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夺嫡 > 第468章 陆铮的兜底!

第468章 陆铮的兜底!

    全本 .,最快更新夺嫡最新章节!

    戴皋的心情烦躁,无奈却无力阻止,陆铮回京从上到下,除了他的心情不好之外,其他的人心情都挺好。

    皇上对陆铮的回归充满期待,京城的民众对陆铮的回归早就翘首以盼,而放在西北来说,西北大将军宋乃峰最近烦得不行,家里的三个儿子闹起来,这不是靠武力能解决的。

    两个大儿子想把老三直接弄死,宋乃峰不愿意,但是他又不能不给两个大儿子一点安慰,正好,现在宋文松在榆木一带主要是依靠陆铮,宋乃峰承诺轰走陆铮,也算是对两个大儿子的安抚。

    面对这种局面,真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戴皋不得已准了西北大将军宋乃峰的奏折,接着宫里迅速批红,一纸诏书便从京城飞到西北,陆铮在西北为官两年一个多月之后,终于提前要回归了。

    戴府,戴皋闷闷不乐,可是戴小静这些日子脸色明显转好了,有些日子没去法源寺了,闺阁院落里面,尽是欢声笑语。

    ……

    西北,榆木县衙,陆铮煮了酒,准备了手抓羊肉,左将军宋文松今天来做客,宾主二人,身边没有人伺候,自斟自饮,推心置腹。

    宋文松道:“你去一趟敢情是辞行的,西北池子小了,容不下你了,你非得要立刻回京去,哎,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我倘若想到了,断然不会让你去见我父亲!”

    他摇摇头,叹气道:“我父亲终究还是偏向哥哥,他这一招对我来说可以说是釜底抽薪,你回京了,我带着几万人在榆木这几个县怎么活下去?我活不下去,大哥和二哥就会在暗中使坏,嘿!”

    宋文松身材肥硕,牛高马大,任谁见他第一印象都当他是个粗人,可是此时此刻,这么个大粗人却是眼眶泛红,情绪无比的激动。

    陆铮端起酒杯细细的抿了一口酒,道:“大哥,回京城的事情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是必然的!我来西北的时候,皇上就有旨意,只是迟早的问题。”

    宋文松道:“早知如此,我何必……我何必啊……眼下好了,你走了,我一个人根本玩不转,二弟,你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死无葬生之地么?”

    陆铮哈一笑,道:“大哥,我就知道你屈尊县衙准没有好事,哪里是为了喝酒吃肉而来?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行,既然说到这里了,大哥,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可以继续支持呢!西北的生意完全在我的掌控中,但是,咱们亲兄弟,明算账,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大哥,你需要军费,我需要生意,以后西北的生意你我合伙,得到的利润平分。”

    宋文松盯着陆铮,嘴唇掀动,欲言又止,陆铮提出平分这条件乍看是宋文松占便宜。其实,宋文松只要点头了,那陆铮在西北的生意等于是由宋文松罩着了,以后的一应安全,内外环境,甚至包括面对朝廷的压力,宋文松都需要扛着。

    谁都知道南北通商是一本万利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这样的生意就没有人能做起来,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因为这生意的事情绝对不是商人能说了算的!

    在西北没有大靠山,根本不可能开辟出这条路子。而朝廷对南北通商很忌讳,因为一旦南北通商,很可能让突厥迅速崛起变强大,那样一来,边防不稳,西北的问题更是解决不了。

    陆铮现在给宋文松的任务就是让他罩着这条商路,就算天塌下来,他也得顶着,宋文松没有反抗余地,而从名义上来说,他和陆铮是拜把子兄弟,面对苍天发过誓,有难同当,有福共享,陆铮提出对半分,他能说什么?

    宋文松毕竟是枭雄级的存在,旋即他心中便想通了,现在这个局面,他必须得到陆铮肯定的答复,如若不然,他真就死无葬生之地。

    陆铮完全可以拍屁股走人,什么都不留下,或者是他贪图利益,完全可以和宋文华和宋文杰合作,他们两兄弟能给的东西比宋文松多很多。

    一念及此,宋文松端起酒杯,道:“二弟,你我兄弟,一切都你说了算,以后西北的江山也有你的一半,你哪天高兴,取一半去便可!

    来,我们干一杯,我宋文松没有见过太多世面,因而常常便坐井观天,认为天下英雄均不过如此,唯有二弟你,我佩服得紧!

    我在榆木能结识二弟是我的荣幸,我祝二弟这一次回京之后能够金榜题名,前程似锦。在京城待着,如果顺风顺水,春风得意,那就待着。

    如果觉得不顺心,觉得不爽快,那就去他娘的京城,回西北来,你我兄弟同心协力,就在西北打出一片天地来,自得逍遥,好不快活?”

    宋文松这番话说得豪气干云,两人碰杯喝酒,哈哈大笑,彼此心情都畅快之极。陆铮顿了顿,又道:

    “柳松我就留在你这里了,他的城防营一千多人马就交给大哥帮我管着,等我要用的时候,大哥可不要吝惜才好!

    另外,凉州的宅子我也留着,但是顾叔得跟我走,西北这边我们会另外派大掌柜过来,你放心,生意的事情我们会安排好,你只管安安心心的数钱便成!”

    陆铮凑到宋文松身边,压低声音道:“还有个事情我可以给你兜底,那就是西北边关,银子虽好,可是因为种种原因,有时候手头就算有银子,也不一定能买得到需要的东西。

    其他的东西我不能保证,但是大哥倘若要粮食,我可以保证敞开了给你,咱们的粮草平时不要轻动,关键时刻,你说话,我运粮,我保你不饿肚子,如何?”

    宋文松愣了愣,脸色巨变,旋即心中浮现出狂喜之色,旋即脸色又变得十分的阴沉,陆铮这话真是……

    这个年代,最怕什么?最怕饿肚子,一旦西北战事起来,西北百姓逃的逃,死的死,宋文松就算手头有银子,没有物资有什么用?

    这个事情可以进一步深入想一想,倘若宋文华和宋文杰要在粮食上动手脚,宋文松就算手头有大笔银子,他也无法养这么多兵,他占的这点地盘,无论如何也榨不出那么粮食出来呢!

    陆铮现在给他兜这个底,不啻于是在宋文松勃勃野心的基础上再点一把火,宋文松一旦没有后顾之忧,他什么事情都能干,都敢干。

    这件事将是宋文松最大的底牌,现在他肯定不会把底牌掀开,因为这张洗牌他需要在关键时候见奇效。

    陆铮给他兜底,宋文松便更不敢有丝毫的造次,西北的生意陆铮完全主导,宋文松不得不佩服陆铮的厉害,从此以后,至少在宋文松成为西北霸主之前,他断然不能违背两人兄弟般的誓言!

    一顿酒喝得酩酊大醉,送宋文松离开之后,陆铮在荒漠之中竟然看到了一抹新绿,这让他忽然想到,这个季节的京城应该正是盛春。

    在西北待了两年,陆铮对这个地方一点好感都没有,一门心思的就只想着要尽快的离开。然而,当真正要离开的时候,陆铮却忽然看到了这茫茫荒漠中的绿意,看到了这广袤天地的不平凡,心中竟然生出留恋之意。

    他忽然发现自己以前从来就没有真正看懂过大漠的美景,就在大漠之上,差不多一个多月前,那一场让陆铮至今想起来都心惊肉跳,都不敢细思的殊死之战现在都未曾在陆铮心中淡去。

    这样的生死经历让陆铮再有一次,他可能绝对不会有勇气了。当时他做决定和时候,心思多少有些将人生当戏的心态。

    他的人生中,不缺乏阅历,不缺乏历练,唯独对战争的铁血残酷是空白的!他是一步步的被逼到了那个地步,现在回想起来,如梦一般,却是那么的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西北的两年对陆铮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蜕变,在来西北之前,他或许也洞察人情,然而却没有像现在这般通透通达,他的心不稳,人活的不真实。

    而现在,他觉得自己内心无比的稳定,眼前的人和事都活灵活现,生活如此真实而鲜活,他就活在大康朝的这个盛世将乱的世界里面,过往的种种,以及另外一世的人生经历都宛若梦幻一般渐行渐远。

    陆铮漫步走到坎儿河边,坎儿河边上,聂小奴和影儿两人在洗衣裳,美人似玉,阳光绝美,天色蔚蓝,美景如画。

    陆铮捧起一瓢河水,尽情的畅饮,河水不似江南的水那般清甜,带有一股子很浓的泥土的腥味儿,陆铮却觉得无比的舒坦。

    因为今天,现在,他终于觉得自己是名副其实的大康人了,过往如烟,活在当下,这一次从西北回京城,自己人生最精彩的戏码终于要徐徐拉开帷幕了。他心中充满了期待,也充满了信心!

    “要回家喽!”聂小奴忽然喊了一声,将手中的衣服高高的抛起来,衣服落下来,溅起水花,影儿满脸都是水,她俏丽的脸上却笑得如此的开心……

    

  http://www.qingkanzw.com/59/59008/94781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