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一世枭雄之王者崛起 > 第二百零五章 兽人 【大章节】

第二百零五章 兽人 【大章节】

    纵身跃入滾滚阴气的无底深渊,这是需要勇气的,但也是我深思熟虑之后选择的结果。

    在漫长的谨慎思索后。我几乎已经确定,这圆形的深渊口就是通往目的地的唯一路径。其实想也想得到,在这死亡禁地,充滿各种凶险各种谜,要在这样一个地方得到轩辕家的古老傳承,必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有勇气跃入这随时可能让人粉身碎骨的深渊,或许也是考验人的一关。

    再说。那召喚我的声音明显是从深渊底部传来,它那么的有灵气,一直牵引着我帮助我,我应该选择相信它,还有这阴气的源头,也在深渊里面,所以,无路如何,我都觉得,我要找的古老传承。就在深淵下面。

    虽然心里已经有底,但毕竟还是要冒大風险。说一点不害怕,那是假的,在往下跳的那瞬,我还是害怕的闭上了眼睛,感觉呼吸都在这一瞬停止了,我不敢动,甚至连思考都不敢,就任凭自己的身体这么往下落。

    一开始的时候,我掉下去是没有任何阻碍的,自由落体的速度相当之快,而最要命的还是,深渊是阴气散发的源头,这下面的温度低的令人无法想象。那倒刮的阴气不断的刺痛着我的身体,像被刀割一样,疼的刺骨。我身上血迹斑斑的衣服都被刮走了,那威力实在太强大了,感觉我这皮肉都要彻底裂开了。

    只片刻后,我就被整的一丝不挂了,阴寒之气直接侵入我的肺腑,让我生不如死。

    慢慢的,我连想睁开眼,都不行了,我的身体好像在被无形的东西给挤压着。以至于我的手脚什么的都没了知觉,我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我还在往下掉,但下降的速度已经不如先前那么猛烈,它在渐渐的减缓...

    此刻的我,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伤心。毕竟,只有速度减缓了,我才不至于落在某个硬地上摔个粉身碎骨,但是,我这**真的快要承受不住这刺骨的冷还有这强盛的阴气了,它绝对不是人所能承受得住的,我都怀疑我通身上下甚至连血液都被冻结了,我哪里都不能动,唯一能够转动的只有我这脑子,但它转的还极其慢,因为,我的思考能力也越来越弱了。

    我不知道此刻我落入了什么境地,但凭我仅剩的理智,我大概能揣度出来,这里的密度绝对超强,它可是阴气的发源地,这里的气跟稀薄的空气完全不一样,它太过紧密太过强大,强大到让我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要知道,我这身体的强硬程度,在整个人类中都可能是顶尖的存在,连孔老那变态的老不死都打不死我,不就是因为我那变态的体质吗?

    况且,在x激素的作用下,我的身体被改造的更加无敌了,可以很确定的说,我爸跟我爷爷,单论身体的素质和强硬程度,都是远不及现在的我的,毕竟我生父连x激素都承受不住就那么死了,而我,扛过了x激素,却真的很难扛住这里密集的阴气啊,在这里,什么实力什么武功,狗屁用都没有,就算你有滔天的实力,一下来,也准得被这厚重的阴气给压住,你内力再强大也发不出来,所以,来到深渊,靠的唯有身体素质。

    其实,我的衣服都是特制的,坚硬程度不弱,但还在上面,它们就被这阴气撕裂成了粉末,可想而知,越往下,阴气就越重,而我,越要承受多么重的力量。到了后面,虽然我下降速度明显减缓,但这阴气撕裂能力却增加了无数倍,要是我的身体是一具普通的身躯,那恐怕这时候已经粉身碎骨了。

    不过,我虽不是普通的身躯,但也经不住这样的撕裂啊,而且,我整个人都在这强盛阴气的气流中,开始旋转了起来,我这是一边下降一边旋转。

    真的,有种身子被炸开的感觉,就好比有人把我放进了人肉搅拌机那样,甚至比搅拌机还痛苦千万倍,疼的我都快失去痛觉了,神经都麻木了,到了这里,我才发现,从前所受的那点痛苦,简直就是在给我挠痒痒,这里的痛,才真叫痛,要命的是,这种痛到神经,痛到骨子里的撕裂痛,不会让人昏迷,甚至越痛越让我的大脑清晰,我好像是在十分清醒的承受这比十八层地狱更受折磨的痛苦。

    我的身体一会儿膨胀,一会又被挤扁了,每分每秒我都在被蹂躏受尽折磨,我紧闭的双眼都有泪水渗出来,一到脸上,泪水就结成冰,然后被撕裂,我想,到了极限了,真的到了我承受的极限了,我快死了,快没呼吸了,就在我绝望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亡的这瞬,突然,我全身好像轻松了不少。

    我的知觉我的肢体我整个人似乎都松了下来,连那一直无法动弹的手脚都能微微动一动了,于是,我试着动了动眼皮,突然,我用力一撑,眼睛就这么睁开了,但是,睁开和闭着根本没有区别,眼前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只感觉到那阴冷之气。

    但奇怪的是,这时候我的身体却没在下降了,可我的人也没落在地面,我好像整个人都悬浮在空中了,这让我瞬间恐慌起来,我试着挣扎,但我的身体根本不能大幅度的动,我的人还是飘在空中,我的脑子都糊涂了,我不会一直就这样停留在半空中直到死去吧?

    想到这,我越发的害怕,虽然开不见,但我还是下意识的转动眼珠子,四处张望,突然,呼的一下,狂风猛烈袭来,瞬间,我身体周围的阴气就好像?卷风一般,迅速的疯狂的旋转了起来,并且,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身体,也跟着?卷风,一起疯狂的旋转,速度奇快无比。

    我立马感觉晕头转向,想吐,但吐不出来,到后面,我几乎没能力思考了,我完全白痴了,因为,这旋转的速度已经让我无法思考了,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的身体正在发生改变,我的细胞在扩展,我的毛孔在扩大,我身上的毛发,好像都被这强大的威力全部给抽走了,一根一根的从我身体中脱落而出,让我痛不欲生。

    这整个过程中,我的心脏好几次都停止了跳动,但是,随着那快速的旋转,几次又恢复了过来,放佛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轮回,慢慢的,我已经不知道,我是在人间还是到了地狱,我是生,还是死,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到了最后,这疯狂旋转的气流终于停止了,而我,已经完全虚脱了,仿佛血液都被抽干了,我整个人就那么轻飘飘的掉落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我软软的躺在地上,许久许久,我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这次睁开眼,我竟然能看见东西了,我第一个去看的是自己的身体,但就这一看,差点没把我给吓晕过去,我竟然发现,我身体的皮肤,完全失去了活性,衰退了,干瘪了,裂开了,更恐怖的还是,我tm全身上下一根汗毛都没了,我被这样怪异的自己,吓的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腾的一下就站起了身了。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怪物一样的身体,会是我的身体。

    等我站稳之后,我的瞳孔放的更大了,因为,我这才发现,我似乎到达了深渊底部,这底部的地面,好似一张太极图。更奇怪的是,这地面还发光发亮,它就跟面大镜子似的,能让我在黑暗中,透过它看清自己的影像。

    当从这地面的反光中看清自己的全身时,我立即就窒息了。

    因为,除了身上的汗毛,我头顶的头发,额头上的眉毛,还有眼睛上的眼睫毛,通通都没有了,我这根本已经不是人样了,我比鬼还恐怖啊,看到自己这诡异的模样,我真想咬舌自尽。我就跟那刚出生没有毛的猿猴一样,恐怖到极点了都。

    我难以想象,我怎么会变成怪物,还是光秃秃的怪物,就这副模样,我还有脸出去吗?我就算练成了盖世武功,那又怎么样,我还有脸面活着吗?

    也许没有人能体会我现在的心情,现在我就算已经百分百确定这深渊就是通往目的地的通道,我也高兴不起来,它怎么可以这么变态,连我这种身体素质的人,都能被它给折磨成这副鬼样子?那要是其他人,不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我发誓,如果这次我能从禁地全身而退,那我必定让世人都知道,这里恐怖的一切,我倒要看看,谁还敢为了那古老传承跑这来受虐受死。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别人的时候,现在的问题是,我看着自己的样子,我真的好想吐啊,欲哭无泪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感觉已经没有**再去探寻那什么传承了,我的世界已经黑暗,什么对我来说都是虚无的,没用的,我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但是,想起苏梦凉,想起母亲,想起奶奶,想起田馨雨,想起小姑,还有不知道在何方的王子越,还有好多好多人,我又舍不得,更放不下,最关键的还是,她们都在一心期待我回归,等待我的营救,我就算死,也不能抛下她们啊,我不能只为自己考虑,我要为那些人负责。

    我应该抛掉自己,此时的我,只是轩辕家族的使者,我是带着使命进来的,我的目的,就是完成任务,所以,吴天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我就算真的变成了怪物,但我这颗捍卫亲人爱人捍卫家族的心没变,我既然还活着,那我就必须有勇气走到底。

    想起这些,我忍不住轻轻摸了摸自己干枯的脸,然后,我一皱眉一瞪眼,强打起精神,扫视着周围的环境,扫视一圈之后,我才发现,这地方就像井底,还是抬头看不到天的井底,上面没路,脚下又是地,只有四周,四周围的墙面上,明显有十扇石门,看来,唯一的出路,就只有这些石门了。

    我注意到,十扇门的上方,赫然刻着几个大字,虽然那是繁体字,但我也能辨认出来,那是:九死一生。

    我记得奶奶说过,说轩辕家的老人们曾流传着一个说法,说禁地好像有个九死一生门,那才是最后的通道。具体的情况,奶奶也不清楚,毕竟这种传言都是祖辈流传下来的,一代又一代,原话的意思肯定都变没了。反正奶奶就告诉我,说那是最危险的地方,叫我在九死一生这关一定要特别的小心。

    那时候我还以为,九死一生门是一个通道的门,但现在真见识到了,我才发现,那不是一扇门的名字,那是十扇门啊,其中九扇门是死路,只有一扇门是生路,它的意思非常明显,只要你进到九扇死门中的任何一扇,你都必死无疑,而唯有进到那扇生门,才能找到古老传承。

    这他娘的果然是九死一生,我就无语了,十扇门,一模一样,一丁点区别都没有,叫我怎么选择,这生的概率,显然只有十分之一,这叫什么事啊?

    从禁地之门来到这深渊底部,人都被摧残成无毛怪物了,最后竟然还有这么残的一关要过。我想,要不是那呼唤的声音屡次救我,我早都死好几次了,要不是我特殊的身体体质,我也早就没命了,可这条命既然已经保留到了现在,为什么又给我搞一个九死一生。我还有十条命拿来试吗?

    我真的很无语,但也无奈,无论如何,都已经走到这了,我也没有回路可走了,只能通过最后这九死一生的考验,我才能有希望完成任务。不过,这选择题,我绝对不能盲目选,更不能存在侥幸的心里,这场赌博太大,我赌不起。

    于是,我突然盘腿坐下,现在,我就坐在这等,竖起耳朵等,我坚信,那呼唤我的声音从哪发出来,最终的目的地就在哪。它既然把我引到这了,肯定还会继续帮我,所以,为今之计,我只有继续等待。呆叨共血。

    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我凝神静气坐这半小时后,那天籁般的呼唤声终于再次响起,对的,它这次又是在呼唤我,但由于它先前呼唤太多次消耗了太多能量,导致它现在好像虚脱了一般,那声音极其微弱,而这空洞的底下,回音又响,所以,我根本听不出,它到底是从哪扇门发出的。

    这比听不到声音还让我狂躁,毕竟,没听到还有希望,现在听到了却分辨不清从哪发出来的,就等于是灭了最后的希望,不过,急没用,越急越容易乱了心神,就越听不清了,于是,我尽量摒弃杂念,凭自己坚定的意念,静静的坐在原地,仔细的聆听这呼唤声!

    一小时后,我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缓缓的走到了我左侧的其中一道生死门,立定在门前,我平静的盯着它,此刻的我,已然做好准备了,或者说,我已经确定了,就是这扇门,生门。

    这一个小时,我不停的聆听那若有若无的召唤,虽然,还是一直都分不清声音的来源,但这熟悉的召唤声,却在渐渐的激发着我的潜能,激发着我的记忆,很奇怪的,我记忆中好像出现过似曾相识的场景,是那隐约的记忆,引到我来到了现在正站着的这道门前。

    虽然记忆场景不清晰,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那等待我的古老传承,就在左侧的这扇门里,所以,在这门前立了十分钟以后,我突然深闭眼,然后迅速睁开,我的脚步缓缓移动,慢慢靠近这石门,当我的手触摸到石门的那瞬,我顿了一秒,随即,我抱着九死一生的决心,用力一推。

    推的这瞬,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但,这石门却纹丝不动,我这才忽然明白,尼玛,原来这也算是一层考验啊,我的力气算是大到神奇的了,连我都推不开,那还有谁能推开?

    一次没成功,我试第二次,二次没成功,我试第三次,每次我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结果都奈何不了它,我忍不住了,愤怒了,狂暴了,我立在原地,捏紧拳头,将身体所有的气,全部蓄积到了右手上,那强大的力量撑得我干瘪的手再次裂开,我的手都有很多新鲜的血液渗透出来。

    我知道,经过了从深渊口到深渊底部的这一降落的过程,我虽然承受了莫大的痛苦,但身体发生改变了,力量也更加可怕了,它蓄积在一起,那威力就能达到惊天动地的程度了,但这还不够,虽然手都流血了,但我在继续,继续蓄积力量,我全身所有的气都集中在这了,直到这手都因为强大的力量膨胀了,手指的骨头都露出来了,我才停下。

    我缓缓伸出这只蓄满力量的恐怖之手,按到了石门之上,突然,我一使劲,我手上那无穷无尽的力量,伴着我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一起发了出来。

    吱,吱,吱,这生死门,在我奋力的推动下,慢慢的,慢慢的,开了,到它完全开启,我放下了我的手。

    这下,我变得比鬼都恐怖了,因为推门太过用力,我身体的鲜血直流,干瘪的**四处在冒血,我整个人也快要虚脱了,但,我这还来不及喘口气,还来不及去判断,这到底是不是那扇生门,突然,石门里面囤积了无数年的阴气气流,就冲着我疯狂扑来了,在一瞬间,那阴气就把我给笼罩了,它没有吹倒我,只是把我包围,马上,我身体表面就形成了厚重的冰块,我,就这么被冻结了。

    除了脑子还能思考,我现在就是一具冰雕,哪都动不了,更可怕的还是,这冰冻似乎一直在吸收着我的阳气,吸收着我的精血,感觉像是要把我彻底抽成干尸啊,我微弱的灵魂都差点被抽掉了。

    但,由于冲击太大,我潜藏在体内的x激素药性喷发了,我身体的血液突然之间就翻滚沸腾了,也许这就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吧,我所有的内力都在这一刻全部发出,而后,我一使力,嘣的一声,冰块爆裂,声音彻响在四周,满身是血的我从冰块中脱颖而出。

    冰块一脱落,我立即看向石门内,这才发现,石门里面就是一个通往地下的阶梯通道啊,而且,那底下发出的光,比刚刚太极图地面的光都强烈好多倍,我怀着好奇又忐忑的心,迅速往阶梯走去,走到里面,我才看清了这阶梯弯曲的去向,原来,它是通往刚刚我躺的那深渊底部地面也就是太极图的下面啊。

    我总算明白了,那八卦图地面发光发亮,并不是地面本身神奇,而是在它下面的密室内,有发光的物体,想到这,我是既兴奋又激动。要知道,在这死亡禁地的深渊内,存在发光的物体,那该是多神奇的东西。

    我期待看到它,更期待找到轩辕家族的古老传承,所以,此刻的我,劲都十足了,但,操蛋的是,我这劲十足,它那阻力更足,这台阶虽然不长,但我每下一步,都非常的艰难,因为,地下室滚滚而出的阴气,真的是太过旺盛了,它就是阴曹地府啊。

    现在的我,几乎都没有阳气了,但我仍不放弃,继续下阶梯,步履维艰,我就好像在水中行走一样,感觉有什么东西拖着我的脚,每抬一步,都那么困难。

    我终于意识到了,原来,整个禁地的阴气的源头,真正的源头,就在这石门之内的地下,就在那八卦图的下面啊。

    难怪刚才我躺在太极图地面上,都感受不到阴气的入侵,原来不是我怪物的身体变异了,而是这个太极图地面,还有这周围的十扇生死门,阻隔掉了这厚重的阴气,而我掉落过程中遇到的那些强大的旋流阴气,也就是把我的毛都给整没了的阴气漩涡,应该就是从地下室内排出的阴气,估计是深渊壁中有个排风口,那旋转的阴气肯定就从那排风口放出来的。

    所以,归根究底,源泉就在底下密室,整个禁地最诡异的地方,也是在这地下密室,看来,那就是我的目的地,那就是轩辕家族古老传承所在地了。

    这下,我更加激动了,脚下再艰难,我也斗志昂扬,终于,在我咬牙的坚持中,我总算是来到了地下室,瞬间,我连呼吸都要很用力很用力,下到这里,我才发现,这俨然就是一个洞府啊,还是一个很明亮很古老的洞府,洞府的中央,坐落着一个水池,而这水池,就像一个天然的温泉,它往外不停的冒着水。

    让我惊昏的是,这里的水竟然还会冒烟,我真的没法想象,在这超低温度的地方,竟然还要没结冰的水,这水如此古怪,还会冒烟,我想,这整个禁地的阴气,这让喋血基地雾气环绕的原因,恐怕都是来源于这古怪的水吧。可想而知,这水的温度得有多低有多恐怖。

    不过,这还不是最让我震惊的,最让我震惊的是,那池子中央,耸立了一个石莲,而石莲之上,竟然盘腿坐着一个人,确切的说,他连人都算不上。

    因为,他只有颈部以下是属于人的构成,那颈部以上的头,分明是像?又像虎的又似麒麟的四不像头颅啊....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http://www.qingkanzw.com/6/6618/7069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