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天纵:废材狂女可翻天 >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主家怒火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主家怒火

        “你不走吗?”夏馨炎淡淡的问了一句,并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听不出来她平静语气是用怎样的心情问出来的。

    孙靖阳沉默了片刻,才慢慢说道:“从靖阳有记忆开始就已经是药剂师协会的人。”

    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无需多说。

    夏馨炎缓缓点头,沉声道:“保重。”

    说罢,大步离开,上了马车。

    马车的小窗并没有完全关闭,半敞着可以看到杂草丛中掩盖下,孙靖阳孤零零站立的身影。

    “吃……”一直没有半点反应的老人竟然突然的发出了一个苍老含糊的单音。

    夏馨炎回头,拿过糕点举到了老人面前,老人并没有去接手中的糕点,又恢复成那个不问身外事的模样。

    “馨炎,你打算如何安置?”东方皓想了想说道,“路上应该会有几个小村子,看看哪个适合居住。”

    要是带老人去主家,那可不现实。

    他们到了主家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哪里还有余力去分神照顾这位老人呢?

    “路上看看吧。”夏馨炎将点心收了起来,靠着坐了过去,看了老人一眼。

    东方皓准备的马车,那拉车的马自然不是一般的马匹可以比的,同样也是有灵兽血统的,自然行进极快。

    路上多了这么一个不言不语的老人也没有太多的麻烦,毕竟老人不说话就跟不存在一样。

    黄昏时分,大家开始拿出东西来吃饭。

    夏馨炎拿了软和的馒头递给老人,手里的细嫩牛肉还没有递过去,老人就自顾自的啃起了馒头来,对夏馨炎递到他面前的牛肉视而不见。

    微微的皱眉,夏馨炎一把夺过老人手中的馒头,老人手中的馒头被抢,他也没有反应,只是看了看自己空空的手,然后将手放回到腿上,继续发愣。

    夏馨炎轻叹一声,取出小刀,将馒头切开,却不切断,细嫩牛肉也打断了纹理,切成薄薄的片,夹在了馒头中间,弄好之后,这才重新递给老人。

    老人垂眸看着举到他面前模样大变的馒头,呆了一会儿,伸手接住,继续吞食。

    夏馨炎继续切着牛肉,打断了其中的纹理方便老人食用,弄了几个夹好肉的馒头,全都放在了老人的身边,方便他取食,又拿出一个水囊来,一把扔给何浠源。

    “弄温了。”何浠源接过来,水系的他,要将一壶水弄温是轻而易举。

    将温温的水放到老人身边,夏馨炎这才做好吃自己的晚饭。

    老人吃完之后,将喝了一般的水壶放下,旁边还一个没有动的夹好肉的馒头。

    夏馨炎看了看将馒头拿过来,自己吃了下去,没有说什么。

    次日,马车就路过了一个小村子,人不是很多,两三百人的小村子。

    人不多,看过去倒也不是很穷的感觉,有良田家畜,井然有序。炊烟袅袅,透露着一抹温馨。

    “这里不错。”东方皓倒是很中意这个村子,并没有在大路上,倒也不会担心有人特意寻来。

    像老人的情况,在这种安静的村子生活最好。

    夏馨炎看了看,然后侧首,问着老人:“这里可好?”

    夏馨炎这么一问,弄得马车里的人全都愣住了,这一天的相处,老人除了需要方便的时候会说两个字之外,其他的时候根本就不开口说话。

    现在,她干什么还要问他的意见?

    老人抬起眼皮,瞟了一眼窗外的村子,微微的摇了一下头,真的是微微,若不是看到他头发动了动,根本就感觉不出来他是在摇头。

    夏馨炎一见老人如此,看了东方皓一眼:“走吧,他不喜欢。”

    “不喜欢?”东方皓眉头紧皱,并没有吩咐车夫赶马车,“他知道什么是喜欢不喜欢吗?”

    “没看到他摇头吗?”夏馨炎往旁边坐了一下,将老人挡在了她的身后,隔绝了东方皓的目光,“别废话,走。”

    “馨炎,我不是嫌弃他。”东方皓轻叹一声,“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办法带着他,你难道要带过去吗?带过去,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别在这里妇人之仁。”东方皓急急的说道,“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想不通这点?你将他留在身边只会害他。”

    “问题是,他不想要住在这里。”夏馨炎垂下眼眸,突然的问道,“路上还有几个村子?”

    “三个。”东方皓直接的说道。

    “离主家最近的一个村子有多远?”夏馨炎想了想说道。

    “三十里地。”

    “嗯。”夏馨炎低头沉吟片刻,也没有再说什么,只说了一句,“先走吧。”

    东方皓看了夏馨炎一眼沉声吩咐着:“走。”

    马车骨碌碌的继续前行,路上又路过两个村子,询问老人的结果换来的依旧是微微的摇头,看得东方皓直着急。

    又不好说什么,只能闷闷的坐在马车了。

    “这是最后一个村子了,再过去可就没有村子了。”东方皓指着马车外的村子,“你想怎么办?”

    夏馨炎推开马车门,跳下了马车:“今天在这里住一晚。”

    何浠源也跳下了马车,去找村民协商。

    很快就回来,与一家农户商量好了,一行人住了进去。

    存在不是很大,但是房子还算宽敞干净,饭桌上,夏馨炎等到大家都吃完饭才说出她的决定:“老人就住在村子里,我们明日去主家。”

    东方皓惊讶的抬头,赞道:“这样决定就对了,不然对谁都不好,馨炎,我也不是狠心,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我明白。”夏馨炎看了老人一眼,“带着他去,很有可能死在那里。”

    毕竟现在老人可是一点自主行动能力都没有。

    “好……”东方皓还想说什么,夏馨炎已经站起身来,“有什么事情明天车上再说吧。”

    “也好。”东方皓点头,毕竟要商量对付主家的事情,还是不要有外人在场比较好。

    众人各自回房,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夏馨炎直接到了隔壁的老人房中。

    老人早已经躺在了床上,似乎已经入睡,对于进来的夏馨炎没有半点反应。

    夏馨炎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床上呼吸绵长的老人久久无语,站了半晌之后,幽幽开口:“明日我们有事情要办,你暂时留在这里,等我办完事情之后再来接你。”

    “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我不会让你留下来的。”夏馨炎的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在考虑要怎么跟老人说,“你明明没心死又何必要做出自我封闭的模样?”

    “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如此颓废有意义吗?如果事情还可以挽回,就不要耽误时间,要是无法挽回了,你这样的自我封闭又有什么用?”

    “真的无法挽回,就去接受。连面对都不敢面对,是不是太懦弱了?”

    夏馨炎近乎质问的话说完,想了想,语气放缓:“你既然说孙靖阳痴,想必你还没有心死,别气馁。”

    “事情,你做了可能只有微乎其微的成功率。不做的话,你来这微乎其微的机会都没有。”夏馨炎说完,床上的老人呼吸依旧没有变化,“你自己想想吧。”

    直到夏馨炎离开,老人什么反应都没有,凉凉的月光悄悄的爬了进来,慢慢的移到了床脚,一室的安静,只有绵长均匀的呼吸。

    转天,夏馨炎已经交代给村民好好的照顾老人,这次离开。

    三十里地,对于东方皓的马车来说根本就不算太远的距离,在疾驰的时候,几个人在车中开始商量主家的事情。

    在东方皓的坚持下最后的结果就是,东方皓为主,不到关键时刻,夏馨炎不用出手。

    对于这点,东方皓很是坚持,毕竟,这是他的事情,怎么可以让夏馨炎来冒险?

    夏馨炎心中暗笑,东方皓说的这个为主为辅有意义吗?

    只要是踏上主家的地盘,他们才不会分谁是谁,在那些主家的人看来,绝对都是敌人。

    日过午,一行人已经到了山下,下了马车吩咐完车夫将马车赶走,留下了日后联络的方法,马夫驾着马车快快的离开,按照东方皓的吩咐越远越好。

    东方皓伸手一指:“主家就在山上。”

    “你们主家也太会挑地方了吧?”夏馨炎手掌轻轻的搭在眉上,遮住阳光往山上看去,“这么高的山,平日上山下山不累吗?”

    “山上灵兽多。”东方皓往山上看了一眼,伸手拉住一直若有所思望着山上的邬羽容。

    “我不喜欢他们。”小狐狸收回打量山上的目光,转头,将小小的脑袋埋在了夏馨炎的怀里,不舒服的扭着身子。

    “怎么了?”夏馨炎轻轻的拍了拍怀里小狐狸的后背,安抚着他,他心情好像不好。

    “山上的灵兽都在他们的控制之内。”莲枝咬牙切齿的冷笑着,“当他们练习契约的工具。”

    “练习契约?”夏馨炎不明所以的看着东方皓,到底什么叫练习契约?

    “新培养的契约师,找一头妖力很低的灵兽开始练习契约。契约只有多多练习才能越来越熟练,直到成为真正的契约师。”东方皓轻叹一声,有些无力的说着。

    “契约之后不是灵兽就要跟着主人一辈子吗?灵兽不能自己解除契约,那这些练习的契约师要有多少头契约灵兽啊?”夏馨炎惊呼着主家的人也太可怕了吧?外人连一头几百年的契约灵兽都是奢求,到了契约家族的主家竟然随便的拿这么多灵兽来培训新人,太浪费了吧?

    “会有自然死亡的。”东方皓声音低哑的为夏馨炎解释着,“契约师的契约不是每次都会成功,也就是说不成功的契约不会让他们多一头契约灵兽的。”

    夏馨炎惊讶的瞅着东方皓,因为她突然的想到了一个问题:“契约的时候,灵兽不是要承受很多的灵魂冲击吗?”

    “没错。”东方皓苦笑着点头,无奈的望着葱葱青山,不知道这青山之中隐藏了多少的哀魂。

    “变态啊。”夏馨炎咬牙怒骂,“有这么培养的吗?”

    “好多灵兽已经死了。”何浠源感受了一下,可以感受到有灵兽残留的怨气。

    “死了?”夏馨炎惊讶的收紧了手臂,感受到怀中小狐狸不舒服的扭动这才回过神来,轻轻的松开手臂,揉了揉小狐狸。

    “几次灵魂冲击之后,灵兽承受不住了。都是什么人啊……他们还算是人吗?”夏馨炎现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感觉胸口堵堵的、涨涨的,分外难受。

    “要是都是灵魂冲击死的还好,有的契约成功了,灵兽实力不够,就会被舍弃。”东方皓接着又抛出一个更震撼的消息,气得夏馨炎全身发抖。

    “解除契约吗?”夏馨炎不敢相信的问着东方皓,东方皓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动作很慢,甚至可以称之为沉重。

    何浠源莲枝以及明鑫他们看山上的眼神已经改变,东方主家的人已经惹了众怒了。

    他们一直知道灵兽的处境不好,尤其是碰到了不好的契约主人命运不太好,但是,从来命运想到,东方家的人竟然是这样培养契约师的。

    完全就是不拿灵兽的性命当命,随意的玩弄。

    “作废!”夏馨炎突然出声,说出来的两个字,让东方皓他们一愣,不解的看着她。

    何浠源问了一句:“馨炎,什么作废?”

    “刚才跟东方皓的约定。”夏馨炎俏脸含霜,声音冷到了冰点,“你解决你的问题,我解决我的问题。”

    东方皓无奈的摇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馨炎,你的同情心真的很泛滥。”

    “没办法,有些不是人的家伙非得披着一张人皮冒充人,干着连畜生都不如的事情,就我这个好脾气的人都忍不了了。”夏馨炎扯了唇角,露出一个森寒笑意,看得东方皓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夏馨炎好像真的生气了。

    “馨炎,你控制一下。”东方皓劝道,他不是要打击夏馨炎的信心,但是有的现实是不得不面对的,“你现在半点灵力都没有。”

    “我知道。”夏馨炎一点都没有意外,更没有东方皓预想当中的懊恼,她一直都没有忘记自己没有半点灵力的事实。

    夏馨炎这样的反应更是让东方皓不解了:“既然你知道的话……难道你以为主家的人是好对付的?”

    轻哼一声,夏馨炎不屑的冷笑:“我想对付的人,没有对付不了的。”

    呃……东方皓突然的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左右看了看,这大中午的,气温怎么下降了?

    “说其他的都没有用,走吧。”夏馨炎抱着小狐狸对着东方皓歪了歪头,示意他带路。

    东方皓在山下看了看,辨明方向,这才带路上山。

    等到夏馨炎他们一行人离开了山脚下,过了快半个时辰之后,两个人影出现在夏馨炎他们刚才站立的附近。

    一个人背光而立看不清楚容貌,另外一人赫然正是萨凉城客栈的掌柜。

    “他们上山了。”看不清容貌的人开口一说话,立刻就可以分辨出来,这个人就是当初隐在黑暗中与客栈掌柜交谈的人。

    “东方家族的主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客栈掌柜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望着深山。

    “你觉得夏馨炎有胜算吗?”客栈掌柜的看向那人,迟疑的问道。

    “区区几人对付一个契约家族,胜算的可能……你看有多少?”似乎觉得客栈掌柜的这个问题很好笑,淡淡的笑了起来。

    “夏馨炎身边可是有熠煌。”客栈掌柜的一点都没有觉得这是有什么好笑的,要是夏馨炎真的有危险,熠煌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熠煌……”那人沉吟片刻,才慢慢开口,“熠煌实力是不错,但是,他身上可是有透骨钉,被封印了力量,以为他真的是天下无敌吗?”

    “透骨钉……”客栈掌柜的喃喃重复着这三个字,垂首思索片刻,突然的抬头,“你觉得熠煌会是他们吗?”

    “不清楚,太多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还是等到时再说。”那人到时比客栈掌柜的冷静了许多,没有因为熠煌的事情而过多的焦虑,他更在意的人却是夏馨炎。

    “你肯定夏馨炎……”客栈掌柜的才开口,就被那人伸手拦住,“我肯定,所以夏馨炎的事情绝对不能拖了。”

    “既然如此等他们解决完这次的事情,我们……”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只有他们才懂的眼神之后,闪身快速的离开。

    他们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东方家族的主家也不是等闲之辈,他们待时间长了之后,会被主家的人发现。

    不必要的麻烦没有必要惹,他们也不想节外生枝。

    当东方皓他们踏入山中的一会儿,主家的前哨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立刻用他们特殊的方法通传给了主家。

    很快的就开始采取了行动。

    东方皓他们走了也就一刻钟的时间吧,前面的树林突然的出现一群人与灵兽,挡在了夏馨炎他们的去路。

    东方皓哈哈一笑,站住,看着主家的人:“不愧是主家,消息倒是真灵通啊。”

    “东方皓,主家已经派人去请你了,想不到,你竟然有这样的胆子,自己过来。”为首之人看清楚了东方皓之后,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抱胸的大笑着,那轻蔑的眼神,摆明就是没有将东方皓放在眼里。

    “不来主家看看,总不太好。其实不应该空手过来,但是没有办法,东方旭连个尸体都没有留下,我就算是想备一份礼都不行。”东方皓皮笑肉不笑的瞅着瞬间变脸的主家之人,心中那叫一个畅快。

    为首的男子脸色刷的一下就变青,铁青着一张脸,面露狰狞笑意:“好、好、好!不愧是天生的契约师,就是有气魄。”

    “好说好说。”东方皓挑眉冷笑,左右看了看,“怎么,打算一直在林中谈吗?主家的待客之道倒是奇特啊。”

    为首的人已经是气得快要按捺不住,旁边的人一见情况不好,赶忙暗中扯了一下那人的衣袖,低声提醒着:“家主他们要见东方皓。”

    听到身边人的提醒,为首之人这才拼死压下心里的冲动,用力的吸了几口气之后,这才咬牙低语:“东方皓,请。”

    “不客气。”东方皓看到为首之人的反应,心情大好。

    就算一会儿要兵戎相见,现在他也不肯在口头上输给他们。

    为首之人的拳头用力的捏了捏,指关节全都泛白,暗中不知道咬了多少次牙,才压住差点要冲口而出的怒吼咒骂。

    他旁边的人全都紧张的看着他,就生怕他在这个时候发飙,毕竟东方旭在主家中的地位摆在那里了,杀了东方旭,就等于是看不起主家,看不起主家就是看不起他们。

    依着男人火爆的脾气,能压住怒火的可能真的很小。

    不过,这个时候,就算再压不住也要压,据传回消息的人说,东方皓如今不是一个人,他身边的那个叫夏馨炎的女人可是一个谜样的家伙,事情不能在这里解决,家族中已经有命令,此事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

    好在为首的男子并没有爆发,只是咬牙,用力的往前一伸手臂:“请!”

    说是一个请字,但是语气就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要将东方皓给活生生的咬死。

    “不用这么客气,说一遍我就听得见。”东方皓完全是无视男人铁青的脸色,愤怒充血的双眼,他们生气跟他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对立面的,他们要是能气死就更好了,还省得他动手。

    为首男人大步在前面带路,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

    没事,没事。

    他只要忍一下就好,到了家族中,什么东方皓什么夏馨炎,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根本就不用家主出手,其中的几个堂主出手就能让东方皓他们惨死,他等着,他等着看这个结局。

    敢对主家不敬,真是自寻死路,以为他们东方家屹立世间不倒,是假的吗?

    区区分家子嗣也敢放肆?

    哼!

    

  http://www.qingkanzw.com/6/6662/7121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