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天纵:废材狂女可翻天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被迫中断

第一百六十四章 被迫中断

        山中的天色灰蒙蒙的,一直有薄薄的雾气,一辆马车在山路上骨碌碌的前行着。山路上根本就没有行人,看着碎石遍布的窄小山路显然是久没有人行走的地方。

    山中风更硬,加上已经入冬,凛冽的寒风更是无孔不入的往车厢的缝隙钻过去,只是车厢的车体早就被塞得严严实实,甚至还用蜡都给封上,就算是想钻都没有一点空隙可进。

    马车顺着小路来到了一处山间的小小客栈,与其说是客栈,还不如说是山间的一处小聚集地。

    这里根本就不接待外人,只有固定的几个家族才会住下。

    马车停在了客栈门外,客栈里面的伙计诧异的往外看了看,想不到会有谁来。

    尽管伙计疑惑但还是快步迎了出去,要是特定的客人,他们自然会有特殊的接待,若只是路过的话,那就当普通的客人。

    走了两步的店伙计不知道怎么着,这辆马车看起来哪里怪怪的,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哪里有问题,马匹正常,车体正常……就是,店伙计打了个寒战,没有车夫。

    心中暗自思忖,难道又是哪个家族的人来了?

    想到这里自然是不敢怠慢,赶忙迎了过去,刚到马车边,车门一开,突然的跳出有团红艳艳的小球,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穿着红衣的小狐狸,合体的小棉服将他身体包个严实却又没有阻止他的行动。

    小狐狸一从车门出来,就先看了他一眼,没说话,站在一边,随后里面的人依次出来。

    “小二,我们要几间房间。”夏馨炎说着,随手将当初告诉她这个地方的家主的信物取了出来,本来还在犹豫的店小二一见,立刻明白过来,是自己人。

    “姑娘,你们可是来晚了。”店小二脸上立刻堆满笑容的过来,拉过缰绳,示意另外的一个人把马匹带下去好好的喂草料。

    “来晚了?”夏馨炎心中奇怪却没有在脸上露出来半点意思,摇头无奈的说道:“没有办法路上耽搁了,他们都已经……”

    “哦,没事没事,他们也才走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店小二并没有察觉出夏馨炎的异常,将他们让进了客栈。

    客栈里面空荡荡的,除了他们没有一个客人,屋内烧着火盆:“各位休息一晚明日再赶去,也来得及。”

    “先弄一些吃的吧。”夏馨炎并没有急着追问,而是吩咐着店小二准备饭菜。

    也许是因为前几日一直在忙碌,所以饭菜很快的就端了上来,除了丰富的鸡鸭鱼肉之外,还有许多山中的山珍。

    客栈虽然不起眼,但是在招待上绝对是上好精美的食物,毕竟每次来的都不是普通人,怎么可能不精心准备?

    “这次事情太意外了。”夏馨炎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看似随意的说道。

    刚刚将最后一盘菜端上来的店小二立刻殷勤的接口:“是了,姑娘,里面的异变可是多年没有遇到过的,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原因出现的。”

    “这样的异变可是百年难遇,修炼的好处更多危险还小了许多,这次才是真正的修炼宝地。”店小二笑嘻嘻的说着。

    反正对家族里的人多讨好总是没错的。

    “是啊,好事。”夏馨炎面露欣喜之色,没等夏馨炎有什么暗示,何浠源已经拿了金币赏给店小二,店小二眉开眼笑的连连道谢之后,点头哈腰的离开。

    几个人吃完晚饭之后,回到房间,天色一直灰蒙蒙的,直到此时才渐渐的变黑。

    “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有利有弊啊。”莲枝坐在椅子上,想着店小二说的情况,怎么说对于夏馨炎这次的修炼来说似乎都不太好。

    危险度降低了,夏馨炎固然是修炼的更为顺畅了,问题是,同样的也有太多的人来这里。

    “到时看吧。”夏馨炎倒没有太担心,“反正就是那几个家族的事情,他们之间早就有默契的,总不至于在那里面动手什么的。”

    毕竟是几个家族共同知道保密的修炼地方,看似一起联合起来保密,其实是不是互相牵制还不得而知。

    “修炼的地方有很多,只要互不打扰谁也不会干涉谁的。”夏馨炎不太在意的说道。

    这次是那个修炼之地百年难遇的一次机会,那些人还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修炼,哪里还有什么工夫去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个地方应该是最没有危险的修炼地方。

    只是天地灵气最为浓郁,对于修炼灵力更好而已。

    何浠源的目光转到熠煌的身上,想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熠煌却没有半点表示,根本就没有担忧的感觉。

    何浠源他们也就放心了,既然熠煌都没有表示,那也就是没有问题了。

    一夜无话,次日,几个人用完早饭之后上路。

    只是再也没有使用马车,只能徒步而走,因为那处所在十分的隐秘,道路也是崎岖不平狭小异常,所以马车根本就进不去。

    夏馨炎早就将地形印在了脑子里,最晚明天他们也能赶到。

    入冬了,山间的气温愈发的冰凉,夏馨炎早就穿上了棉衣,好在如今她灵力不俗,不至于穿上过于厚重的影响行动的衣服。

    夏馨炎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何浠源他们,时不时的唇边还会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弄得莲枝眉头紧皱,最后忍无可忍的问道:“你笑什么呢?

    “我在想一个问题。”夏馨炎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你们不冷吗?”

    “当然不冷。”莲枝怎么都没有想到夏馨炎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还真没听说过那个人形灵兽会怕冷的。

    能化为人形,妖力自然很强,怎么还会怕冷呢?

    除非是异常的力量,才会让他们感觉到温度的突变。

    “哦。”夏馨炎了然的点头,瞅了瞅莲枝身上的衣服,伸手轻轻的一捏,“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这个衣服就不用洗吗?”

    夏馨炎眨巴着眼睛无视瞬间黑了半边脸的莲枝,继续问着:“你们的衣服有自动的清洗功能还是可以快速的自己除去污垢?”

    她的手链空间里就准备了不少的换洗衣服,偏偏莲枝他们连这个东西都不需要,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还是,你们没有换衣服的习惯?”夏馨炎的一句话让莲枝彻底崩溃,怒吼着:“闭嘴。”

    气冲冲的瞪着夏馨炎:“你看我像那种不干净的人吗?”

    以为她不需要洗澡是不是?

    “可是你们的衣服就是没有变过嘛。”夏馨炎委屈的低头,绞着自己的手指。

    明明她说的是事实,莲枝有什么好生气。

    从第一次见面他们穿的就是一身衣服,到了现在还是这一身,根本就没有变过样式颜色。

    莲枝重重的呼吸一口,努力的将心头的怒火平息下来,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跟夏馨炎生气,不要跟夏馨炎生气,不是因为她疼惜夏馨炎,是根本就不值!

    见莲枝被气得直翻白眼,何浠源好笑的轻轻的抚着莲枝的后背帮她顺气,同时还跟夏馨炎解释着:“馨炎,我们身上的衣服就是妖力所凝聚,自然不会有你们衣服上所说的污垢等物。”

    “至于样式还有颜色,是我们习惯了而已,没有灵兽会特意的注意自己的衣服样式的。”说着,何浠源动用自己的妖力,果然,他身上的衣服立刻的变了样式与颜色,来证明他所言非虚。

    “原来是这个意思。”夏馨炎了然的点头,看着何浠源身上的衣服又变回去,“看来是我误会了。”

    莲枝好不容易恢复过来,恶狠狠的低斥一声:“废话,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夏馨炎无奈的耸肩:“我不知道总要问问嘛。”

    “哦,对了,还有一个问题。”夏馨炎看着何浠源,“你说你们身上的衣服是你们的力量所凝聚。”

    “嗯。”何浠源点头,刚才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还有什么疑问?

    “你们要是受了重伤,那还怎么保持力量的凝聚,那到时候,你们还有衣服可穿吗?”夏馨炎的一句话,让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的莲枝,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晕过去。

    何浠源听完夏馨炎的话之后也愣住,哭笑不得的看着夏馨炎:“这就跟我们的皮毛一样,除非是伤重到了打回原形,不然的话,不会衣不蔽体的。

    “就算是有所损伤,也不会怎样的。”何浠源说着看了一眼明鑫,当初明鑫与无形火焰对抗的时候被绞碎了衣袖,后来衣服还不是完好如初?

    显然夏馨炎也想到了上次的事情,恍然大悟的点头:“你们这个倒真是省事,不仅省事还省钱。”

    夏馨炎的感悟让何浠源他们几个人一头黑线的盯着她,纷纷感慨,正常人会注意这个问题吗?

    何浠源他们同情的目光转到了熠煌的身上,熠煌则只是动了动唇角,没有太多的表示。

    夏馨炎没有注意到何浠源他们的目光,其实就是注意到了也当无视,她不清楚的事情问问怎么了?

    熟知夏馨炎的脾气,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的赶路。

    一直不停的赶路,走了一天一夜,才终于到了目的地。

    “怎么会有这种地方?”莲枝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怎么都无法相信,山林之中会有这么广阔的湖泊。

    宽阔的湖泊在众人的眼前延伸,只能在远远的地方看到一点山林的影子,这就好像走到了山的尽头突然的出现了宽阔的江河将整座大山截断似的。

    江河两头还是没有尽头的,他们眼前的还好,可以看到尽头,只是那尽头也太远了,若是想要绕过湖泊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了。

    莲枝远眺着对岸,依稀可以看到灰暗的树木中杂乱的山石,好似野兽的利齿一般参差不齐的咬断条条小路。

    早晨有些薄薄的雾气,让她看不太清楚树林中的具体情况,只是从这里远远的望过去,就可以知道里面分外的荒凉。

    “怎么过去?”莲枝左右看了看,总不至于让他们大冬天就游泳过去吧。

    “话说,你知道吗?世上有种东西很神奇,一让人在里面坐着在水上漂,这种东西叫做船。”夏馨炎说完,毫不意外的听到了莲枝磨牙的声音。

    “哪里有船?你告诉我!”莲枝恨恨的低吼着。

    “拜托,怎么会没有,不然的话你以为那些人是怎么过去的?”夏馨炎白了莲枝一眼,这种事情还用问吗?

    左右看了看,这么多人过去,总不至于连条船都没有。

    “馨炎,那边,在那里。”小狐狸跑了过来,用小爪子指了指左边,他刚刚跑去看了,在岸边拐弯的地方有船。

    “走吧。”夏馨炎对着莲枝外头一笑,莲枝轻笑出声,这个家伙。

    到了那里,果然有几个人守着几条船,见到夏馨炎他们微感诧异的看着他们。

    夏馨炎也没有废话,直接的出示信物。几个人一看,赶忙躬身行礼,其中一个人更是赶忙的将一条船准备好,方便夏馨炎他们上船。

    船走的很稳,夏馨炎他们只是安静的盯着对岸,很快,船靠边,上了岸之后,夏馨炎他们继续往里走。

    走了有半个时辰,小狐狸先沉不住气了:“这里真的是灵力充足?”

    走了这么久都没有感觉到半分改变,就是一座普通的山。

    “应该在里面。”夏馨炎记得当初是这么说的,可是,按说,在他们的说明里,跨过湖泊的阻断之后就能感受到充裕的修炼力量。

    “先走走看,别着急。”何浠源倒是沉得住气,毕竟这么多人都来这里,总不至于全都被骗。

    夏馨炎点头,继续往里走,越走树木越密集,甚至还能听到水声,顺着水声走过去,有淡淡的湿气扑面而来。

    有水汽,也就表明里面还有水源,夏馨炎他们等到看见的时候,全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这里的情况这么诡异,山中有湖泊截断,里面还有湖。

    “馨炎。”莲枝轻轻的叫了一声,指给夏馨炎看,在大湖的另外一边,聚集了不少的人。

    明明有几十个人在一起围成一圈,但是没有半点声音发出。

    夏馨炎奇怪的眨了眨眼睛,这种情况,还是去看一看吧。

    哪里知道还没有走近,就听到哈哈的大笑声:“速速给老夫离开,不然的话,别怪老夫大开杀戒。”

    嚣张的话语立刻让夏馨炎想了起来,这不是当初那个突然离开的姜真嘛。五十九级的灵尊,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这样仗势欺人不怕被人笑话。”不知道是谁不服气的嘟哝着。

    他们打是打不过姜真,但是要这么放弃一次这么好的机会真的是不甘心。

    “别废话,都给我走!”姜真显然是不耐烦了,大声的呵斥着,恨不得将这些碍事的人全都赶走。

    几个家族的人就算是不甘心也不得不离开,形势不如人自然要知道识时务,为了一次的修炼没有必要搭上他们的性命。

    “还有你们,也给老夫……”姜真感觉到了又有人过来,大咧咧的伸手一指,呵斥着,只是在看清楚来人之后,颐指气使的话突然的一顿。

    “你怎么会在这里?”姜真惊讶的看着夏馨炎,他在这里有要事要办,哪里会想到会冒出个夏馨炎来。

    当初在皇城校场的时候,他可是知道夏馨炎这个人不简单尤其是后来的后继事情,他也多少知道。

    目光落在夏馨炎身边的熠煌身上,心里在嘀咕这个人是不是就是最后出现的那个人?

    家族中的几个人都看到了夏馨炎,但是给夏馨炎信物的那个家族中并没有来人,将机会给了夏馨炎,等于是他们退出了这次的修炼机会。

    所以其他几个家族都好奇的看着夏馨炎,不明白平日里熟悉的家族中的几个人怎么突然的出现了新的面孔。

    但是看着夏馨炎腰间挂着的玉佩信物确实是他们所熟悉的,跟贸然凭武力强行闯入的姜真不同,夏馨炎是按规矩进来的。

    只是,姜真认识这个人吗?

    他们是什么关系。

    几个家族的人好奇的看着夏馨炎,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他们更想的则是,可以留下来,毕竟这样的修炼机会难得。

    “你刚才让我离开?”夏馨炎笑眯眯的问着姜真,她到时轻松自如,却让旁边几个家族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愕的盯着夏馨炎,纷纷在心里猜测,这个女人疯了?

    竟然跟姜真这么说话。

    难道不知道姜真的身份吗?

    四尊之一,随便说一句话就可以毁了一个家族,她不想活了?

    “这里又没有什么你需要的东西。”姜真心里是有些担忧,但是里面却有他需要的东西,他不想比别人破坏掉。

    姜真没有立刻骂人已经让几个家族的人心中惊奇,难不成这个姑娘也是来历不凡?

    “姑娘,这位姜真大师想要去里面办事。我们还是等姜真大师办完事之后再去修炼。”其中一个老者好言提醒着夏馨炎,不管怎么说,姜真的脾气不是那么好的,他真怕夏馨炎触怒了姜真之后,后果不堪设想。

    “就是,等我办完事情之后,你再去修炼也不急。”姜真大咧咧的说道。

    一向都是旁人让着他,什么时候他先谦让别人了?

    夏馨炎轻轻的笑着,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了一眼身边的熠煌。

    熠煌什么都没有说,手指凌空而画,点点红色凝聚,在他面前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六角星芒的阵法。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姜真一看到这个六角星芒阵法,陡然惊叫一声:“疯子!”同时噌的一下身体急退,往后一口气蹿出去一两百米的距离。

    姜真的样子吓得几个家族的人一哆嗦,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姜真急退,本能之下跟着急退,刷的一下就离夏馨炎他们老远,空出绝对大的空间给夏馨炎。

    “你、你想干什么?”姜真语气都在发颤,紧张的盯着熠煌,正确的说是在盯着熠煌面前的六角星芒。

    熠煌什么都没有说,轻哼一声,将面前的六角星芒阵法给拍散。

    熠煌的举动别说让姜真吓到了,就是何浠源他们也都是一头的黑线的瞅着熠煌。

    熠煌是越来越腹黑了,这次连手都不用出,直接弄个一个小小的阵法做做样子就把人给吓到了。

    “不干什么,我要去修炼。”夏馨炎笑眯眯的说着,一点都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

    但是,姜真脸色可不好看到了极点,本来他这次过来就是因为有大事要办:“你修炼又不着急,等我的事情处理完了你再去也不晚。”

    姜真嘟哝着不甘心的盯着夏馨炎,去看到夏馨炎对着他甜甜一笑,伸手一拍熠煌的肩膀:“你刚才没有看清楚吗?”

    一句话堵得姜真哑口无言,他是真的怕了那个阵法,现在就是想想全身都是发寒的。

    “姜真大师,你没有意见了吧?”夏馨炎可不想有什么人来拖延她修炼的时间,她很着急。

    姜真想了想,慢慢走了过来,迟疑的问道:“我说,能不能让我也跟着进去,我保证不影响你的修炼,我就是去里面办点事情。”

    “这个当然可以。”夏馨炎笑呵呵的说道,同时目光看向刚才那些远离了她的几个家族的人,“大家一起吧。”

    反正修炼的地方很多,谁也不会影响谁。

    几个家族的人一听,心中大喜,连连对夏馨炎道谢,率先走了进去,毕竟他们比夏馨炎要熟悉道路,也算是给夏馨炎带路。

    姜真则是不满的看着那些人,瞟了夏馨炎一眼:“既然你同意,干什么非要压制我?”

    他现在可以肯定了,夏馨炎刚才的所作所为都是故意的。

    “谁让某些人这么霸道要自己独占,还不许别人进去。”夏馨炎瞟了一眼姜真,到底是谁故意的?

    姜真张口结舌的盯着夏馨炎,想要反驳,但是目光在熠煌的脸上一顿,乖乖的将嘴闭上了。

    跟着那些家族的人,七扭八拐的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感受到了充裕的灵力,正确的说,是灵力的洞穴。

    其实这里离湖泊并不太远,只是路上总是有不同的阻隔,要真正的走过来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这里有很多的洞穴,足够每个人选择不同的洞穴修炼。

    几个家族的人与夏馨炎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去了他们以往习惯的固定洞穴,夏馨炎看着剩下的几个,随意的挑了一个就走了进去。

    一进去之后,立刻置身于天地灵气之中,被柔柔的包围着,就好像是被净化提炼过一样,那么的纯粹,让夏馨炎有一瞬间的恍然如同回到了母体般那么的舒服。

    “真是好地方。”夏馨炎深深的呼吸着,找了一个地方安静的盘膝坐下、修炼。

    何浠源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这么好的修炼场地,可是平时难寻的。

    夏馨炎他们在安静的修炼,唯有熠煌在洞穴口布置了一个结界之后,走了出去。

    从刚才开始就觉得姜真点不太对劲,就算是要办什么事情,跟这些人修炼有什么关系?

    熠煌并没有大肆的行动,反而是隐去了自己的气息。

    以他的实力,让一个五十九级的灵尊察觉不到他的气息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

    姜真等到那些人都进入了洞穴之后,确定没有人跟着他,他才往更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蹲下身来摸着脚下的土地,感受着土地的湿润程度继续的找着方向。

    越往里面走,姜真越是谨慎,好像是怕要惊扰了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动作让跟在他身后的熠煌都在好奇。

    姜真到底是要做什么?

    熠煌将自己的神志放了出去,细细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可以感觉到地下有潺潺流动的细流,并不强烈,却可以感受到水流中有一股顽强的生命力。

    这也就是为何此地天地灵气如此充足的原因吧。

    水流循环不停的带动灵气的转动,又有山林屏障,将灵气拢住不散,才会形成了这样的所在。

    这样的地方会有什么让姜真苦苦寻找的东西?

    熠煌不太明白,心中暗想,要是将夏馨炎带了就好了,她就可以看到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姜真这么在意。

    现在只能跟在姜真后面,看着他最后会做什么。

    姜真越走,树林越密,让他不得不爬上爬下的从树枝枯叶之中钻过去,就算是五十九级的灵尊,也渐渐露出狼狈之意。

    至于熠煌,仿佛根本就不受周围情况的影响,依旧不紧不慢的跟在姜真的身后,没有被他发现。

    终于,等到太阳落山,姜真还在不停的走,熠煌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意思,反倒更有兴趣了。

    让一个五十九级的灵尊不顾狼狈这样的去找,这个东西应该很重要。

    终于等到了月上中空,姜真也终于的停了下来,只是水声愈发的清楚,熠煌往前一看,是小小的一池池水,正在缓缓的流淌着。

    池水透亮,池面上倒影着半空的弯月,映在水中愈发的透亮,粼粼水光荡漾,衬着姜真的笑容愈发的诡异。

    熠煌眉头微皱,这里有什么值得他特意过来的?

    姜真灵力探出,在池水中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熠煌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

    终于在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姜真的脸色陡然一变,随后露出了狂喜之色。

    小心翼翼的将灵力探了进去,好像是慢慢的挖掘着什么,将池底的淤泥全都给搅了起来,在水面上泛起阵阵的浑浊。

    最后,一点灵力包裹着一块儿漂亮的青色晶石浮了上来,姜真伸手一抓,激动的双手都在微微的发颤。

    随着青色的晶石浮现,周围的空间轻轻的一动,灵力的细小波动是那么的轻微,若不是熠煌在这里,恐怕其他人根本就感觉不到。

    “把它放回去。”就在姜真要将青色晶石收起来的时候,熠煌突然的现身。

    “这是我找到的东西,你想明抢吗?”姜真根本就不给熠煌阻止的机会,一下子就将青色晶石收了起来。

    “笨蛋!”熠煌上前,奋力的一把抓住姜真的手臂,将手探向姜真的腰间,一下子捏碎了姜真的晶石空间。

    哗啦啦的,一下子掉了一地乱七八糟的东西,熠煌眼疾手快的一下子将那块儿青色晶石吸了过来,转手就将青色晶石扔入池水之中。

    青色的晶石才别扔入水中,小小的水池就好像是煮沸了似的,突然的冒着大泡小泡,咕嘟嘟的响个不停。

    “你干什么?”姜真身体往前一扑,已经不管熠煌的实力比他强太多,奋力的去抓落入水中的青色晶石,只是手才碰到池水,就好像是进入了滚烫的热油了似的,嗷的惨叫一声,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用灵力都无法将那股灼热的痛给掩去,怒问着熠煌:“你做了什么?”

    熠煌冷哼一声,眉头微皱,这个地方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看来要赶快让夏馨炎离开。

    根本就没有给姜真任何回答,熠煌转身就走。

    速度之快,让姜真连个背影都没有看到,熠煌就已经消失在原地。

    极快的速度回到了洞穴门口,一下子拍开他设下的结界,根本就来不及去解除结界,用最暴力的方式打开,进去一把拉起夏馨炎来,低呵一声:“走。”

    正处于修炼状态的夏馨炎从结界被拍开的时候就已经清醒过来,等到熠煌抓住她的时候,她基本已经将外放的灵力收了回来,被熠煌拉了起来,根本就没有半点疑问,只是跟着以往往外跑,丝毫没有停留。

    何浠源他们的几个动作也不慢,没有废话紧跟其后。

    出了他们的洞穴,夏馨炎微微的一握熠煌的大手,熠煌同样的回握了她一下,夏馨炎接到熠煌的信号,这才大喊了一声:“快跑!”

    灵力凝聚,让其他洞穴里面的人全都听到了,只是就在夏馨炎喊出声的同时,大地发生了剧烈的颤动。

    

  http://www.qingkanzw.com/6/6662/71220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