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天纵:废材狂女可翻天 > 第六十一章 诡异学院

第六十一章 诡异学院

        踏着月色,熠煌回到夏馨炎的房间,看着床榻之上早已睡熟的人儿,不禁莞尔一笑。

    轻轻的走了过去,看着她素白纤指紧紧的抓着被子的边缘,将半张小脸埋在被中。

    似是睡得极不安稳,眉头轻轻的皱着,已然熟睡却并没有半点放松的感觉。

    熠煌轻轻的伸手,食指指尖轻轻的触碰在夏馨炎的眉心,缓缓按揉,带着一分热力,慢慢化解开她紧皱的眉头。

    不知道是不是熠煌的动作起了作用,熟睡中的夏馨炎嘤咛一声竟然眉头舒展,被下的身体动了动。

    紧缩侧卧的姿势换为舒服的毫无防备的平躺。

    小脸整个儿露了出来,红唇动了动,安然入睡。

    熠煌轻轻的笑,修长的手指离开夏馨炎的眉心,食指微曲,停留在她鼻尖的上方,想了想,无声一笑,收回了手指。

    并没有继续按照他心里的想法去逗夏馨炎。

    这个时候还是让她好好睡觉比较好。

    “真是个笨女人。”熠煌轻笑一声,将夏馨炎的被角掖好,转身出去。

    到了旁边的房间,推门而入。

    窝在床边的小狐狸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警惕的盯着门口,见是熠煌,长舒一口气,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从新的趴了下来。

    床上盘膝而坐的何浠源依旧紧闭双目,没有去在乎外面来的人是谁。

    他信任段恒倪的保护,并没有去分心,不停的修炼来恢复流失过多的妖力。

    “水系妖力在沙漠中使用,并不是一个好方法。”熠煌随意的拉过来一张椅子坐下,看着何浠源。

    何浠源并没有给他半点回应,但是他知道他是听见的。

    “作为灵兽竟然不知道因地制宜,很失败。”熠煌淡淡的毫无情绪起伏的说道。

    何浠源是没有半点反应,但是小狐狸不干了,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那个时候要不是阿浠全力动用妖力,还不知道黄沙怪物会有多少?阿浠是一举除根,有什么错?”

    小狐狸不满的瞪着熠煌,现在说风凉话了,白天的时候干什么去了?

    “何浠源是水系的灵兽,在沙漠中想要用水系妖力,不是很蠢吗?”熠煌根本就没有将暴怒跳脚的小狐狸放在眼里。

    “废话,你知道他是水系的,不用水系的用什么?”小狐狸恨不得冲过去对着熠煌咬两口。

    他没长脑子还是怎么着。

    水系的灵兽,要全力出击的时候自然会是水系的攻击,难道要舍弃自己最擅长的攻击,使用其他的力量不成?

    舍弃自己最擅长的东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任何一个人一个灵兽都不会这么做,熠煌是不是傻了。

    不懂还在这里乱说话?

    “当时是在沙漠。”熠煌完全无视小狐狸满脸的愠怒,兀自按着他的思路往下说。

    小狐狸真的是怒了,熠煌根本就没有听他的话是不是?

    “废话,我们当然知道是在沙漠,不然的话,阿浠怎么会妖力耗尽?”

    小狐狸再也不管熠煌的实力与他们相差多少,不管不顾的对着熠煌狂吼起来。

    自然,他的吼声还是控制了一下音量,省得吵到旁边房间熟睡的夏馨炎。

    “你难道不知道沙漠中是没有水源的?阿浠是水系灵兽,你应该知道在滴水全无的沙漠要使用水系有多么困难。”

    小狐狸气呼呼的瞪着熠煌,他真不明白,大半夜的熠煌来这里做什么?

    特意来气他们还是来讽刺他们的?

    不就是实力比他们强吗?

    那也没有必要特意三更半夜来嘲笑他们。

    “知道沙漠没有水源还用水系的妖力。”熠煌冷冷淡淡的声音响起,听不出来是嘲讽还是其他什么。

    “熠煌,你个混蛋!”小狐狸气得直接从床上蹿到旁边的桌子上与熠煌眼对眼的瞪视着。

    “阿浠是为了谁?阿浠是想让馨炎尽快的脱离危险,他已经拼尽全力了,你还想怎么样?”

    “来这里嘲笑他有意思吗?”

    小狐狸真的是气闷不已,他与何浠源在一起这么多年,可以算得上比亲兄弟还要亲。

    现在何浠源妖力耗尽,竟然还被人讥讽,他怎么会咽得下这口气?

    “那里并不是真正的沙漠。”熠煌根本就自动的忽略掉小狐狸的暴躁和责问。

    慢悠悠的开口,就这一句话,立刻让小狐狸闭上了嘴巴。

    一肚子的怒火全都被压了下来。

    段恒倪也不笨,略略一想,大概明白熠煌来的意思了。

    “那是拟态环境。”熠煌似笑非笑的斜睨着闭着双眼修炼的何浠源,“真正的地方还是在山中。”

    “山里可不是没有水源的。”

    “被拟态环境所迷惑,不知道借助外面的东西,以短搏长,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厄……”小狐狸沉吟片刻,找不到话来反驳。

    熠煌说的确实是很对,若是当初何浠源可以突破拟态环境,借助外在山中的水源,一定不会这么惨吧。

    “你天生是水系灵兽,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你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不要浪费。”

    说着熠煌站起身来:“作为人形灵兽,最主要的是要比兽形的时候多思考,不要总是鲁莽行事。”

    何浠源盘膝坐在床榻上,微微的点了点头。

    表示他将熠煌的话都听进去了。

    其实,他也在思考自己使用妖力的方向是不是对。

    在修炼中,他有的时候真的会有一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不过身边没有其他的人形灵兽,自然也没有人来知道他。

    灵兽不同于人类,人类还有学院可以来修炼,就算是没有学院还有其他的同类可以切磋,指导。

    而他们身为灵兽就没有这样的便利,只能自己摸索。

    很多时候,摸索的路不一定是对的,这也就是为什么灵兽的修炼为什么这么困难,人形灵兽为什么这么少。

    其实很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每个灵兽修炼的路子都不尽相同,就算是指导也没有办法知道。

    比如,他与段恒倪,两个人的修炼都是彼此切磋进行的。

    谁都没有办法给彼此意见,顶多就是在切磋中发现自身的弱点然后去想办法提高。

    “多谢你了熠煌。”小狐狸代替何浠源道谢,这样的经验不是随便会轻易告诉旁人的。

    熠煌看了看小狐狸,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望了一眼旁边的墙壁,然后转身离开。

    小狐狸顺着刚才熠煌的目光方向看过去,墙壁上什么奇特的东西都没有,但是墙壁之后,正是夏馨炎的房间。

    小狐狸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咧嘴笑了笑。

    这个熠煌倒真是一个别扭的人啊。

    今天何浠源帮了夏馨炎,所以熠煌才过来给他说这些东西道谢吗?

    他现在觉得熠煌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嘛。

    “阿浠,你觉得熠煌说的有道理吗?”小狐狸跳回到床上,仰头问着何浠源。

    何浠源摇了摇头。

    小狐狸惊讶的瞪大双眼:“他竟然说一堆废话给你。”

    “不。”何浠源的声音自小狐狸的脑海中响起,“熠煌说的很对,但是……”

    何浠源苦笑一声:“熠煌说的那种情况很适合三阶人形灵兽使用。”

    “三阶?”小狐狸脚下一软差点没摔在床上,气得大骂,“熠煌那个混蛋,他是在报复是吧?”

    告诉何浠源三阶灵兽的方法有什么用?

    何浠源现在只是个二阶灵兽而已。

    何浠源扯动了一下唇角,声音带着笑意,在小狐狸的脑海中响起:“他似乎很希望我尽快的晋升到三阶人形灵兽。”

    “三阶?”小狐狸的唇角抽搐了下,这个目标够远大的。

    算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阿浠你好好恢复。”

    小狐狸说完,也就卧在一旁不再打扰何浠源。

    一夜无事,次日清晨,夏馨炎悠悠转醒过来,睁眼,看到的是陌生的屋顶,用力的眨了眨眼,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学院里住下了。

    “醒了。”

    熠煌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夏馨炎奇怪的转头,看到熠煌坐在一旁,笑着说道:“你怎么出来了?”

    “怕你一睡不醒。”熠煌说话的时候脸色极其难看。

    甚至还有些阴鸷的盯着夏馨炎的双眼,弄得她不得不下意识的回忆,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熠煌了。

    “你什么时候弄到的乌晶种?”

    他一直在银簪内修炼,根本就不清楚她什么是时候拿到这么危险的东西。

    “在山林里的时候,那里有很多好东西。”夏馨炎笑了笑。

    对于别人来说找东西是很困难,但是对于她来说就很容易。

    “为什么不等我。”熠煌冷声问道。

    在何浠源受到攻击的时候,只要再晚一秒,他就会出来。

    根本就不需要夏馨炎冒险去用什么该死的乌晶种。

    尤其是他可以对付拟态环境中爆发的负面力量。

    乌晶种,要使用它本身的爆炸力量需要使用者动用自身的灵力,引导精神力注入其中,凭自身的精神力糅杂着灵力使其爆炸。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先不说其中灵力的大量消耗,就说那其中的精神力,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精神力消耗可不比灵力,灵力是可以用一段时间或者是靠好的药剂尽快恢复过来的。

    精神力要是使用过渡,这个人很有可能就会死。

    一想到当时很有可能夏馨炎会葬身在拟态环境中,熠煌全身就感觉到一阵阵的发凉。

    就像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似的,彻骨的寒。

    “你是不是总喜欢这样冒险?总是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熠煌气得脸色阴沉,乌云密布,黑得都快赶上锅底了。

    想想从一开始相见,她就不是一个爱惜自己性命的人。

    一次次都是用自己性命去做赌,一次次都是在挑战自己的生命底线。

    他真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要这样?

    难道性命在她的眼里就是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

    不对。

    若是她不看重性命的话,也不会因为拟态幻境内那些负面力量要伤何浠源而爆发。

    直接炸了拟态环境,将之轰成一片废墟。

    她到底想怎么样?

    他算是明白了,她最不看重的就是她自己的性命。

    熠煌一口气说完,怒瞪着夏馨炎,等着她的回答。

    以为她会发怒,或者是辩解,亦或是指责。

    无论怎样的结果熠煌都想到了,独独没有想到夏馨炎竟然会是那样一脸平静的看着他。

    平和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没有任何力量的,不具有丝毫威胁的目光竟然让他有点忐忑。

    心里有点发慌的感觉。

    “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熠煌眉头紧皱,不满的低斥着。

    他从来就没有被人这么看过,没有人敢这样看他。

    “熠煌。”

    夏馨炎终于开口说话了。

    出口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平静,就跟她的目光一样的平和。

    “嗯?”熠煌下意识的挑眉询问着。

    “你的伤势到底有多重。”

    明明是疑问句,偏偏夏馨炎说出来却是一种极其肯定的陈述句。

    “你……”熠煌瞳孔猛的一缩,不可思议的盯着夏馨炎。

    看到的她还是如刚才一般平静如水,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半点的情绪起伏。

    “你在说什么笑话?”熠煌动了动嘴唇,生硬的扯出一抹笑容,干笑几声。

    本来想用更强势的目光来回视过去,却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不敢与夏馨炎的目光对视。

    只能很狼狈的别开脸,懦弱的错开目光。

    熠煌在心里狠狠的鄙视自己一番,他这是怎么了?

    他有什么好怕的?

    他是谁,怎么会害怕一个人类?

    想到这里熠煌用力的将头转过来,不舒服的盯着夏馨炎的双眼。

    孩子气的举动让夏馨炎心里好笑不已,她真想不到熠煌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你还没有睡醒,在说梦话吗?”熠煌低斥一声,他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缠。

    夏馨炎轻轻的勾起唇角:“熠煌,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我并不想去打探你的秘密,我只想告诉你,我可以的,你也可以安心的养伤。”

    夏馨炎的话说完,熠煌并没有回答,也没有反驳。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蔓延,甚至说有点沉重。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个压抑的气氛中时间缓慢而艰涩的流逝着,很慢很慢,又似乎很快。

    让人有一种快要窒息的压抑感觉,恨不得立刻逃出去,摆脱这样的气氛。

    只是,坐在房间中的两个人谁都没有动。

    “不是受伤。”

    熠煌终于开口,打破了这个压抑的气氛。

    夏馨炎静静的看着熠煌,没有催促只是安静的等待,等待熠煌后面的话。

    “是一种封印,将我的力量封住。”熠煌抬头目光在夏馨炎发间的银簪上转了一圈之后,从新落在她的脸上。

    “就像你头上的银簪一样,是一种封印力量。”

    熠煌说的很是平静,但是夏馨炎听完,心里可是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在窗前反复的走动着,时快时慢的步子,紧皱的眉头,无一不在表明她的情绪在剧烈的起伏。

    见到夏馨炎如此剧烈的表现,熠煌倒是真的不解了。

    她怎么了?

    就算是知道他的力量被封印也没有必要这么大的反应吧。

    再说了,以他现在的能力,要保护她还是绰绰有余的,不应该如此为难吧。

    “熠煌……”夏馨炎终于站住,定定的凝视着熠煌,眼中的情绪太浓烈又太复杂,纵然是熠煌都无法读出其中的所有意义。

    “你怎么了?”熠煌不解的问道。

    “身上有封印,银簪是封印,又有地穴的封印……”夏馨炎静静的陈述着她知道的一切,听在熠煌的耳中可是完全另一种意思。

    她在猜测他的身份吗?

    现在他可以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她吗?

    若是告诉夏馨炎的话,现在是个好时机吗?

    熠煌想了想立刻毫不犹豫的否决了,现在绝对不是告诉她的好时机,只会为她带来危险。

    当时,要不告诉她……

    熠煌看了看夏馨炎,他并不想瞒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瞒着她,成了让他很不舒服的事情。

    “到底是谁这么对你!”夏馨炎愤怒的质问好似平地惊雷炸响在熠煌的心底。

    “困住你的自由,困住你的妖力,又在你身上下了封印……”夏馨炎抿了抿唇,伸手搭在熠煌的肩头。

    “疼不疼?”

    熠煌低头,看着那近在眼前的清澈双眸。

    好清澈的眼眸,好像一眼就可以望到底一般。

    里面没有任何的怜悯,只有心痛。

    熠煌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淡淡的笑了起来:“不疼。”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竟然是他自己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这样的语气,让他有点不太适应,微微的感觉到耳垂有些发烫。

    “嗯。”夏馨炎抿了抿唇,点头,“好,不疼。”

    熠煌的笑容更加的深沉,眸色加深,他明明看到某个女人的眼里是不信的心痛,却要假装相信他的话,还反过来安危他。

    真以为他是小孩子吗?

    以为他还需要人哄着不成?

    不过……

    熠煌勾起了唇角,一向冰冷的眼眸都染上了笑意,他好像挺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会努力的。”夏馨炎郑重的点头,下定了决心。

    “嗯?”熠煌不解的歪头看着夏馨炎,不太明白她的脑子又转到哪里去了。

    似乎他总是跟不上她的思路。

    既然跟不上,他就只好直接问了:“努力什么?”

    “努力的找到可以帮你解除封印的东西。”夏馨炎扬眉轻笑,一脸的自信。

    “你知道是什么东西可以解除封印吗?”熠煌好笑的问道。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道说她笨还是说她聪明。

    连什么东西可以解除封印都不知道,就在这里说什么努力,是不是有点不切实际呢?

    “解除封印的东西我相信你一定在找。我也许能帮上忙,但是有一种东西我能轻易的得到。”

    夏馨炎自信满满的扬起头。

    “哦?是什么?”见夏馨炎兴致这么高,熠煌也不好反驳,笑呵呵的顺着她的话问下去。

    “药剂,高级药剂!”夏馨炎坚定的说道。

    “我知道,只要力量到了一定的高度,那么封印自动会解除。”夏馨炎大力的一拍熠煌的肩,“我会尽快让你提高妖力的。”

    看着如此认真的夏馨炎,熠煌好笑出声,伸出食指直接的弹了她额头一记:“好,我等着。”

    “嗯嗯。”夏馨炎用力的点头。

    放心,我会尽快的提高实力的。

    夏馨炎在心里无声的保证着,她要想得到高级的药剂,除了有寻找药剂原材料的本事之外,还需要实力的保证。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好了,去吃饭吧。”熠煌伸手一指旁边的洗漱用具,然后离开,让夏馨炎梳洗。

    夏馨炎很快的将自己收拾好,然后出门,门口熠煌倚在栏杆上,一直在看着她的房门,见到她出来,立刻露出笑容。

    夏馨炎往旁边看了看:“阿浠怎么样了?去看看吧。”

    熠煌点头,跟着过去。

    “阿浠怎么样了?”一进门,夏馨炎正好看到小狐狸,床上的何浠源脸色已经好了很多,只是进入了沉睡阶段。

    小狐狸轻声走了过来,压低了声音:“没事,只要再休息一天就可以恢复了。他只是累了。”

    “我去给你拿东西来吃。”夏馨炎配合的压低声音,轻声的说道,她不想惊动何浠源。

    “没事,我也正好修炼一下,不用吃东西。”小狐狸摇头拒绝了,作为灵兽来说并不是非要每天吃东西的。

    “那好,我不打扰你们了。”夏馨炎又担忧的看了看床上的何浠源,看来真的是没有什么大碍。

    悄声的退了出去,夏馨炎也就放心的笑了笑。

    “有什么好笑的,看看你自己的脸色再说吧。”熠煌在旁边冷言冷语的说了一句,一下子就把夏馨炎的笑容给打了回去。

    夏馨炎无奈的瞥了熠煌一眼:“我只是稍稍有点累,没事的。”

    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一时又想不出来是什么。

    咕噜——

    肚子很响的叫了一声,夏馨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我饿了。”

    “去吃饭吧。”熠煌伸手,很自然的牵住她的小手,“我带你去饭厅。”

    “嗯。”夏馨炎没有觉得自己被熠煌牵着有什么不对,很自然的将小手放在熠煌的掌心里。

    暖暖的,让她很舒服,很眷恋,有一种让她舒心的安全感,她舍不得放手。

    “到了。”熠煌突然站住,才让夏馨炎回神。

    惊讶的抬头,不解的问道:“这么快?”

    “这么快?”熠煌奇怪的看着有点神游天外的夏馨炎,目光瞟了瞟她的肚子,“你不是饿了吗?”

    鼻间飘来饭菜的香味,夏馨炎这才反应上来,肚子更是咕噜咕噜的叫着提醒着她在虐待它们。

    夏馨炎面颊泛红,不好意思的打着哈哈:“吃饭,吃饭。”

    这么说着也没用松开熠煌的大手,那里的温度让她眷恋不已。

    饭厅并不大,也就够二三十人用餐的样子,这个时候,里面只有角落的一桌有人。

    别看是坐在角落了,那强大的气场也让人无法忽视。

    夏馨炎一进来,目光自然被那两个人吸引过去,一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熟人。

    就是昨天见到过的两位老人。

    伍易见到夏馨炎,本来想招呼她过来一起坐,只是目光在瞟到熠煌之后,动作猛的一顿,愣是僵在那里。

    身上的淤青此时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一起的叫嚣,疼得他难受。

    越看熠煌,他越忘不了身上的伤。

    心里愤愤的想着,这个可恶的人形灵兽,一点面子都不给。

    怎么说日后他也是夏馨炎的老师,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他到底懂不懂人情世故?

    “夏馨炎,过来这里。”薛陌倒是出乎意料的开口,弄得伍易奇怪的等着他。

    薛陌这个老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情了?

    “哦。”夏馨炎依言过去。

    “坐吧。”薛陌一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夏馨炎坐下。

    “嗯。”夏馨炎坐了下来,看着这两个奇怪的老人。

    “我叫薛陌,他是伍易。日后都是你的老师。”薛陌干枯的手指指了指伍易,简单的介绍着,然后下了一个很简单的命令,“吃。”

    “啊?”夏馨炎完全被薛陌的举动弄懵了。

    伍易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薛老头举动什么时候可以改改,真是够变态。

    伍易伸手又叫了两份早饭:“馨炎,你身体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情。”夏馨炎随口应着,也就没有客气的开始吃饭,她确实是很饿了。

    “嗯,昨天的那种乌晶种,你以后不要再随便乱用了。乌晶种确实是好东西,但是以你十三级灵师的灵力根本就无法驾驭那种厉害的东西。”

    伍易慢条斯理的说着,完全是一派老师的威严作风。

    说着端起碗喝了一口热粥,用眼神瞟了瞟旁边的熠煌。

    厉害又怎么样?

    他要保护的人还不是要叫他老师。

    哼。

    再怎么厉害夏馨炎也不过是个十三级的灵师。

    等、等一下……

    十三级?

    噗的一下,伍易刚刚喝进嘴里的粥全都喷了出来。

    好在夏馨炎的反应够快,直接一踢桌脚,椅子往旁边滑开,并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只是苦了那一桌的早饭,全都遭了殃。

    “咳咳……”伍易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薛陌嫌弃的站了起来,转到一旁的桌子边坐下,叫了人从新送上早饭。

    夏馨炎很自觉的坐了过去,她可不管伍易是突然的发什么神经的喷饭,她可是饿惨了。

    “馨炎,你是十三级的灵师了?”伍易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好奇的做到夏馨炎身边,惊讶的盯着她问道。

    “嗯。”夏馨炎一边快速的吃饭一边点头应着。

    她就说刚才开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来是她的灵力等级真的提高了。

    十三级灵师了。

    果然,对战就是一个最好的修炼方式。

    越是有性命的压力越是容易突破。

    她是有点意外,却没有多少的惊讶。

    “你进拟态环境之前还是十二级灵师。”伍易可没有夏馨炎那么平静,激动的心跳异常,满脸的红光。

    “从里面晋级了。”夏馨炎淡淡的瞟了伍易一眼,“有什么好奇怪的?”

    “有什么好奇怪的?”伍易恨不得一巴掌扇在夏馨炎的头上,不过看了看夏馨炎身边坐着的熠煌,那手愣是跟黏在腿上似的,动都不能动一下。

    手是不能动但是嘴可没有人拦着。

    “一天的时间你晋升一级?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骗鬼啊?”

    “我不是一天晋升灵力等级的。”夏馨炎白了伍易一眼,她已经在考虑自己来这个学院是不是对的选择,好像里面的老师有点白痴。

    “老子当然知道你是在两个月之内晋级的。”伍易咽了口唾沫,看着夏馨炎的目光已经开始呆滞起来。

    “你晋级的速度要不要这么恐怖?”伍易真想敲开夏馨炎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构造异于常人。

    要不就是她根本不是人,而是灵兽。

    不对啊,灵兽的晋级速度应该更慢才是。

    “恐怖吗?”夏馨炎咬住筷子,淡淡的瞟了伍易一眼,轻描淡写的扔下一句,“只能说他们修炼太慢了。”

    “厄……”

    别说伍易被夏馨炎这句话噎到了,就算是薛陌也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不舒服的干咳两声。

    伍易看了薛陌一眼,看,他也受不了了吧。

    薛陌自然是看到了伍易的目光,心底无声的叹息着。

    伍易这个白痴,难道他没有看出来夏馨炎是在报复吗?

    她正在生气。

    虽然他不知道夏馨炎在生什么气,但是,她可以肯定,夏馨炎说的那些话是故意的。

    “老师还有事吗?”夏馨炎吃完饭,将碗放下,擦了擦唇,看着伍易和薛陌。

    夏馨炎平静的样子看在伍易眼里,真是一阵阵的头痛。

    这丫头,虽然还没有长久的待在一起,但是,他也可以预见未来,她绝对是不把学院的规矩放在眼里。

    “这两天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过两天再说。”伍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对着夏馨炎摆摆手。

    夏馨炎站起身来,要离开。

    伍易直接开口:“馨炎,你这位朋友能不能留下,说两句话?”

    夏馨炎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看向熠煌,用眼神询问着他的意见。

    “你先回去休息。”熠煌直接表明他不介意留下,也让夏馨炎放心。

    夏馨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她还没有好好的看过这个学院,正好可以去四处走走。

    等到夏馨炎离开,熠煌坐在那里看着伍易和薛陌,并没有说话,等着他们开口。

    被熠煌这样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伍易终于开口:“在学院里,你收敛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从昨晚上见过这个人形灵兽之后,他就心里惶惶不安。

    谁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夏馨炎,惹来这个人形灵兽发飙,最后很有可能弄得学院鸡犬不宁。

    “收敛?”熠煌的目光玩味的在伍易的脸上转了一圈,弄得他十分的难受。

    然后冷哼一声,问道:“你不觉得我已经很收敛了吗?”

    收敛?

    听到熠煌的话,伍易真恨不得跳起来一决胜负,不过,他没有行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老了不再年轻气盛。

    而是,他知道就算自己跳起来也打不赢熠煌,很有可能再被揍一顿。

    “你哪里收敛了?”伍易动作倒是没有,但是嘴上可是不饶人。

    “怎么说我们也是夏馨炎的老师,你昨天晚上算怎么回事?”

    伍易真是越想越想不通,就是一个拟态环境考核,那个是所有人都要经历的。

    凭什么夏馨炎就这么特殊,受了伤就要过来揍老师。

    难道有一头人形灵兽就可以这么嚣张吗?

    “她本来是不用经历那场考核的,是你们非要好奇的看看,她才会参加的。”熠煌慢条斯理的将事实摆出来。

    弄得伍易面红耳赤。

    “是,是我让她参加,谁知道里面会发生意外情况。”

    他也不想有这种事情发生,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让夏馨炎参加考核?

    “所以,我已经很收敛了。”熠煌平静的看着伍易,“我只是稍稍的给你们提个醒,我是不允许她有危险的。”

    “你……”伍易气得双眼充血,昨天晚上揍了他们一顿还叫收敛,还叫只是提个醒?

    真是太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

    他们好歹也是五十级的灵尊好吧?

    “你要是不收敛呢?”伍易怒极反笑,他倒要看看,这个人形灵兽要狂到什么地步。

    “你以为你们的学院还会存在吗?”熠煌慢条斯理的扔下一句话,慢慢的站了起来。

    完全无视被气得脸色惨白的伍易,大步离开。

    半晌,伍易才将这口气顺过来,气愤的瞪着饭厅的门口,恨不得将那个门板瞪出两个窟窿来。

    “这个家伙太狂了。”伍易低吼着。

    薛陌倒是没有什么太多的表示,仅仅是点点头:“确实有点。”

    “什么叫有点,根本就是很狂。”伍易回头怒瞪着薛陌,这个薛老头到底是哪边的人?

    “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形灵兽。”薛陌对熠煌的印象不错,虽说被揍了一顿,但是,熠煌很是拿捏分寸。

    看模样熠煌也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家伙。

    能这么的手下留情,或者按他的话说,收敛了很多,估计全是看在夏馨炎的面子上。

    “太嚣张了。”伍易低声不满的嘟哝一句。

    连学院都不放在眼里,还来句什么要毁了学院作为要挟,太嚣张了吧?

    薛陌回头讥讽的瞟了伍易一样,沙哑的声音愣是挤出两声难听的干笑:“你年轻的时候比他还嚣张。”

    一句话堵得伍易哑口无言。

    好吧,他承认,他曾经是很嚣张。

    “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伍易不满的反驳着,不用薛陌说,他自己也知道他的反驳多没有效果。

    “馨炎那个丫头是个人物。”薛陌也大概琢磨过来为什么刚才夏馨炎用那种语气跟他们挑衅了。

    她估计是在生气自己的灵兽因为拟态环境受伤吧。

    纵然是没有直接问出夏馨炎的意思,但是薛陌隐约能感觉到夏馨炎的心意。

    因为在很久以前,他也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

    心思单纯到如同一弯清泉,总是将自己的朋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夏馨炎跟那个人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所以他才很肯定的如此认为。

    “算了,不管怎么样,先想想这批学生来了之后的事情。”伍易对于夏馨炎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

    夏馨炎的资质在那里摆着了。

    想到她两个月的时间就晋升了三级,伍易一阵一阵的想吐血。

    彪悍也没有这么个彪悍法的。

    就在伍易和薛陌回书房去商量事情的时候,夏馨炎站在山上往下俯瞰着

    身后有轻轻的响动,夏馨炎一瞬间立刻警觉起来,随后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警惕的神经随之放松下来。

    “你来了。”夏馨炎勾起唇角笑着问道。

    “嗯。”熠煌轻轻的应了一声,走过去,站在夏馨炎身侧,“在看什么?”

    “这个学院还真奇怪。”夏馨炎伸手往下方一指,在她这个高度正好可以看清楚学院的整个布局。

    房间分割很明确,依山而建的院落可以看的出来里面的房间并不是很多。

    昨晚她住的地方应该算是最靠前门的,应该算是学生的住处。

    按理说后面是学院重要所在,应该会护卫多一些,哪里会想到,她在山上看了半天,也没有见学院有几个人走动。

    “有你的地方能不奇怪吗?”熠煌在嘴里嘟哝了一句,声音太小又加上山上风大,夏馨炎一时没有听清楚。

    “什么?你说什么?”夏馨炎侧首问着熠煌。

    “我说,奇怪不奇怪跟你没有关系,只要在这里好好修炼就好。至少这里比皇家学院的配置要好。”

    熠煌笑了一下,自动将刚才的话忽略。

    “嗯,也是。”夏馨炎很同意熠煌的话。

    皇家学院都没有这样的大手笔用拟态环境作为考核。

    夏馨炎舒舒服服的在学院里休息了几天,何浠源的灵力也恢复,并没有任何异常。

    他们这个院子里也陆续的来了几个学生,夏馨炎倒是很意外的发现竟然都是熟人。

    “馨炎。”方玲喻刚刚把东西收拾完,一出房间,就看到院子里的夏馨炎,立刻开心的跑了过来。

    “你没事真好。”

    看着眼前红扑扑的笑脸,夏馨炎想到当日方玲喻的出言提醒,也善意的笑开了:“你们也通过考核了?”

    “是啊。”方玲喻笑呵呵的点头,“当初我和我弟弟选择退出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沮丧了,谁知道最后竟然通过了。”

    “你最后怎么样了,通过第三条山路了吗?”

    看着方玲喻的笑脸,夏馨炎缓缓摇头:“没有。”

    她根本就没有通过考核,而是直接把那个考核的拟态环境给毁了。

    “呀,真是可惜。”方玲喻惋惜的轻叹,随即又恢复笑脸,“没事,没事,只要怎么都通过就好。”

    “这次可是只有四个人被录取啊,我们真幸运。”方玲喻显然是个存不住话的人,很快的就将刚才的问题甩在脑后。

    “还有一个人?”夏馨炎歪头问道。

    “是啊,好像已经收拾好东西去前院了,我们也赶快去吧。”方玲喻伸手热情的拉住夏馨炎的手。

    夏馨炎倒也没有拒绝这个热情的女孩。

    “方永宸,你快点。”方玲喻对着房间内叫了起来。

    “来了来了。”方永宸一听到自己姐姐在叫,立刻冲了出来。

    “我们跟馨炎一起过去,可别晚了。”方玲喻另一只手牵起自己的弟弟,三个人大步往前院走去。

    何浠源和小狐狸并没有跟着,熠煌自然是回到银簪之内。

    学生住着的地方离前院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伍易早就等在那里,他面前还站着一个冷冰冰的男子,整个人就跟个冰块儿似的杵在那里。

    “人都到齐了,先自我介绍一下。”伍易站在院子里,沉声说道。

    彼此互相介绍了一下,夏馨炎才知道那个跟冰块儿似的男子叫董云济,十八岁的十级灵师。

    这么一来她倒成了这里灵力等级最高的人。

    “先跟你们介绍一下,学院的情况。”伍易站在那里很有身为老师的威严,干咳一声中气十足的说道,“那日我已经说过了,能从学院里毕业的人全都是强者。”

    “若是有人不合格的话,中途我们是会毫不留情的把他踢出去。”

    伍易威严的扫视着眼前的四个新学生:“我很希望你们四个从学院顺利毕业,但是老师是绝对不会徇私的。”

    “记住一件事情,学院安排的历练没有中途退出这么一说,退出历练就等于退出学院,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四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不过方玲喻与方永宸是激动的大声叫出来。董云济是依旧冷冰冰的,至于夏馨炎,淡淡的无所谓的应了一声,算是给伍易面子。

    “还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

    伍易似乎很满意四个人的答案,脸上稍稍露出一点可以称之为慈爱的表情。

    “我有问题。”

    伍易一听有人提问,立刻看了过去,竟然发现是夏馨炎。

    他还以为这个丫头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呢。

    “哦,你有什么问题,问吧。”伍易痛快的说道。

    “学院叫什么名字。”夏馨炎直截了当的问道,这是她一直都没有弄明白的问题。

    “学院。”伍易的回答更是简单,就两个字。

    “什么学院?”夏馨炎眉头一皱,难道她的问题说的不清楚吗?

    “学院。”伍易的答案依旧是这两个字。

    夏馨炎刚要接着再问,最张到一半,停住了,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额头处突然滑下数道黑线。

    “学院的名字就是叫学院吧。”

    “没错。”伍易得意的点头。

    夏馨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果然够变态。

    “老师,为什么学院里面的人这么少?”方玲喻奇怪的问道,“以前的学姐学长呢?”

    “有的毕业了,有的是不合格退出了。”伍易不甚在意的说道。

    “比例是多少?”冷冰冰的董云济难得的问出一个问题。

    伍易想了想,大概的算了一下往期毕业的几率:“十年能有一个学生毕业吧。”

    伍易的话一说完,全场一片安静。

    就连最活泼的方玲喻都闭上了嘴巴,不是她想安静,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了,这个毕业率已经很不错了。”伍易大方的摆摆手,鼓励着夏馨炎他们四个人,“这个成果是很不错的,只要你们努力,一定没问题。”

    只是,这个鼓励的话还真不如不鼓励,怎么听都很假。

    毕业没问题?

    毕业没问题会十年才出一个毕业的学生吗?

    这里真的是学院?

    四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但是眼里全都是疑惑。

    “怎么,你们全都害怕了?”伍易目光扫了一眼四个人,似笑非笑的挑眉,“谁想要退出随时都可以。”

    “要是没有人想退出的话,现在去吃饭,午饭后在这里集合我们去上第一课。”

    伍易话一说完,四个人全都利落的去饭厅吃饭。

    看着四个年轻的背影,伍易笑呵呵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今年的学生应该有点惊喜吧。”

    很快的,四个人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饭,夏馨炎并没有带何浠源和小狐狸,毕竟这个属于她的修炼,总不能让他们一直保护她吧。

    看着精神饱满的四个人,伍易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跟我走吧。”

    “这是你们第一次考核,老师也不会安排特别困难的历练给你们。”伍易走在前面,声音没有刚才的严厉,倒也算是个和蔼的老人。

    只是前面的一席话说出来,夏馨炎他们四个人还会相信伍易的话吗?

    十年才出现一个毕业的学生,就照着每年这么个报名情况,这个几率有多小也可以算的出来了。

    山路倒是很平整,一阶阶的台阶蜿蜒向上,一直通到他们看不到的地方,转了好几个弯。

    方玲喻偷偷的扯了扯夏馨炎的袖子,悄声说道:“这里怎么这么诡异?”

    明明都是午后了,还是阴森森的,一点都没有午后的温度。

    “山里吧,都比较清爽。”夏馨炎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这样的安慰着方玲喻。

    当然这样的话,她自己都不太相信。

    至于方玲喻信不信,她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几个人走了一个多时辰,好在几个人的灵力都不弱,也不至于被这点距离累到。

    终于前方的伍易站住,回头看着夏馨炎四个人:“到了。”

    夏馨炎往前方望了望,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没有那么多的树木,山石多了一些。

    也没有感觉到里面有什么危险,这里要历练什么?

    “那边的山顶有我放在上面的东西,你们取回来就好了。”伍易说的很是轻松,“第一天历练,不给你们太大的压力。”

    “可有时间限制?”夏馨炎多问了一句。

    既然前方没有危险,那么怎么可能没有附加条件。

    “时间就是月亮升到半空的时候一定要回来,不然的话,全都不合格。”伍易前一刻还笑眯眯的,后一秒陡然严厉起来,一点都不徇私。

    夏馨炎听完,问着其他三个人:“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既然有时间限制,那么里面的情况绝对不是他们看见的这么简单。

    “等一下。”伍易笑呵呵的伸手拍了拍四个人的肩膀,“要加油!”

    明明是慈祥老师关心学生的举动,却让四个人一瞬间脸色突变。

    全都盯着伍易,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灵力被封住了。

    就在刚才拍打他们肩膀的时候,直接把他们的灵力封住了。

    “这是为了你们好,加油。”伍易早就习惯被学生这么看着了,经他手里参加过历练的学生也不少,这样的眼神对他来说早就是见怪不怪。

    夏馨炎轻轻的笑了一下,转身往前面走去。

    董云济冷冰冰的目光扫了伍易一眼,也跟着前行。

    方玲喻和方永宸互相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但是见到夏馨炎和董云济已经往前走了,他们两个也自然不想落后,赶忙跟上去。

    没有了灵力走路的时候会感觉身体比平日重了一些,当然对于他们来说没有太多的影响,只是感觉到稍稍的不太灵活,但也能应付。

    四个人都能想到,既然是历练,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那里真的没有危险吗?

    这个问题已经在他们的心里被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好。

    伍易找了一块儿平整的地方坐了下来,笑着看着夏馨炎四个人离开的方向:“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回来,小家伙们,不要把学院想简单了。”

    

  http://www.qingkanzw.com/6/6662/712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