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庶女撩夫日常 > 第108章:侯爷娶我,甘愿吗?

第108章:侯爷娶我,甘愿吗?

    虽说白子墨平常做事,也经常不按常理出牌。

    可这么自相矛盾的做法,不像是白子墨会干的事。

    他就不怕裴卿卿要是知道了,会跟他过不去吗?

    北宫琉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他,似是想看穿他,看穿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那好,既然他不让提裴卿卿,那就换个问题。

    “侯爷今日,当真开心吗?”北宫琉看不穿他的心思,但他却没忘记,今日赵雪芙也跟随乾帝一起来了。

    乾帝此举,不正是来揭白子墨旧伤疤的吗?

    乾帝有意羞辱,白子墨,当真不在乎吗?

    当真开心吗?

    这个问题,北宫琉问的很认真,很严肃。

    私心里,作为知交,他是希望白子墨能够放下的。

    可这侯府里的那片芙蓉花田开的那般美好,怎知白子墨能够放的下?

    但他若放不下,那裴卿卿又算什么?

    这回,白子墨总算有了点表情,虽然他掩饰的极好,但是北宫琉还是看出来了。

    他是失落的。

    “本候像是不开心吗?”但说话,却不是那么回事。

    最后,北宫琉还是没能拗得过白子墨,临走前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我瞧着,侯爷是开心的。”

    这话,没有假。

    今日在婚礼时,他看白子墨,是开心的。

    一个人可以强颜欢笑,但是真的开心,是骗不了人的。

    他能做一件飞鸾嫁衣给裴卿卿,或许在白子墨的心里,是有裴卿卿也未尝可知?

    北宫琉走了之后,玖月也低沉了片刻,方才试探性的开口问道,“飞鸾青玉的事,侯爷当真不打算告知北宫世子吗?”

    “暂且不必。”白子墨眸光深远的摇了摇头,“裴卿卿的身世,你可查到了?”

    这回换成玖月摇头了,“属下无能,未能查到详细的,只知裴卿卿是裴家庶出,其生母早逝,现如今整个裴家,知晓裴卿卿生母的人,恐怕就剩裴震他夫妻二人了,当年伺候裴卿卿生母的人,都死了。”

    白子墨闻言微微蹙眉,“绝不止这么简单,你再去查。”

    如若真像表面一般,裴卿卿是庶出,她的母亲是个微不足道的侍妾。

    她又从何得来的飞鸾青玉?

    需得尽快查明才行,北宫琉已经注意到了飞鸾和裴卿卿的关联,若不尽快查清楚,恐怕裴卿卿就真有麻烦了。

    “是,属下会尽全力去查。”玖月颔首道。

    只是现在,“侯爷,时辰不早了,侯爷…可要回房?”玖月请示道。

    毕竟今日是新婚之夜,按理说,侯爷该回新房才是…

    咳咳,洞房花烛嘛……

    想起那还在等他回房的小女人,白子墨眉眼间染上丝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回吧。”

    洞房花烛,总不能让新娘一个人独守空房吧?

    “是。”玖月当即会意,推动轮椅。

    只是白子墨却抬手阻拦了一下,“玖月你记着,她如今已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是这侯府的女主人,往后别再让我听见你轻贱了她。”

    他语气平淡,但却极具威严。

    什么庶出,甚至是她的名字,都不是玖月该叫的。

    玖月当即一惊,严肃的单膝下跪,“侯爷恕罪,属下断没有轻贱夫人的意思!”

    他知道,主子是说他刚刚直呼裴卿卿名字的事。

    可他只是一时顺口罢了,绝没有轻贱裴卿卿的意思!

    白子墨淡淡的瞥了一眼,“起来吧。”

    他当然知道玖月没有轻贱裴卿卿的意思,他只是提醒一下玖月罢了。

    “谢侯爷。”玖月明白,不管主子对裴卿卿有心也好,无心也罢,只要是主子愿意娶进侯府的人,是断容不得他人轻贱的。

    当玖月把白子墨送回新房之后就自己退了下去。

    新房里,裴卿卿已经自己吃饱喝足了。

    成亲的礼数繁琐,累了一天了,连口水都没喝,又累又饿的,还被慕玄凌纠缠了一阵,裴卿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反正盖头自己也掀了,索性就不管了,先吃饱再说。

    “看来夫人是等不及为夫回房,可怪为夫回来晚了?”

    白子墨本是语气平淡的一句话,却在裴卿卿听的有些阴阳怪气的意味儿。

    可能是因着她当下对白子墨心有不满的缘故吧。

    裴卿卿淡淡一笑,“夫君如果想揭盖头,我再遮上给夫君揭就是。”

    说着,直接就面色清冷的重新把红盖头盖回了头上。

    又隔绝了白子墨的视线。

    即便是不细看,白子墨也能听出,她是在不高兴。

    她淡漠又疏离,不再似之前对他热情。

    至于原因,白子墨不是猜不到。

    但他还是轻轻揭开了盖头,那一瞬间,他才看清了盖头下的人儿。

    眉目如画,凝眸清亮,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她脸颊泛红却难掩清冷之色,红唇娇嫩,此时正眼含怒气,不,是怨气,那双清亮的眼睛里,含着怨气的盯着他。

    “你在与我生气?”白子墨随手丢下了红盖头,嘴角含笑的看着她。

    “我想问侯爷一个问题。”裴卿卿眸光清亮,答非所问。

    白子墨则微微挑眉,“夫人但说无妨。”

    她从榻上起身,走近他的轮椅,蹲下身来,好仔细的看着他,“侯爷娶我,甘愿吗?”

    她的眼神太过透彻,透彻的仿佛在她面前,藏不住任何秘密和谎言。

    她问,娶她,甘愿吗?

    许是她清冷透彻的眸光,令白子墨心底划过一丝动容,“夫人以为有人能逼迫为夫吗?”

    如果他不想娶,不甘愿,有谁能强迫他?

    倒是裴卿卿闻言,笑了笑,只是笑意却透着丝丝自嘲,“是啊,没人能逼迫夫君。”

    没人能逼迫白子墨,“可是夫君不信我不是吗?”

    她眼神清冽的望着她,头一回,白子墨在一个人的面前,有了无处可藏的感觉。

    他甘愿娶她,可却不信她。

    否则,以侯府的守卫,竟会让慕玄凌跑来纠缠她?

    白子墨,是在试探她。

    或许她比不上他的睿智,但她自认,开了窍,她也不至于太过蠢笨。

    如若她真与慕玄凌有什么勾结,白子墨他又会如何对她?

    她对白子墨,有愧疚,有怜惜,甚至还有一丝她不得不承认的心动,可是……

    她却不能做到对一个不信她的人掏心掏肺。

  http://www.qingkanzw.com/60/60574/131506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