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天纵:废材狂女可翻天 > 第五十九章 意料之外

第五十九章 意料之外

        山峦连绵起伏,好似蛰伏怪兽的脊背,明明一眼就可以望到头的山峦,却有一种朦胧的感觉。

    没有雾气,没有烟尘,却好似隔了一层薄纱一般,隐去山峦的真面目。

    第三条山路的入口处,夏馨炎足足的站了有半个时辰,除了答应老人的因素之外,还有一个奇怪的感觉让她止步不前。

    压力。

    来自山路深处的压力。

    “这是拟态。”何浠源在一旁开口。

    “拟态是一些有实力的学院为了让学生灵力修炼更快,动用大量的财力和灵力开发出来的修炼场地。”

    何浠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就像是天地异宝的幻境一样。”

    “应该不会那么惨烈。”何浠源明白这种学院一向都是以训练学生为主,绝对不会像天地异宝那样将闯入者逼入死路。

    夏馨炎不赞同的缓缓摇头:“你刚才也听到了,这学院最后毕业的人只能是强者。”

    何为强者?

    强者可不是只靠实力的。

    银簪内一直在修炼的熠煌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淡淡的嘱咐了两个字:“小心。”

    夏馨炎微微一愣,她见不到银簪空间内的情况,却被熠煌这两个字弄得莫名其妙,为什么要特意的来提醒她一声?

    心里是有疑惑,但是又不想耽误熠煌的修炼,夏馨炎在心里平静的应了一声,算是回应,她知道了。

    果然,一个时辰之后,老人带着人过来。

    夏馨炎看了看,与她一样的年轻人竟然连十个都不到。

    难道前两关就这么严苛,竟然将人刷下去这么多。

    “你们可以进去了。”老人在山路入口处站定,看了看眼前几个年轻人,“进入之后要是自问无法坚持就立刻退出,不然的话发生任何意外都与学院无关,谁有异议吗?”

    旁边人全都摇头,这个规矩他们来之前就知道了。

    反正大家都是量力而行,不会为了上一个学院不要命的。

    老人往旁边站了战,让开道路让夏馨炎他们过去。

    所有的人都细细的嘱咐自家的小主人一番,当然大致的内容都是,量力而为不要勉强。

    夏馨炎看了看前方,将手中的牌子往旁边石壁上的石槽一方,眼前的景象一花,好似一阵空间扭曲。

    夏馨炎知道如今她可以进去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腿进了第三条山路。

    一见夏馨炎进去,其他要接受考核的人也赶忙跟着进去。

    老人见最后一个人进去,刚好抬腿进去,旁边有人立刻问道:“我们不可以进去吗?”

    老人冷哼一声,不耐烦的回头扔下两个硬邦邦的字:“废话。”

    噎得刚才问话的人直翻白眼,奈何实力不够,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反驳,不仅不能反驳还要陪着笑脸。

    “我是说,刚才有个人不是参加考核的学生也进去了。”

    “我们是不是也能进去陪着。”

    一有人带头立刻就引来附和,毕竟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

    真的有什么意外,他们陪着多少还放心一点。

    “不是考核的人进去干什么?”老人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些人留,他才不会管这些人是什么背景,到了学院这里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可是,那个人……”有人小声的分辩着。

    刚才他们可是看到夏馨炎身边的男子跟她一起进去了,那个人不是要参加考核的人吧。

    凭什么那个人就可以进去?

    就算夏馨炎是学院第一人,也不能这么差别待遇吧?

    “老师,这可不能徇私啊。”有人半开玩笑的说道。

    一方面是不敢得罪学院另外一方面又想提醒老人有人是不守规矩的。

    “徇私?”老人讥笑出声,冷冰冰的眼神看得刚才那个人假装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算徇私又怎么样?也不看看你们脚下踩的是什么地方?”老人声音骤然一冷,冻得众人浑身一个哆嗦,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冷了。

    “不乐意就滚,老子没请你们过来!”老人大咧咧的骂着,看都不看那些人一眼,在他的眼里,这些人连做蝼蚁都没有资格。

    一句话骂的那些二十七八级大灵师没有一个敢废话的。

    全都跟个小孩子似的,老老实实的听着。

    谁让介绍他们来这里的人早就对他们千叮咛万嘱咐学院的“彪悍”,再看到老人的实力之后,他们很明智的不会去反抗。

    二十几级对上五十级,他们脑子还没有毛病到去送死。

    老人瞅了瞅这些人,轻叹一声,转向唯一一个没有疑问的胡默毅,点了点头:“看来还有一个明白人。”

    胡默毅轻轻一笑,没有说什么。

    毕竟他曾经也是见过人形灵兽的,大概明白人形灵兽的特征。

    至于没有见过人形灵兽并且实力不够的灵师又怎么会看得出来夏馨炎身边的那个男子并非人类呢?

    “一群人兽不分的家伙。”老人一甩袖子进入第三条山路,隐去了身形。

    留在一群人在那里面面相觑,仔细的琢磨着老人最后话里的意思。

    “人兽不分……”

    有人低声重复着老人最后的话,惊愕的抬头,看向身边的人。

    这里的人都不是笨蛋,老人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们要是还不明白,那就真的不用混了,直接找块儿豆腐撞死得了。

    “那个是人形灵兽!”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尖叫。

    尖叫是很不符合他们的身份,但是答案太过惊悚,一时情绪激动,失态在所难免。

    尖叫过后,一群人全都安静下来。

    再也没有人说话,不过,脑海之中全都想着一个问题,夏馨炎到底是什么人。

    如此恐怖的灵力提升速度,还跟着一头稀少的人形灵兽,似乎有点神秘过头了。

    老人可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想,那些人的想法还不足以让他顾虑。

    进入拟态环境之后,老人仔细的感受着里面的气息,奇怪的咦了一声。

    这些年轻人竟然没有在一起,而是分散开了。

    略略一想,老人笑了,明白有的小家伙是不肯跟在夏馨炎身边,估计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不逊于她。

    爱表现没有错,他很赞同,只不过,能有几个可以凭一己之力通过这关?

    学院从成立的那天起到如今,才不过两个人而已。

    那两个人日后的成就非凡。

    只是被世人放在仰望角度的两个人当初从第三条山路通过之后,也是一身狼狈,奄奄一息。

    他很期待今天可以出来第三位。

    当然,伤药、上好的疗伤药剂他早就让学院里的人准备妥当,只要夏馨炎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能救得回来。

    夏馨炎一进入山道,眼前景物一转,刚才还层层交叠的山峦立刻变为一马平川。

    湿润的山间空气被干燥的热浪卷走,坚硬的山石化为松软黄沙。

    夏馨炎左右看了看,一望无际触目所及一片金黄。

    脚下的触感,肌肤的热度以及干燥的空气,无一不在告诉她,她现在深处沙漠之中。

    前无方向,后无退路,一片金黄,抬头只有刺眼的阳光,晃得人头脑发晕。

    “好厉害的拟态环境。”夏馨炎赞叹一声,学院的考核倒是大手笔。

    这几个月她除了修炼之外,自然也打听了一下学院的知识,像这样的环境,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就建造出来的。

    她只是知道在大学院里有拟态环境给学生修炼,但是那也是要给资质极好的学生来修炼。

    拟态环境绝对是极其昂贵的,不说其中投入的巨额钱财,单说需要的灵力消耗,绝对不是惊人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比如像皇家学院,其中就有专门介绍说他们拥有三个这样的拟态环境。

    拿出来成为炫耀的东西,自然是重中之重。

    她还在琢磨什么是拟态环境,所以,在山路前愣是没有反应上来,这家学院的其中一关竟然是在拟态环境下进行的。

    越是如此,她越觉得这家学院不太正常。

    连人人趋之若鹜的第一学院——皇家学院都只有三个拟态环境,这家学院却随意的将一个拟态环境作为考核来用。

    是这家学院的院长白痴,不知道拟态环境的珍贵奢侈,还是因为这家学院里拟态环境已经足够丰富,丰富到可以用来“浪费”在考核上。

    学院里的人会白痴吗?

    看看一个门口的老人就是五十级灵尊,那么答案只有可能是后面那个。

    “有意思。”夏馨炎缓缓的勾起唇角,笑了起来。

    那笑容竟然比沙漠上的阳光还要炽烈,灼灼光华令何浠源与段恒倪不敢对视。

    两个人互看一眼,心里轻叹一声,夏馨炎的斗志又被勾起来了。

    她可是一个挑战爱好者,越是危险,越是高难度,她越兴奋。

    好在是考核,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两人想到这里,还是稍稍的放了点心。

    只是松了一口气的他们完全忘记一件事情,就是这家学院的招生标准——强者,这两个字真正的意思。

    老人在拟态环境中看了看,眉头皱了起来,他竟然找不到那几个学生的具体位置。

    这个拟态环境似乎不太一样。

    老人没有停留,大步往前走去。

    拟态环境不太一样,但是出路他还是找的到的,怎么跟平日的状态不一样?

    难道是有人做了手脚?

    老人快步离开,出了拟态环境,见到一个干瘦好似竹竿的老人,干巴巴的站在出口。

    “薛老头,你干什么?”老人一出来,狠狠的瞪了干瘦老人一眼,“拟态环境是你做了手脚。”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薛陌笑了一下,干瘦的脸上因为扯出的笑容,让干涩涩的皮肤皱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就跟罩了人皮的骷髅似的。

    往那一摆就已经够阴森的了,再加上这么一个笑容,别说,还真不一样了,简直就是恐怖。

    “你个老家伙,别笑了成不?”老人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上面可是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跟薛陌这个老家伙相处这么多年,还是不喜欢他脸上偶然出现的笑容。

    别人那笑,不说多赏心悦目吧,但是至少没有其他的感觉。

    偏偏薛陌这个家伙,一笑起来就跟僵尸诈尸了似的,比坟场还阴森,估计就算是有鬼出现在薛陌面前,他一个笑容立刻就能吓得百鬼退散。

    “许你让本来就被录取的人进行考核,就不许我多加点内容?”薛陌对着多年的好友也不生气,干瘪瘪的唇动了动,出口的声音也是干硬硬的沙哑,听起来有些刺耳。

    “我还不是想看看谁能这样破格录取。”伍易一点都没有理亏的意思,反正规矩这种东西在他们眼里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谁知道你这个老家伙,非要跟我作对,我看不到全程你也别想看。”伍易一想到薛陌耽误他看夏馨炎的表现,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在旁边总会影响,不如等他们都考核完了,再看不是很好?”薛陌望了望前方扭曲的拟态环境入口,以为他不好奇夏馨炎吗?

    要是不好奇,他也不会来这里。

    “你的意思是……”伍易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突然的大笑起来,用力的拍了拍薛陌的肩膀,“老家伙,有脑子!”

    竟然把院长珍藏的纪录水晶拿出来了。

    也是,他要是在里面观察,很有可能会影响夏馨炎的发挥,还不如让纪录水晶好好的纪录下来,事后他们再慢慢的看。

    薛陌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坐在那里等着这次考核结束。

    拟态环境内,黄沙漫天。

    夏馨炎并没有急着走,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馨炎,怎么了?”何浠源不太理解的询问着,她都站了有一刻钟了,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办吗?

    夏馨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抬头,对上何浠源的眼眸:“你说他们要考核的到底是什么?”

    “啊?”何浠源一下子就被夏馨炎问愣住了,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夏馨炎已经开始往前走了。

    何浠源低头看了看在脚边不停的抖着身上黄沙的段恒倪,希望他能给个答案。

    但是,段恒倪只关注身上让他不舒服的黄沙,哪里还会去注意心有疑问的何浠源。

    “馨炎,你知道要怎么做了?”何浠源一脚踢了过去,随即追上夏馨炎,急急的问道。

    刚刚把身上沾染的黄沙抖下去,谁知道劈头盖脸的又砸下来一堆的黄沙,差点把他活埋。

    “阿浠,你干什么?”段恒倪气得在心里狂吼,这下连动物的本能都不用了,直接用自身的力量将沾附在身上的黄沙扫去。

    “你得瑟个什么劲儿?不知道现在是馨炎考核吗?”何浠源在心里不满的回了一句,真是一个分不清轻重缓急的家伙。

    小狐狸优雅的摆了摆自己的大尾巴,脚步轻灵的走了过去,心里不急不缓的说道:“有我们在,你还怕馨炎考核不通过?”

    狭长的眼眸慢慢的眯了起来,戏谑的打量着何浠源。

    真是白痴,考核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有什么好紧张的?

    何浠源抿了抿唇,一直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轻笑一声:“嗯,算你有理。”

    刚才是他关心则乱了,有点失了方寸。

    何浠源与段恒倪的这番对话夏馨炎自然不清楚,只是回答着何浠源刚才的问题,当然,她的回答极其简单,就三个字:“不知道。”

    “厄?”何浠源脚步一顿,看向说得理所当然的夏馨炎。

    好像、似乎、大概、可能要参加考核的人是夏馨炎吧。

    为什么她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说不知道?

    何浠源承认自己的脑子有时可能不太灵光,所以,求助的目光望向段恒倪,希望他来给解答一下。

    一低头,看到的是尾巴摆到一半,被定格的小狐狸,呆愣愣的出神,似乎一时之间也无法接受夏馨炎的答案。

    好吧。

    何浠源心里平衡了,不是他自己的问题,看来段恒倪与他一样,脑子有时也不太好。

    “不知道要怎么办?”话一问出口,何浠源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个问题太蠢了。

    夏馨炎倒没有半点嘲笑的意思,以后,对着何浠源嫣然一笑:“当然是凉拌喽。”

    说着,调皮的眨眨眼:“走吧。总在一个地方呆着也很无聊。”

    走了快半个时辰,黄沙依旧是黄沙,连一点点其他的颜色都见不到,抬头,只有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半空中,不啻余力的发挥它的热量,半丝云彩都见不到。

    夏馨炎慢慢的往前走,脚步很沉稳,一脚踩下去微微下陷,并没有停留多久立刻抬起。

    突然,前面出现一个人。

    绝对是突然,没有一点预兆。

    就像是空间被撕裂,那个人凭空掉出来似的。

    夏馨炎看了那个比她稍微大了一两岁的女子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依旧遵循着她自己的路线往前走着。

    “那个……能不能带我一起走?”女子咬着咬嘴唇,忐忑的瞅着夏馨炎,身上有些狼狈,显然是经过了一番厮杀,甚至还有没有干涸的血液。

    夏馨炎头都没有回,更是连一个字都舍不得浪费,直接选择无视。

    “你……”女子惊讶的盯着夏馨炎的背影,她完全没有想到夏馨炎会这么冷漠,完全无视她的求救。

    “你怎么可以这样?”女子踩着脚下松软的沙子,踉踉跄跄的冲了过去,想抓住夏馨炎,好好的问清楚。

    夏馨炎根本就不等女子靠近,反手一道灵力甩出,正中女子胸口,直接将她打飞,重重的摔倒在沙砾中。

    手臂还没有收回,直接将手中的灵力化为一束,冲入不远处的沙丘。

    嘭的一声,沙丘整个炸飞,一道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匆忙间并没有将夏馨炎的灵力攻击全部化解,稍稍受了一些波及。

    夏馨炎冷眼看着那人落地,没有任何表示,就连一点惊讶的反应都没有。

    “倒是很警觉啊。”王磊掸了掸自己身上的沙粒,冷笑着。

    脸上只有被夏馨炎发现之后的惊讶,却没有半点愧疚之色。

    “学院考核难道是在考埋伏暗杀不成?”夏馨炎双眸平静无波,只是话中的讥讽好似钢针,扎得王磊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哼,学院的考核早就说明了,学院要的是强者。”王磊自动忽略夏馨炎话里的讥讽,仰着头,一副教训小辈的嘴脸。

    “知道什么是强者吗?”

    对于这样无知的问话,夏馨炎只是用淡然冷笑来回答。

    有人是白痴,她总不能去降低自己的智商去配合。

    “强者就是要站立在世界的巅峰,将所有可能妨碍他的东西全都铲除。”王磊一字一字的重重咬出,毫不掩饰的说明,夏馨炎就是妨碍他的人。

    夏馨炎了然的点头,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旁边刚才被她打飞的女子,扬了扬下巴:“她是你的替死鬼,你不怕她的家人找你麻烦。”

    “老师早就说过,进入这里要是知道无法应付就自动退出。不退出的话,生死自负。”王磊可是将伍易的话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进入这里之后,才会寻了一个人来吸引夏馨炎的注意力。

    当然,王磊也不是傻子。

    在进入拟态环境之前,他就仔细的观察过,这个女人的随从比其他人要弱上一些,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掀起什么大风浪。

    本来以为藏在沙丘下,他就可以将夏馨炎一击倒毙,哪里会想到竟然被她发现。

    不过,这也不会让结果产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夏馨炎一定要死。

    就算是学院第一人又怎么样?

    第一人也要活着才有价值,死了有什么用?

    他一个十三级的灵师,会怕夏馨炎这个区区十二级的灵师?

    “去死吧!”王磊大吼一声,手中灵力凝聚,夹带着尖锐的破空之声袭向夏馨炎。

    面对着呼啸而来的灵力攻击,夏馨炎轻轻的笑了起来。

    小狐狸与何浠源一见到夏馨炎这个笑容,根本就不用人说,全都往旁边快速的挪了好几米,留出足够的空间给夏馨炎“发挥”。

    何浠源看着冲过来,还一脸兴奋狂热笑容的王磊,惋惜的摇了摇头。

    小狐狸更是直接,将小脸扭到一边,有人蠢到极点,真是神仙都难救。

    夏馨炎身体一矮,脚一蹬地面,嗖的一下蹿了出去。

    整个人在冲过去的过程中不停的转变了几个角度,看似很随意的角度,但是每次都让王磊的灵力攻击擦着她的身体避开。

    夏馨炎诡异的动作真的是让王磊傻了。

    他不是一个没有经历过对战磨练的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这样的对决。

    灵力不是应该是实打实的来拼吗?

    灵力对决的时候鲜少有人如此躲避。

    要是自己的灵力等级高于对手,那么绝对是用等级之间的差距来压制对方。

    若是自己的灵力等级低于对手,那么就算是躲避也没有什么效果,总是会受伤的。

    当然,并不是说不躲避,就算是躲避也是要用灵力保护好之后才躲避。

    像夏馨炎这样,没有半点灵力外泄直接躲避的人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难道她就不怕,有一个不慎,直接被灵力打中吗?

    就在王磊心中念头快速闪过的时候,夏馨炎也已经到了他面前,伸出二指直接弹向他的手臂某处。

    王磊冷笑一声,灵力回转,打向夏馨炎的头。

    他要一举杀了夏馨炎。

    就在这个时候,手臂突然传来一阵刺痛,剧烈的疼痛好似冰针,迅速的扎进他的心脏,引来心脏剧烈收缩。

    即将要爆出的灵力哪里还有后继力量,直接在没有出手的瞬间消散。

    捂住胸口,踉跄的后退。

    踩在松软的沙地上王磊脚步不稳的退了好几步,终究是没有站稳,直接摔倒在地。

    用力的按压住胸口心脏的位置,王磊都不敢用力的呼吸,脸色苍白的盯着夏馨炎,眼中有恐惧一闪而过。

    他根本就不知道夏馨炎用了什么方法。

    根本就没有看到她做了什么就让他狼狈如此。

    “想杀人,等你学会如何杀人再说吧。真是丢人。”夏馨炎冷冷的盯着王磊,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目中并没有任何暴戾杀气,却让王磊心惊不已。

    他怎么觉得夏馨炎好像不一样了。

    在山外的时候,她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冷漠到甚至可以让人忽略掉她的存在。

    如今,也是那样的淡漠,似乎随时都可以被人忽视掉。

    可是他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若是有人真的忽视了夏馨炎,那么这个人也离死不远了。

    王磊努力的在调试这身体内的灵力,想尽快的来缓解心脏处的不适,他就不信了,凭着他还能被一个十二级的灵师打败。

    不得不说,王磊的想法很好,只是,夏馨炎给不给他这个机会就是一个大问题了。

    夏馨炎纵身一跃,灵力发出,自上而下直直的砸落。

    本来发出的灵力就是极其快速狠辣的,再加上夏馨炎是从上而下的发出,灵力本身的速度与重力叠加,更是比平常方法快了许多。

    王磊见形势不好也顾不上自己依旧在隐隐作痛的心脏,强行的提起灵力,迎头而上,要与夏馨炎的灵力硬碰硬。

    轰隆隆一声巨响,两股灵力相撞,自然是发出巨大的灵力爆炸。

    夏馨炎落下地面,往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王磊更是好不到哪里去,整个身子被重重的打入沙地。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浓烈的危机袭上心头,王磊想要跃起,奈何身陷沙地,身体的速度不如平日来得迅速。

    慢了几个呼吸。

    就这几个呼吸,对于夏馨炎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道灿亮的灵力光芒从地下破沙而出,将王磊打飞,一口鲜血随着他移动的轨迹而淋淋落了一地。

    噗的一声,王磊摔进沙地,半边身子陷入其中。

    面色惨白如纸,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黄灿灿的沙砾。

    王磊别说喘口气的工夫了,就是连焦距都没有对准就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冲了过来,夹带着灵力的刺目光芒。

    尖锐杀气,让他本能的恐惧。

    手指不由自主的捏了捏自己的空间戒指,从里面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瓶。

    看不出来是什么材质所做,只能感觉到那小瓶中充盈的力量。

    那是令人心惊胆战的恐怖力量,仿佛是被束缚起来的野兽,只要一放出来,必然会搅得天翻地覆。

    压榨身体内残留的灵力,将小瓶快速的抛出。

    夏馨炎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赶忙张开灵力,匆忙中凝成一个简陋的保护屏障。

    呯的一声轻响,小瓶子碰到夏馨炎的保护屏障破裂开来。

    并没有夏馨炎预想当中的恐怖力量,就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瓶子一样的碎裂开来。

    这是……

    还没等夏馨炎反应过来,突然感觉到身体内的灵力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迅速的流失。

    薄薄的保护屏障迅速的崩塌。

    夏馨炎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她真的是没有想到王磊身上竟然还有这么好的药剂。

    “馨炎。”何浠源赶忙跑了过去,一把将夏馨炎扶住,望着她阴沉的脸色急急的问道,“怎么了?”

    “你该感到荣幸,三品药剂师炼制的药剂用在你的身上,你可是捡了个大便宜。”王磊晃了晃头,将眩晕甩去,慢悠悠的从沙地爬起来,阴森森的对着夏馨炎呲牙低笑。

    “失去灵力的感觉怎么样?”王磊得意的盯着夏馨炎,心里说不出来的畅快。

    她倒是接着得意啊。

    什么学院第一人?

    要真是有第一人的话,那么一定是他,绝对不会是别人!

    他要成功,绝对是站在世界巅峰的强者。

    绝对不允许有人成为他的障碍。

    “你打得我很开心是吧?”王磊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边的血渍,淡淡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让他止不住心头暴戾情绪泛滥。

    “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得罪小爷的下场。”王磊面露狰狞的一步步逼近夏馨炎。

    刚才那个被夏馨炎打飞的女子小心翼翼的一直在观察这边的情况,她心里一直在盘算怎样脱身才好。

    她比较希望王磊可以赢,毕竟要是夏馨炎赢了的话,就冲着刚才她帮着王磊的情况,夏馨炎也不见得会饶了她。

    见到王磊占了上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要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溜走就好了。

    王磊逼近夏馨炎的时候,正好是背对着她。

    好机会!

    她坐在沙地上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小心的移动着,想要蹭到安全的距离之后再快速的逃跑。

    只是她的愿望似乎有点落空。

    才刚刚挪了一米,王磊阴森森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要到哪里去?”

    “我、我……”女子胆怯的咬着嘴唇,她的灵力实在是跟王磊没法比,生死全在他的手中,怎能不害怕。

    “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你让我离开吧。”

    女子急急的保证着,现在没有什么比活命更重要。

    “离开?”王磊似乎实在思索着什么,点了点头,并没有回身,他的双眼一直在恶狠狠的盯着夏馨炎。

    一字一顿缓缓说道:“你确实可以离开了。”

    女子惊喜的望着王磊的背影,慌乱的点头,连连道谢:“谢谢!谢谢!”

    匆匆起身,转身就往外跑。

    只是才跑了两步,身后猛然一股重力袭来,后心一痛,低头,正好看到灵力漂亮的光芒从她的胸口穿出。

    “你……”女子惊愕的转身,不甘心的盯着王磊依旧的背影,“你说过的……”

    他怎么可以不受信用?

    他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你确实可以离开了,不过是离开人世!”随着王磊冷冰冰的声音,女子最后一点生命力也全部耗尽,软软的倒在沙地上。

    殷红的鲜血快速的将她身下的沙砾染红,如同她流逝的生命一般迅速。

    “这就是跟我作对的下场。”王磊双眼赤红,好似森林中残忍的恶狼,恶狠狠的盯着夏馨炎,要将她碎尸万段。

    还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如此狼狈,竟然动用了身上极其少有的三品药剂。

    无论是哪条,夏馨炎都该去死。

    王磊话才说完,眼前突然一花,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脸颊一痛,头立刻歪向一边,火辣辣的痛。

    嘴里浓重的甜腥涌出,不由自主的张口吐出一口鲜血,里面竟然还夹杂着三颗森白的牙齿。

    “你敢打我!”王磊抬头,惊怒呵斥。

    何浠源沉着一张脸盯着王磊,大手一伸:“把解药拿出来。”

    刚才他问过了,夏馨炎只是灵力被药剂封住,并没有什么大碍。

    “白痴。”王磊狠狠的用袖子擦了一下唇角的血渍,“敢打我,我会让你死的很精彩。”

    小狐狸在旁边看着,无奈的对着天空翻了个白眼。

    这个王磊是傻子吗?

    竟然还对着何浠源说狠话。

    难道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他会被扇耳光?

    多少应该有点觉悟吧。

    显然,段恒倪是高估了王磊的智商,或者说王磊真的被气疯了,直接冲着何浠源冲了过去。

    何浠源又怎么会对他客气,尤其还是夏馨炎灵力因他而被封的情况下。

    指尖微动,有晶莹的水滴在指尖浮现。

    手指轻弹,水滴飞掠而出,在空中化为十几滴,齐齐的激射向王磊。

    “灵、灵兽?”一见何浠源的动作,王磊整个人都傻了。

    就跟被施了定身法似的,浑身僵硬。

    眼睁睁的看着十几滴晶莹剔透的水凌空而至,完全忘记了抵挡。

    甚至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怎么抵挡。

    那可是人形灵兽啊。

    他要用什么来挡?

    怎么挡都是一个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就在水滴快要打在他身上的瞬间,王磊眼神一变,似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用力的一咬牙,不知道咬碎了什么,咕噜一下吞了下去,双眼迅速的浮现出骇人的疯狂。

    “就算我死,你也别想好过。”癫狂的大叫响彻天地之间,王磊身上的肌肉就好似被什么东西充气了似的鼓了起来。

    何浠源一见王磊的模样,赶忙手掌一握,刚才飞射而至的水滴凭空消失。

    “馨炎,他要自毁。”何浠源见过有灵师在最后关头,动用自身的灵力,将自己引爆成为最后同归于尽的手段。

    “哈哈……你们去死吧。”王磊根本就没给夏馨炎反应的机会,嘭的一声,整个人化作一团血雾,在他们面前炸裂开来。

    何浠源的动作极其迅速,一道水幕将夏馨炎保护起来,纵然有再多的血水也没有办法将她弄脏。

    自然,炸裂开来时的冲击力更是伤不了夏馨炎。

    “他这是在做什么?”小狐狸不解的摆着自己的大尾巴。

    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自杀,王磊是不是脑子傻了?

    夏馨炎眉头微皱,低声急速的说道:“快走。”

    “去哪里?”何浠源同样是一头雾水,不太明白王磊闹得是哪一出。

    “快走,这里极不安全。”夏馨炎焦急的说道,她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无聊到用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最后王磊的自杀绝对不可能毫无意义,他到底是吞咽了什么?

    夏馨炎的神情是何浠源从来没有见过的,立刻明白事情绝对不妙,她应该是感应到了什么。

    立刻听从夏馨炎的话,拉着她快步离开,毕竟她从来就没有判断失误过。

    山道外,一直安静坐着的伍易和薛陌同时睁开双眼,惊讶的盯着拟态环境的入口。

    “薛老头,这是……”伍易已经可以确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种荒谬的情况怎么会发生?

    薛陌干枯的手指轻轻的放在地面,感受着地下传来的一阵阵力量波动,沉重的点了点头:“没错,是那个爆发了。”

    “看来这批学生里面有人是真的丧心病狂了。”薛陌本来就干哑的声音因为话题的沉重愈发的难听。

    让伍易的脸色变了几变,痴痴的盯着拟态环境的入口,低声喃喃道:“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全都死在里面?”

    那里可有一个是不用考核就可以进入学院的人,第一次,伍易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静观其变吧。”薛陌干皱的眼皮耷拉下来,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有不停转动的眼珠泄露他心中的焦虑。

    

  http://www.qingkanzw.com/6/6662/7120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