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宋疆 > 1081 短暂

1081 短暂

    历史上的宁宗赵扩,对于朝堂政事的能力并不是十分出色,甚至用平庸来形容都一点不为过。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还是一个十分好学、颇有原则之人,虽善于听从其他臣子的意见,但却是在大部分时候对于朝堂政事,没有自己的见解。

    而如今玉津园的赵扩,虽然不过十二岁之龄,而且暂时还无法看到他对于朝堂政事的敏锐跟兴趣,但不管怎么说,最起码如今的一举一动,比如今圣上当年都要强上一些。

    不过叶青也不得不在跟赵扩谈话时,时不时也会想起,为何太上皇赵昚有意立庆王之子为储君的事情。

    总的来说,在玉津园里颇有随意的谈话中,叶青还是能够感觉到,赵扩身上时时刻刻都会流露出,应该是源于李凤娘的教导,从而出现在其身上的呆板、固执的一面。

    也让叶青有些明白,为何在这个时候,赵扩突然提出要朱熹等人来陪读,显然,如今李凤娘教给他的,一切他本身的学识,最起码在这个时候已经感觉到了有些不够用,从而让他不得不去求教于书本,或者是这些让他颇为尊崇的先生。

    “打仗是不是很残酷?”赵扩在廊亭内坐下,而后示意叶青也坐下,比起刚刚两人一同散心的陌生来,渐渐熟悉了的赵扩,此刻的神情才微微有了些少年该有的灵动跟稚嫩,而不在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儿。

    “打仗自然很残酷,因为真的会死人的。”叶青笑了笑,继续说道:“但若是让臣说,臣认为朝堂之上更为残酷,比沙场还要残酷。”

    “为何?”赵扩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经过短短的接触,他发现眼前的叶青,也没有这几日那些臣子说的那么坏,但也没有他母后说的那么好。可不管怎么说,赵扩还是觉得,这人虽然对自己很随和,但时不时的还会流露出那种让他心折不已的气度来,而每每有这样的念头冒出来的时候,脑海里总会浮现一些臣子对他叶青的弹劾话语来。

    枭雄、佞臣等等,在赵扩的心灵上,其印象恐怕就该是叶青这种形象,举手投足都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势。

    “因为沙场上的刀枪都看得见,而朝堂之上的刀枪都是无形的,一句话、一个举动,甚至是一个念头,都能够置人于死地。朝堂之上多利益之争,任何一个臣子,在递呈奏章时,没人知道他的字里行间除了忠诚以外,是否也夹带着私心。而这一切就都需要太子去独自判断,绝非是只看奏章即可。”叶青也不客气,赵扩终究是不同于外人,不管有没有那层窗户纸,此时此刻,他都觉得自己有必要,在李凤娘急不可耐的要把他推上风口浪尖的时候,给予眼前的未来君王一些自己认为的良言。

    但太子会不会听,能不能听进去,叶青便不知道了,何况那也不是他能够掌握的事情,但眼前既然有这个机会,那么他自然是不想放弃。

    “叶大人的话孤……孤会记得的。”赵扩十分得体的回答道,但没人知道他是否真的挺了进去。

    不过自踏入到玉津园后,赵扩却是没有再问叶青,为何没有上奏劝谏圣上禅位的奏章。

    随着卫泾等人来到二人不远处,一些朝臣已经在延和殿等候觐见太子时,赵扩才起身跟叶青行礼后离开。

    看着少年的身影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离去,叶青嘴角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一抹忧虑缓缓浮上了心头。

    如今的赵扩,显然还是一个懵懂少年,不过是短短的接触,叶青还是能够感觉到,不谙世事四个字在其身上太明显了,就像是刻在脑门儿上一样,能够让任何一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叶青不知道这样的赵扩于朝堂是好还是坏,甚至他有些不清楚,李凤娘这般有些拔苗助长的方式,会不会毁了赵扩的一生。

    走出玉津园的叶青并没有前去见李凤娘,而李凤娘也没有派人召他见面,不过竹叶儿倒是在何宁门处等候着叶青。

    看着俏丽的竹叶儿一身宫装、亭亭玉立于何宁门不远处,叶青便缓缓走了过去。

    “叶大人,皇后让奴婢来问问您,想知道您对太子殿下的看法。”在宫里的竹叶儿,要比在叶府的竹叶儿自信、从容了很多,虽然在面对叶青那随和的笑容时,还有些尴尬,但比起在叶府里的样子来,已经算是表现的很轻松自如了。

    “我的意见现在对皇后重要吗?如今可谓是箭在弦上、已无退路。告诉皇后吧,平日里或许该给太子殿下一些自由与宽松的环境,也或许如此才能够让她得到一个满意的太子,以及给宋廷一个合格的君王。”叶青心头多少有些感慨的说道。

    “奴婢一定会如实转达叶大人的话。对了,叶大人,皇后让奴婢转告您,过几日您便可以准备北地了,再过几日,皇太后跟太皇太后便会回宫。所以叶大人……。”竹叶儿自然知道,皇后的话语是什么意思,但此刻面对叶青那随和的脸颊,她不知为何,却是有些说不出口。

    叶青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皇宫,道:“告诉皇后,她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今日回去后,我便会时刻准备着北上,朝堂之上的事情,我既然答应了她不会插手,便不会食言。”

    “叶大人……。”竹叶儿看着作势欲走的叶青,有些犹豫的看着叶青,吞吐道:“叶大人,您……您……您真的不担心太子殿下吗?或者您真的不担心太子殿下记恨您吗?也许……也许叶儿可以帮大人您的忙,让太子殿下不会记恨您。”

    看着有些惶恐不安的竹叶儿,叶青心头不由一阵感动,相比于李凤娘更为在意她自己的权力,眼前的竹叶儿,如今看来,更像是在为他着想多一些。

    “上一次你伪造圣旨,皇后应该是知道的,只不过因为关系着太上皇,所以皇后才没有追究。而在杏园,皇后为你我制造机会……。”叶青看着竹叶儿瞬间变得有些惨白的脸颊,双手扶着竹叶儿的肩膀,真诚的说道:“我自己心里有数,此事儿不允许你擅自作主,若不然的话,后果……你比我了解皇后的性格不是?”

    “叶儿……叶儿只是想要帮叶大人一些忙,不愿意看到太子在心里记恨叶大人……。”竹叶儿低着头,有些不敢正视叶青的眼睛说道。

    叶青能够想到,自那一夜竹叶儿伪造圣旨后,那么这个没有被任何人识破的办法,自然而然的就会成为竹叶儿的不二选择。

    虽然叶青不清楚,竹叶儿会如何帮自己,但叶青却是知道,一旦竹叶儿帮自己的事情被李凤娘发现,那么以李凤娘的手段跟如今的权势,让竹叶儿无声无息的消失于皇宫,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何况,如今以她跟竹叶儿的关系,只要能够让其留在李凤娘身边,那么对于自己而言,就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若是再让竹叶儿铤而走险,叶青深怕从而会害了竹叶儿,这对于即将前往北地的他来说,显然弊端更大。

    听着叶青的解释,竹叶儿默默的点点头,虽然心里还会有些隐忧,但原本紧蹙的眉头则是稍稍缓和了一些。

    “叶儿听大人您的吩咐便是。”竹叶儿乖巧的说道,内心同样很感动叶青对于她自身安危的关心。

    “只要你在宫内无事儿,那么一切都还存有着变数。太子如今不过十二岁之龄,有些事情不宜让他现在就意识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太子再年长一些,想必他便会明白今日的一些事情。”叶青心头对于太子还抱有着极大的信心,毕竟,如今太子还太小,有些事情即便是说给他听,他也不一定能够在这个年龄段就理解。

    每个年龄段都该有每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赵扩这个年龄段本该无忧无虑的长大才是,而如今那少年老成的做派,已然被李凤娘定型,所以让叶青在看到赵扩的时候,脑海里便会不由自主的浮现自己在扬州的那两个,依旧还没心没肺,天天就只会气的燕倾城发狂的两个宝贝儿子。

    所以对于叶青来说,他相信他会有机会在未来跟太子接触,一旦北地真正稳定了,一旦所有的事情都能够吵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那么一切都还有机会再纠正过来。

    何况,若是到了那时候,能够说服朝廷迁都的话,那么一切就都会在他叶青的掌控之中。

    当然,这个过程接下来会十分的艰难,甚至有可能自己根本做不到,但走到了今日这般地步,他也不得不继续沿着这条路往前走。

    回到府里后,钟晴第一时间便凑到了跟前,而叶青显然也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把李凤娘已经同意他不日便可北上一事儿,一一告诉了钟晴。

    瞬间变得有些失魂落魄的钟晴,心里开始充满了对临安的种种不舍。

    临安、扬州,又再回到临安,这几年来,生活的重心几乎都是在临安,而如今突然要离开临安,前往一个她不曾去过的地方,甚至还是北地,这对于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的钟晴来说,还是多少觉得有些惆怅与不舍。

    

  http://www.qingkanzw.com/52/52470/20930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