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天纵:废材狂女可翻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种种算计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种种算计

        次日清晨,夏馨炎起来梳洗好,用过了早饭,这才跟何浠源他们离开客栈。

    掌柜的依旧坐在柜台后面,捧着他的茶壶,懒洋洋的喝茶,垂着的眼眸只是淡淡的扫过了夏馨炎他们的背影,似乎没有任何异常。

    夏馨炎出了客栈,站在大街上惊讶的左右看了看,指着一个个没有营业的店铺:“用不用这么夸张?”

    不就是一个家主考核吗?至于让这么多店铺都不开门吗?

    “不是说很多人都看不到,只有受到特别邀请的人才能进去吗?”夏馨炎又想到当初东方皓说的,这次东方家的家主考核是半公开式的,就算不营业都过去,也进不去看不到,有必要把整个萨凉城都弄得这么萧条吗?

    “看不到,守在门口也好吧。”何浠源倒是理解萨凉城里人的心情,毕竟家主的更替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大事。

    日后到底要巴结谁,靠谁生活,都是要事先查探好的。

    尤其是平日里大家都巴结着东方皓,这次东方辰突然的杀回来也是让众人担忧的原因之一。

    所以就算不能进去看,也会守在会场外面等着最新的结果。

    夏馨炎他们走了一段极其安静的大街,才真正显示出这次家主考核的重要——人山人海。

    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真的是抬头只见人的后脑勺,连前面的情况都看不清楚。

    “我好像应该早来一点。”夏馨炎站在人群后面,探头往前看了看,侧首对着何浠源苦笑连连。

    这么多人,还离着会场好几百米了,她要怎么挤过去?

    抬头,看了看附近客栈酒家,一个个窗户边全都挤满了人,就差大胆的爬到屋顶上去往前看了。

    “看看,也许能进去。”何浠源左右看了看,想找到一条稍微好点,容易进去的通道,但是,他要失望了。

    他们能比得过萨凉城里的人还熟悉地形吗?

    “馨炎,我们回去吧。”小狐狸用小前爪扯了扯夏馨炎的裙角,反正他也不想夏馨炎跟那个东方皓走的这么近。

    “夏姑娘。”邬羽容的声音突然的响起,夏馨炎侧首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邬羽容带着一群人走近他们。

    “羽容,你怎么在这里?”夏馨炎一愣,邬羽容不是应该跟东方皓在一起吗?

    “主人让我来接姑娘。”邬羽容有礼的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前面带路。

    有邬羽容还有他身边的人,就算是再怎么拥挤的人群也可以生生的开出一条通道,顺利的进入会场。

    会场可是比以前夏馨炎参加的任何一次比试的会场都要小得多,顶多也就算一个篮球馆的大小。

    也有一圈的看台座位,上面稀松的坐了一些人,看那衣着打扮一个个都是在萨凉城内有头有脸的人。

    东方家的人自然是坐在正中的主位上,东方皓见到他们进来,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走了过来,亲自将夏馨炎迎到了座位上。

    “不愧是三哥喜欢的人,果然是架子够大,让大家等着。”东方辰已经不再忍耐,他们的明争暗斗早已不是什么秘密,直接撕破脸的讥讽着。

    “你不想等着大可以离开,谁留你在这里了?”东方皓毫不客气的给回击回去,还煞有其事的吩咐旁边的侍从,“没看见你们的五少爷想要回去吗?还不快备轿?”

    “你……”东方辰冷哼一声,衣袖一摆不再理会东方皓。

    他有什么好跟东方皓斗气的,他将要成为真正的赢家,何必还要在意东方皓这个不入流的野种。

    “东方皓少爷喜欢的人果然与众不同,这么重要的场合都来晚。”一个暗含讥讽的声音不咸不淡的说着。

    夏馨炎抬头一看,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坐在与东方斌海并排的位置上,能与东方斌海比肩而坐,看来地位不低啊。

    “这是主家来的人,东方旭。”东方皓在夏馨炎耳边小声的提点着她。

    夏馨炎了然的点头,有礼一笑,不紧不慢的开口:“东方皓,家族考核什么时候开始?”

    东方皓多了解夏馨炎的意思,立刻顺着开口:“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哦,也就是说你们来早了。”夏馨炎微微一笑,继续与东方皓交流着,只是他们说话的声音足够大,让看台上的众人听得是清清楚楚。

    这样肆无忌惮的谈论,将东方旭完全忽视。

    顶着主家这么一个光环,然后到了分家,那还不是作威作福的?

    哪里会想到才来没多久,就碰了这么两个家伙,不仅不给他名字还讥讽他。

    东方旭心里冷哼不已,看来这次的事情,他一定要帮东方辰,让东方辰当上家主。

    夏馨炎坐在东方皓的身边,何浠源他们几个人依次坐下。

    看台上的人,自然都听到了夏馨炎和东方皓的对话,一个个在心里唏嘘不已。

    这两个人真是不知死活,主家的人可以得罪吗?

    看台上的人都是萨凉城中的老人,一个个全都是有头有脸的,在萨凉城多年,自然知道东方家的一些情况。

    就算东方家在萨凉城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分家,一个分家再怎么样,也是矮主家一头的。

    萨凉城中的人心里唏嘘不已,幸亏啊,幸亏他们来看这次家主考核了,不然的话,还不知道风向转了,东方皓这次是绝对会被踢下去。

    看来东方辰坐上这个家主位置是十拿九稳了,谁让东方皓好似不死的非要去得罪主家来的人呢。

    众人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们的眼神已经泄露了他们的心思,心里的天平全都倾向了东方辰。

    对于东方皓他们如此不明智的去惹东方旭,邬羽容微微的皱眉,本来东方旭的实力就不弱,再加上他身后的主家……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东方皓都不该惹东方旭的。

    “别担心,羽容。”东方皓多了解邬羽容,一看到他皱眉就知道是在想什么。

    “主人……”邬羽容在脑海中与东方皓无声的沟通着,他还是觉得不要去惹东方旭才对。

    “惹不惹都没有差别,反正东方旭也是东方辰的人,到时也是会针对我。”东方皓轻笑着将情况分析给邬羽容听。

    反正已经不会帮他,那么他又何必去讨好东方旭?

    忍受东方旭的嘲讽,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回击过去。

    邬羽容听完,不再说话,东方皓考虑的极是。

    是他考虑不周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东方旭的身份就是来与东方皓作对的。

    想到这里,邬羽容看了看夏馨炎,看着她轻松自在的坐着谈笑,一点都没有因为一会儿马上就要开始的家主考核而紧张。

    夏馨炎越是如此轻松自在,邬羽容就越是惭愧。

    枉费他跟了东方皓这么多年,竟然还不如夏馨炎了解东方皓。

    夏馨炎刚才敢那么说,一定是因为跟东方皓想到一起去了吧。

    邬羽容微微的垂下眼眸,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东方皓又怎么会放过邬羽容这点小动作,那一点点小小的心思也是被他看透,想了想,并没有安慰,这种事情还是要慢慢的说。

    又过了一会儿,东方斌海终于站了起来,时间已经到了,他可以宣布开始了。

    “感谢各位乡亲来参加我东方家的家主考核,在下请各位做个公证。”东方斌海也没有说太多的废话,只是表示了一下感谢,然后转身看向身边的东方旭。

    东方旭点了点头,示意家主考核可以开始了。

    “东方辰、东方皓。”东方斌海开始叫人。

    东方辰立刻起身,看向东方斌海,至于东方皓依旧坐在椅子上,痞痞的笑着,仿佛根本就没有将东方斌海的话放在心上。

    一见东方皓那个吊儿郎当的模样,东方斌海气得心头疼,这个不争气的逆子。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东方斌海还是要顾全大局,自动的忽略了东方皓的反应,继续往下说:“你们身为契约师,契约灵兽是基本的功力,第一轮考核就是来考核你们驯服的灵兽。”

    这样的考核显然是让东方皓有点意外,挑眉看着东方斌海。

    心里是有无数的疑问却也没有直接问出来,而是等着东方斌海自己将情况说出来。

    “你们两个人都有契约灵兽,就让灵兽先比试一场。”东方斌海的话一说完,别说东方辰和东方皓愣住了,就连主家来的东方旭也愣了一下,这是什么奇怪的比试方法?

    从来没有见过契约师这么比试的。

    不过,既然是东方斌海说的比试方式,东方旭也没有理由来阻止,前期的小笔试都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最后的一场比试,那个可是东方斌海都无法控制的。

    “既然如此,三哥,小弟就不客气了。”东方辰很快的就回过神来,看了一样东方旭,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欣喜的眼神,若是说以前,他还会忌惮东方皓的契约灵兽邬羽容,但是如今,情况可是不同了。

    “小心,不行就认输。”东方皓自然是看出东方辰与东方旭之间的不对劲,低声的吩咐着邬羽容。

    话一说完,又不放心的叮嘱一句:“你若是受了重伤,我后面的比试可能没有赢的希望。”

    “是。”邬羽容恭敬的点头。

    夏馨炎伸手一拉邬羽容的手,笑吟吟的说道:“羽容,你可要小心点,这么俊俏的人要是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邬羽容有点不太好意思的赶快收回手,默默的点了下头,往会长中间的空地走去。

    “这么可爱的羽容配给你真是有点糟蹋。”夏馨炎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惋惜的摇头。

    “你说什么呢?”东方皓一听立刻黑着脸凑了过来,咬牙切齿的在夏馨炎耳边低斥着,“羽容与我那是最好的一对。”

    “是哦,只是你的单相思,人家羽容可没有答应。”夏馨炎一句话立刻将东方皓的自信给戳破,看着东方皓跟泄了气皮球似的瘫在椅子上,心里暗笑不已。

    看着一个花花公子被吃的死死,这种感觉真是很好玩啊。

    “那位姑娘是倒是跟三公子很合的来。”坐在首位的东方旭笑看着下手夏馨炎的背影,漫不经心的跟东方斌海说着。

    “他无非就是爱玩而已,日后担了重任也就会收心了。”东方斌海直接将这个话题岔开,同时也表明他的立场。

    东方旭冷笑一声,没有再说话,他代表的主家是绝对支持东方辰,看来主家的猜测没有错,东方斌海的野心有点大,想要脱离主家啊。

    既然如此,那么他们就一定要让东方辰坐上分家的家主之位,将有野心的东方斌海赶下去。

    还真没有听说有哪个分家的家主可以脱离主家的,就算他东方斌海的势力在分家中最大也不可能。

    主家的权威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挑战。

    东方辰召唤出他的灵兽,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出来的灵兽是什么,只感觉到一团黑漆漆的浓雾扑向会场中央,浓烈的腥气顿时蔓延了整个会场,让人吸上一口,立刻头发晕,心里有些绞痛。

    雾中有毒!

    所有的人全都意识到这一点,立刻的闭气,生怕雾中赌气浸入心肺。

    好在那雾中的毒气并不多浓重,只是让人有点不舒服而已。

    一条粗壮长达十五米左右的大蟒蛇出现在会场中央,乌黑的身体带着网状的暗色花纹,盘踞在会长中央,高高的昂起了硕大的舌头,盯着眼前的邬羽容。

    “五千年的灵兽。”何浠源一语点破蟒蛇的修行年份。

    夏馨炎对于灵兽的划分是知道,但是,具体的实力问题还是不如何浠源他们了解的深:“厉害吗?谁能赢?”

    “五千年的灵兽不简单,但是,邬羽容身为二阶人形灵兽不应该会吃亏。”何浠源仔细的看了要比试的双方,中肯的评价。

    “是吗?”夏馨炎看了看蟒蛇又看了一眼自信慢慢的东方辰,眉头微皱,“要是没有把握,东方辰会把蟒蛇放出来吗?”

    “他想靠毒来取胜。”东方皓轻叹一声,凝视着会场中央的邬羽容,他有点后悔派邬羽容下场了。

    他刚才那样说,完全就是希望邬羽容可以考虑到后面的考核来保存实力,就算是输,也不要将性命陪在里面,但是,对手会用毒,邬羽容会轻易的认输吗?

    邬羽容一定会想到这个有毒的蟒蛇会给他带来危险,恐怕邬羽容已经打算要拼死一战了。

    正想着,邬羽容已经开始动了,整个人化为一道残影,迅速的扑向盘踞在地的蟒蛇。

    也不见他怎么动作,空气中就传来了烧焦的味道。

    “他想用妖力将蟒蛇的身体破开。”莲枝扫了一眼就将邬羽容的目的看清楚,只是,邬羽容的妖力将蟒蛇的身体划开一道小口子,只要妖力一撤,那伤口立刻迅速的愈合。

    东方皓已经没有精力来去听夏馨炎他们在说什么,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会场中央的缠斗给吸引过去。

    看着邬羽容单薄的身体在与巨大的蟒蛇缠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噗通噗通跳个不停,手紧紧的抓在椅子扶手上,不停的用指甲刮着,木屑簌簌的落下他都没有发觉。

    “不对劲啊。”莲枝在一旁看了何浠源一眼,“阿浠,那条蟒蛇真的是五千年的灵兽吗?”

    怎么会与邬羽容缠斗起来一点都不落下风?

    不仅不落下风,而且还在毒气的帮助下,对邬羽容步步紧逼,大有要取胜的意思。

    会场中央妖力频发,一人一兽斗得是天昏地暗。

    邬羽容真是拼了命了,到后来完全是不管不顾的打法。

    在他这样的攻击之下,蟒蛇也没有占到便宜,身上被打了几处伤口。

    邬羽容也是个聪明人,蟒蛇的伤口不是很容易愈合吗?

    他就将妖力直接打入蟒蛇的身体内,不仅仅是攻击表面,而是往深里打。

    这样的方法果然是见效,蟒蛇身上受了几处重又深的伤势之后,动作缓慢了许多。

    伤了蟒蛇,邬羽容也好不到哪里去,为了近身攻击,他身上也是伤痕累累,两个人的缠斗真的是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东方皓可是快要坐不住了,看着邬羽容妖力大量的被消耗,心疼不已。

    这个笨蛋,刚才他都说了,不行就认输,邬羽容脑子里在想什么?

    难道想要妖力耗尽而亡吗?

    莲枝越看眉头皱的越深,自言自语道:“都到了这个时候,邬羽容怎么还用幻术?”

    一句话立刻提醒了何浠源他们几个人,他们身为灵兽都知道,幻术这种东西,需要的妖力是不多,但是靠得是长久的分心来保持。

    看邬羽容都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要保持幻术?

    “这个难言之隐可是真够难言的。”夏馨炎看了一眼东方皓,他完全没有听见他们的小声议论,所有的心思全都在邬羽容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感觉眼前一花,东方皓竟然直接飞跃冲入会场中央,不知道做了什么,直取蟒蛇的双目。

    东方皓的骤然出场,让会场里的人都大感意外。

    蟒蛇可不是吃素的家伙,尾巴一摆立刻避开东方皓的攻击,掉头就要攻向东方皓。

    一个区区三十三级的灵王,蟒蛇还没有将东方皓放在心上。

    但是,他忘记了一点,这个可是东方家主的考核。

    东方家是做什么的?

    那可是契约家族。

    至于东方皓更不用说了,那是天生的契约师。

    东方皓一击不中,也没有想要继续攻击,他扑过来的目的是因为,刚才邬羽容的妖力已经快要耗尽,他绝对不能见着邬羽容死在这里。

    什么家主考核,什么犯规,统统的都被东方皓抛在了脑后。

    面对着带毒蟒蛇冷笑连连,咬牙一字一顿的阴森低语:“我的人你也敢动。”

    说着,双手结了个奇怪的手印,一道白色的光芒从东方皓的眉间射出,直击蟒蛇的眉心。

    身为灵兽的本能,蟒蛇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仅仅三十三级的灵王就会让他感觉到恐惧,深深的会威胁到他生命的恐惧瞬间传遍全身。

    “契约死劫!”莲枝低呼一声,惊恐的望着会场中央的东方皓。

    “契约死劫?那是什么?”夏馨炎好奇的问道,好像不太像什么好东西啊。

    “契约师中的一种禁忌方法,是为了对付比自己实力高的灵兽的猎杀方法。”莲枝慢慢的说道,“使用了契约死劫可以越级猎杀灵兽,坏处就是对契约师的伤害极大,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莲枝说完,想了想,补充一句:“也许天生契约师的危害会降低一点。”

    只是,莲枝的这句话说得也不那么确定,看来这个方法极度危险啊。

    就在这个时候,会场中央的蟒蛇已经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巨大的身体摆动,一下一下的砸击着地面,将地上的青石砖直接的砸成齑粉,溅起一地的灰尘。

    “东方皓,你住手!”东方旭一看情况不好,立刻站起身来厉声怒吼着,转过头来,瞪着东方斌海,“东方皓这样犯规也不管吗?”

    情况已经这样了,东方斌海就算再想偏袒东方皓也不可能了,赶忙大声叫道:“东方皓,住手,不然这局算你输!”

    对于东方斌海的话,东方皓连个冷笑不不屑给他,手印依旧没有放松,强悍的契约力量不停的攻击着蟒蛇灵兽,看着蟒蛇在他面前痛苦的挣扎,眼中全是嗜血的残忍。

    “东方皓!”东方斌海见东方皓没有停下,赶忙又叫了一声,甚至还往前走了两步,大有东方皓再不停止,他就下场出手的意思。

    夏馨炎看着这样恐怖的东方皓,频频点头,这才是男人,为了自己的女人,什么都不管了,好样的!

    “主人。”邬羽容靠近东方皓,小声的唤了一声,伸出手来,轻轻的搭在东方皓肌肉紧绷的肩头,没太用力的拉了一下。

    “考核,别输。”邬羽容不知道要怎么劝东方皓,他自从跟在东方皓身边这么长时间,就没有见过东方皓这么疯狂恐怖的样子,只是将自己心里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东方皓感受着肩头那温热的手掌,轻叹一声,双手松开,眉间的光芒散去。

    那条带毒的蟒蛇已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了,若不是邬羽容劝的快,恐怕那条蟒蛇已经毙命多时。

    东方皓转身看着邬羽容一身的伤痕,气得眉头直皱,忍无可忍的怒吼着:“你个笨蛋,我说了,输就输了,不让你拼命,你干什么要拼命?”

    “我……”邬羽容被东方皓滔天怒吼吓得往后直退,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反应,更不敢面对东方皓的怒火。

    他只是想要让东方皓赢,他不想让东方皓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难道这样也错了吗?

    一见邬羽容跟个受伤的小兽似的惊慌后退,东方皓在心里咒骂自己一声,懊恼不已,赶忙的伸出手,拉住邬羽容:“羽容,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发脾气的。”

    “这里交给我处理,你去上药。”东方皓心疼的握着邬羽容的手,将他轻轻的往旁边带。

    邬羽容不太适应的被东方皓揽住,靠在他的怀里,用力的挣扎了两下,想要离开。

    东方皓立刻低声的在邬羽容耳边威胁:“别给我乱动,不然我抱你回去。”

    一句话立刻见效,邬羽容马上停止挣扎,安静的让东方皓揽着,往看台走去。

    “其实,我的妖力不会消耗尽的。”邬羽容想了想,低声嗫嚅着。

    轻轻的张开手,手中一颗漂亮的晶石:“夏姑娘刚才给了我一颗湾液晶。”

    “可以瞬间恢复妖力的湾液晶?”东方皓眼睛一亮,唇角带上了笑意,“馨炎还是够意思的。”

    邬羽容看到东方皓唇边的笑意,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一紧,东方皓果然还是比较喜欢夏馨炎的。

    东方皓瞟到邬羽容眼中的落寞,心里不由自主的轻叹一声,哀嚎不已,羽容啊羽容,他到底隐瞒了什么?

    就不能跟他说吗?

    算了。

    东方皓安慰着自己,有什么事情等家主考核之后再说,他一定要把邬羽容的秘密挖出来。

    以前是尊重邬羽容不想强迫他,但是看现在的意思不太对劲了,邬羽容似乎情绪不对啊。

    宁肯受重伤,甚至会死都不撤掉幻术,事情绝对不简单。

    有什么,他想跟邬羽容一起分担。

    “就算有这个,也不能冒险。”东方皓沉声说道,揽着邬羽容回到看台,“先去处理一下伤势吧。”

    邬羽容微微的皱眉,不太放心,现在他离开。

    “没事的,有我家馨炎在了。”莲枝起身,妩媚的笑着,款款走向邬羽容,“我去给你上药,那些男人粗手粗脚的做不了这种女人家的事情。”

    夏馨炎对着莲枝点头轻笑,好聪明的莲枝,一句话就将所有的情况都解除了,顺便还刺激了一下邬羽容,逼迫一下他的真心。

    莲枝都这样说了,邬羽容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跟着莲枝离开,到会场旁边的小房间处理伤口。

    “东方斌海,这可是犯规。”东方旭冷声的说道,阴冷的看着东方斌海。

    什么意思,在他的面前都要作弊吗?

    “怎么算是犯规?”东方斌海还没有说话,东方皓就在旁边接口,“这头灵兽难道是东方辰的?”

    “是我送给他的,朋友不可以吗?”东方旭一直都没有觉得他说的话有什么不公平,直接问着东方皓。

    “既然朋友都可以出手,我这个主人难道不能吗?”东方皓讥笑着,“我说东方旭,你的双重标准太过分了吧。”

    “好,既然你这么说,那么这场考核不算你犯规,那就再试试下一头灵兽可好?”东方旭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阴冷的目光盯着东方皓,手一甩,刚才会场中央的巨大蟒蛇突然的消失,一条血红的细小长蛇出现在会场中央。

    红色的长蛇出现在会场中央,淡淡的红色雾气浮现,将那片地方笼罩起来,等到红色雾气散去,一个俏生生的女子站立在红雾之中。

    “二阶人形灵兽。”东方斌海眉头一皱,看着会场中央的娇俏女子。

    担忧的看向东方皓,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有几头灵兽,这么多年来,东方皓只契约了一头灵兽,现在邬羽容受伤了,东方皓哪里还有什么底牌?

    “这不太好吧。”东方斌海说道,“这样要是一直车轮战下去,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考核完。”

    “刚才的情况双方都不公平,这是最后一次,你难道想判东方皓输?”东方旭可是不听东方斌海的,他早就打听好了,东方皓只有一头灵兽。

    东方皓这个当事人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镇定的东方辰,心里明白,原来这是东方辰他们早就打算好的事情,让邬羽容受伤,消弱他的实力,然后再来一头灵兽对付他。

    “好,就让我会会这头人形灵兽。”东方皓起身,就要下场,却被东方旭拦住,“诶,东方皓,你父亲可是说了,这是灵兽比试,你这样摆明就是犯规。”

    “你……”东方皓气得等着东方旭,显然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卑鄙。

    “当然,你可以选择认输。”东方旭老神在在的说道,他倒要看看东方皓用什么比。

    “既然朋友可以帮忙,我来比试。”清冷的声音响起,夏馨炎旁边的明鑫站了起来。

    东方旭眉头一皱,他倒没有想到夏馨炎竟然会出手帮忙,这个白发的男子难道说也是一头人形灵兽?

    明鑫知道众人的疑问,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的将妖力外放,来证明他的身份。

    只是,明鑫的妖力一放,让几人欢喜几人担忧。

    东方旭笑了,区区一阶人形灵兽也敢出头,这不是摆明来送死嘛。

    

  http://www.qingkanzw.com/6/6662/7121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