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天纵:废材狂女可翻天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字字扎心

第二百三十三章 字字扎心

        夏馨炎盯着那个锦盒,半天才咬牙问道:“羽容疯了,你也陪着一起疯是不是?”

    从身体内将神兽的血脉逼出来,这仅仅是痛苦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吗?

    她怎么记得邬羽容是一个从来都不贪睡的人,现在还没有起来,是在熟睡还是脱力之后的昏迷?

    “你要去神界,身体内多一份神兽的血脉总是好的。”东方皓笑着说道,将锦盒举到夏馨炎面前。

    夏馨炎盯着那个锦盒,根本就不伸手去接。

    “馨炎,我们是朋友,这绝对不是简单的报答。”东方皓收起了笑意,正正经经的说道,“我们若是有危险,你会袖手旁观吗?”

    既然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夏馨炎也就不再推辞,将锦盒接了过来,郑重说道:“我会回来。”

    这句比多谢更有意义。

    东方皓笑着一拍夏馨炎的肩头:“随时来找我,我们会在这里长住下去。”

    “一言为定。”夏馨炎与东方皓相视一笑,夏馨炎转身离开。

    将锦盒郑重的收进了手链空间之后,与何浠源他们一起去找东部执事。

    东部执事自然是认得夏馨炎,对于夏馨炎要去神界的事情,多少有些为难。

    “姑娘,不是在下不帮你,实在是神界不可随意的去。”东部执事为难的瞅着夏馨炎。

    上次情况不一样,那是有青龙大人带路,这次可是没有青龙大人,他又怎么好随便的放人过去?

    就算是他,想要去神界也只能在最低的几重天静候命令,也见不到真正的神。

    “你就放心吧,不会出事的,就算真的出事了,不是还有青龙给你顶着吗?”夏馨炎慢慢的劝着东部执事,“凭我跟青龙的关系,你觉得你会有事吗?”

    夏馨炎说的时候话音微微上扬,小狐狸一头黑线的瞅着夏馨炎,这个是劝吗?

    怎么听都像是威胁呢。

    东部执事左右为难的皱紧眉头,这件事情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若是答应了,神界怪罪下来,他可是承担不起。

    若是不答应,到时她跟青龙大人一告状,他也没有好日子过。

    “其实,你完全可以说我是假借青龙的名义骗你的嘛。”夏馨炎开始给东部执事找借口,“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来就好了,你一点责任都没有,什么风险也不用担,你说是不是?”

    东部执事咬牙看着夏馨炎,心里正在进行激烈的交战,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姑娘请跟在下来。”

    搞定!

    夏馨炎心里一喜,点头跟着东部执事往后面走。

    何浠源他们几个互看了一眼,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这样也可以去神界,还真是……够让人无语了。

    夏馨炎他们通过东部执事,进入了通道,往神界进发。

    在他们离开之后,宫主立刻得到了消息,急冲冲的去找他的主人,将此事禀报。

    “你觉得有必要担心?”黑暗中,声音不紧不慢的问着宫主,好像是在责怪他大惊小怪。

    “主人,现在青龙朱雀已经回到神界,我们要是再不阻止,事情恐怕就有些麻烦了。”宫主知道主人在不高兴,就算是主人不高兴,他也要说出来。

    “事情还是尽早解决的好,以免夜长梦多。”

    宫主说完之后,半天没有等到反应,他也不敢继续说,只是低着头等着他主人的命令。

    “你出去吧。”久久之后,黑暗中竟然响起这样的声音,让宫主诧异的拧紧眉头,低呼一声,“主人。”

    “出去!”声音已经变得严厉起来,隐隐的透着怒火。

    “是。”宫主就算是再想劝也不敢继续忤逆主人的意思,恭敬的行礼之后退了出去。

    黑暗之中留下隐在黑暗中的人无声的思考。

    青龙,朱雀已经回到神界,白虎在他的手里,问题是,玄武在哪里?

    对于他来说,青龙不是问题,朱雀更不是障碍,白虎被他牢牢的攥在了掌心,唯一没有控制住的就是玄武了,只要找到玄武,他去夺神君之位,必然是万无一失。

    现在他是应该去神界一趟了,好好的看看神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宫主离开这片空间之后,重重的叹息着,真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在想什么,现在要是再不阻止,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你现在应该想好怎么做了吧?”宫主到了一个房间之后,问着一直被关在里面的方晓洁,“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没有考虑好。”

    “你承诺的事情能保证兑现吗?”方晓洁看着宫主,冷着一张脸问道。

    “你若是将此事办成,我自然是兑现承诺,若是办不成……”宫主嘿嘿一声冷笑,“方晓洁,你要知道,你没有跟我提条件的资格。我想杀你,随时都可以。”

    对于宫主的话,方晓洁刚要反唇相讥,却被宫主一句给堵了回去:“玄武旁系血脉中并不是仅有你们这一支脉。”

    方晓洁脸色铁青的瞪着宫主,双手紧握成拳,看意思是怒到了极点,要是有可能的话,她真的会过去与宫主拼命。

    好在方晓洁气归气,倒也没有失去理智,衡量得失半晌之后,重重的点头:“好,我答应。”

    宫主笑了,那是志得意满的得意笑容。

    他笑得越灿烂,方晓洁心里就越恨,只不过她恨得人比较奇怪,她恨的是夏馨炎。

    都是因为夏馨炎的出现才让他们这一支脉的人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就在众人都忙忙碌碌各有打算的时候,神界内,朱雀站在了云端,眺望着熟悉的景色,一动不动,宛如一座打造精美的雕塑一般,若不是她的眼睛偶尔眨动一下,还真的会忘记她是个活人。

    这是她出生成长的地方,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神界之中,这里有她太多的记忆,一件一件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尤其是当年的事情,更是记忆深刻,几千年的时光流逝而过,却没有让那件事情有半点的褪色,反倒是越发的鲜明起来。

    她到了这里,感受到了青龙的气息,只是,现在青龙已经与仓瑶在一起,她在犹豫,要不要过去。

    轻叹一声,朱雀终于是移动了脚步,走向白色的宫殿。

    殿门在她到来的时候无声的打开,抬步走了进去,看到了里面熟悉的容颜,唇边泛起一丝笑容,苦涩多过了激动。

    “朱雀,欢迎归来。”仓瑶起身相迎,对着朱雀温和的笑,就好像是在迎接旅途归来的家人一般,亲切又不会让人感觉到过分的热情。

    “仓瑶,许久不见。”朱雀与仓瑶打了个招呼,转头看向熠煌,红唇轻启,“你回来了。”

    “嗯。”熠煌的反应就冷淡了许多,没有夏馨炎在身边,熠煌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冷冷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起伏。

    “朱雀回来之后,我们的力量又多了一份,至于玄武的事情……”仓瑶转头看向朱雀,“你可有什么线索?”

    朱雀缓缓的摇头,平静说道:“没有。”

    “玄武倒是真的半分消息都没有,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仓瑶提到玄武,也是焦急万分。

    “白虎不是有些消息了吗?”朱雀看向熠煌,“我感觉得到,他在那个世界出现过。”

    “嗯,是出现过,后来断了联系,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熠煌并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说道。

    “情况看来对咱们还是不利。”仓瑶低头思索着。

    “神君的元魂如何?”熠煌问到最关键的问题。

    “正用天地精魄温养着。”仓瑶说道,“我没有办法进入神君的九重天,放在我的殿中温养,你们要去看看吗?”

    熠煌摇了摇头:“神君在恢复,还是不要打扰为好。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打扰了神君恢复,到时会出大事。”

    朱雀没有说话,看那神情也是这个意思。

    “我们这里这么大的动静,那个人恐怕已经知道了。”仓瑶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看向熠煌与朱雀,“要是真的没有办法找到白虎与玄武,最后只有我们三人可以作战,到时,就算是拼死也要撑住。只要等到神君元魂觉醒,便好了。”

    “其实,我们也不是三个人。”熠煌还没有说话,朱雀在一旁抢着发表意见。

    “不是三个人?还有谁?白虎还是玄武?”仓瑶惊喜的看向朱雀,这个消息太振奋人心了,现在大战在即,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多一点胜算。

    “他们我是没有找到,但是我看到了断魂。”朱雀说完,目光瞟了一眼熠煌,耳边是仓瑶兴奋的声音,“断魂?你碰到断魂了?在哪里,怎么没有带他回来?”

    “断魂好像已经不喜欢神界了。”朱雀慢悠悠的说道,还轻叹了一声,好像十分的惋惜。

    “不喜欢神界?”仓瑶不解的看着朱雀,怎么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还有喜欢不喜欢一说?

    “你什么意思?”

    仓瑶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如今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他怎么能将断魂这个绝佳的助力放过?

    “断魂新认了主人。”朱雀幽幽叹息着。

    “啊?”仓瑶被吓了一大跳,失忆的惊呼出声。

    “断魂认了新的主人?”仓瑶双眼瞪得大大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了下来,开什么玩笑,神界的利器也可以随便的认主吗?

    “不会是……不会是那个人吧?”仓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身体微微一晃,这个答案太过震撼,他绝对是接受不了。

    “那倒不是。”朱雀的话让仓瑶松了一口气,不过也仅仅是松了一口气,急忙追问着,“那是谁?”

    朱雀看了一眼熠煌,慢慢的说道:“是一个人类女子,我也不认识。”

    “断魂竟然认了一个人类女子为主……”仓瑶不可思议的用力甩了甩头,想将这个荒谬的消息给甩出去,“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也不能这么说断魂。”出乎意料的是朱雀竟然在给断魂找理由,“断魂毕竟与我们不同,他只是一柄利刃,利刃再好,没有人使用也是废铁。他的修炼还是与我们大不一样的,有了主人也是为了更好的修炼。”

    听到朱雀的话,仓瑶沉默的半晌之后,才叹息一声:“也是,是我太急躁了。”

    将心里的那个疑惑放了下去之后,仓瑶不赞同的看着朱雀:“你既然已经见到了断魂,为什么还不将他带回来?如今我们的力量不足,断魂回来也是一个绝佳的助力。”

    朱雀一点都没有因为仓瑶的话而慌乱,不紧不慢的说出她的打算:“断魂就算是回来了,力量也不可能完全发挥出来,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去寻找玄武。”

    “要是将玄武找到了,一起回来,不是更好?”

    “你说的也是在理。”仓瑶点头说道,说罢,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可以给断魂时间,问题是那个人会给我们时间吗?”

    仓瑶焦虑的看了熠煌与朱雀一眼:“说不定,他已经在往这边赶来。”

    “神界的保护屏障不是已经修复好了吗?”朱雀左右看了看,“我回来的时候特意的查看了一遍,还算是坚固。”

    仓瑶苦笑一声:“你也知道是还算坚固,这个可能抵挡得住吗?”

    “尽人事听天命吧。”久久没有开口的熠煌,突然的插嘴说道。

    仓瑶转头,狐疑的打量着熠煌,蹙眉道:“这可不像是你的性子。”

    熠煌动了动唇角,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怎样,冷冷淡淡的说道:“天命不可违,若是真的让神界易主,我们必然会战死。若是不让神界易主,神君必然会醒来,我们能做的就是战到最后。”

    听完熠煌的话,仓瑶重重的叹息一声:“也是。”

    青龙还是那个性子,喜欢做,不喜欢说。

    看他的意思,已经是做好了要死战到底的打算,形势真的是很不乐观啊。

    “我先与青龙去各处看看,看看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仓瑶你对神君的元魂多注意一些,神君早清醒一日,我们就胜算多一分。”朱雀提议道。

    “嗯,我自然晓得。”仓瑶点头,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这么多年的时间,我不是没有打探过那个人的力量,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希望神君早日清醒过来。”仓瑶说完,转身进了后殿。

    朱雀转头往殿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熠煌说道:“青龙,我们一起去查看查看各地吧。”

    熠煌深深的看了一眼仓瑶消失的方向,黑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在听到朱雀的话之后,轻轻的嗯了一声,转身,跟着朱雀离开。

    离开了白色的宫殿之后,朱雀在云间快速的飞跃,青龙的速度自然是不比朱雀差,紧紧的跟在她身边。

    两个人就好像是较劲似的,快速的往前飞翔着。

    只看到朵朵白云在他们的身边快速的掠过,耳边竟是呼啸的风声。

    终于,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这里白云缭绕,空中散落着点点的随时,漂浮在其中。

    朱雀骤然的停下,背对着熠煌站住。

    熠煌也停了下来,没有说话的站在那里,盯着某一处看着。

    半天,朱雀等不到熠煌的一句话,奇怪的转身一看差点没气得吐出一口血来,熠煌竟然煞有其事的在那里研究云彩的变换形状,还看得津津有味。

    “你看什么?”朱雀气得娇斥一声,忽的一下站在了熠煌面前。

    “看云彩。”熠煌的回答更是让朱雀气得头顶冒烟,这是什么鬼答案?

    “云彩有什么好看的?”朱雀气得手一挥,劲风扫过,周围的云彩全都被吹得老远,暂时是不会飘过来了。

    熠煌望着被朱雀挥走的云彩半天,才将目光转到她的脸上:“我在看,云彩是这么的变化多端,就跟人一样,总是不停的变,你说是不是朱雀?”

    “你……”听到熠煌这句话,朱雀的心口就好像是被重锤给狠狠的敲击了一下似的,踉跄的往后退了两步,这才稳住身形。

    “你还在怪当年的事情?”半晌之后,朱雀才艰涩的说出一句话来,努力的扯动唇角,想要笑一下,但是没有成功,面部表情太过僵硬,她也只好放弃。

    “当年的事情?”熠煌微微的扬起头,凝视着头顶的云彩,然后低头,看向朱雀,自然的勾起一丝浅笑,好笑的问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不记得?”

    熠煌的这句话,更是让朱雀脸上的血色尽退,身体晃了晃,动了动樱唇,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好。

    事情太多,若是解释的话,不是三言两句可以解释清楚的,更何况有些事情解释也没有用。

    “怎么,没有要说的吗?没有的话就去神界各处看看,别让小人钻了空子。”熠煌的话一语双关,字字扎心。

    朱雀拼命的呼吸几下之后,盯着熠煌,突然狠狠说道:“我见到了断魂,自然是见到了断魂的新主人。”

    熠煌并没有如她所料的一般慌乱,而是笑问了一句:“你是在威胁我吗?”

    

  http://www.qingkanzw.com/6/6662/7122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