,可比你这做销售的强多了,斯斯文文的多好,说出去也有面子啊!”

    文君每次听到丈母娘夸奖文豪,心里都是一股酸酸的滋味,表面上只能恭维的一笑,心里却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

  http://www.qingkanzw.com/68/68317/15668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