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王者透视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至宝

第一百五十八章 至宝

    卫斯玄不知说些什么,最后只好默默地给苗可可递过一片纸巾。

    苗可可一开始还不去搭理卫斯玄,过了一会方才伸手接过纸巾,缓缓在沙发上坐下,径自擦拭着泪水,一面擦还一面啜泣着,那副脸容神态真是我见犹怜。

    卫斯玄等苗可可哭声渐渐消停了不少,这才慢慢地傍她坐下,轻声的对她说道:“那块手表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你既然没有拿它,那在我进浴室的期间,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

    虽然卫斯玄百分之九十九地肯定是苗可可盗走了手表,但由于没有证据,而且也猜不透她的用意,所以只好改变方式来套问她,试图找出她说话中的漏洞从而一举击溃她的谎言。

    但令卫斯玄失望的是,苗可可显得十分谨慎,她听到这样问只是哽咽地回答说:“我一直坐在厅里,也没看到过什么手表,为什么你非要说是我拿了?”

    “那你到底有没有留意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卫斯玄感觉苗可可没有回答到点上,立即又追问道。

    苗可可这一次只是用力摇了摇头,简单而肯定的说:“没有……”

    卫斯玄闻言只好无奈地摇摇头,他知道再问下去也只是徒劳,于是便不打算再浪费视觉,随即站起来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只好自己去找了。”

    “或者你把它忘在家里,没有带来呢?”苗可可忽然提出这样的看法,说话的时候眼眶还残余着晶莹剔透的泪珠,只是不再哭泣了。

    卫斯玄立即摇头,目光严峻地望向苗可可,道:“不可能的,我可以肯定是在这里丢失的,只是不知被谁盗走了。”说完便移开目光,不再去看苗可可,自顾认真地说:“我一定会彻查此事的,那手表甚至比我的生命还重要,我必须找回来。”说完便大步走出,也不跟苗可可告别,径直开门离开。

    事实上,卫斯玄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躲在屋外透过墙壁窥视着室内的苗可可,留意她的一举一动。

    原本,他以为只要他一走,苗可可就会把藏起来的手表取出来,但结果依旧让她沮丧。因为苗可可压根儿就没有丝毫可疑的举动。她先是用纸巾擦干眼泪之后,先是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呆,然后便进了卧室,取了一套睡衣,接着又进了浴室。

    看到这里,卫斯玄赶紧收起了视线,因为苗可可正准备洗澡,如果再窥视下去就显得太低劣了,他还不屑用特异功能来偷窥,即便没有师傅的训导在先,他也不会做这种违背良心的事情。

    “难道真是我错怪了她?”卫斯玄不禁在心里纳闷,百思不得其解,随即用力甩了甩头,无奈地举步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卫斯玄也想了许多可能性,但最后都被否定了,得出的结论还是一个,那就是盗走手表的人只能是苗可可,而且还是一件尽心策划过盗窃计划,其背后的指示者很可能就是她爷爷苗斯坦。

    要知道苗斯坦可是了不起的发明家,他完全有办法将手表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出去,至于用的什么手法和道具就不得而知了。

    那么问题来了,苗斯坦为什么要盗走他的手表呢?难道他也是为了那颗神秘的珠子?如果是的话,又是如何知道珠子藏在手表里的呢?种种疑问压抑在卫斯玄的心头,一时间无法解开,使他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之中。

    这一晚,他依旧不能安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想着手表失窃的事,他最后做出一个决定,在三天之内不会向凌寒霜汇报,尽量通过自己的能力将手表找回来。

    事实上,卫斯玄的判断是正确的,盗走手表的人的确是苗可可,她趁卫斯玄沐浴的时候,偷偷把摆放在桌面的手表放进了一个传送器里,只眨眼的功夫便把手表送到了城市的另一头。

    那是她爷爷居所中的一个地下试验室。

    苗可可完全是按照了她爷爷的指示做的,所以在卫斯玄离开之后也表现得很平常,丝毫没有露出破绽。直到第二天中午,苗可可才去了爷爷的家,向他询问关于手表的事情。

    苗斯坦把苗可可带到了他的地下研究室,里面摆设着各种奇异古怪的设备,在一个角落的桌上存放着一个透明的立方体玻璃罩,里面装着的豁然便是卫斯玄失踪的那块手表。

    “爷爷,这块手表有什么特别吗?为什么你那么想要得到它?”苗可可凑近那玻璃罩仔细端详着存放在里面的手表问身旁的苗斯坦。

    “关键不在这手表,而是这颗珠子。”苗斯坦举起右手向苗可可展示他手心的一颗乌黑发亮的圆珠子,一本正经的说。

    且说这苗斯坦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约莫六十岁左右,但真实年龄不得而知,头发基本花白,但都整齐地梳向后方,鼻子很高挺,脸型狭长,五官看起来比较像四方人的血统,但他却是地道的本地人。

    苗可可惊奇地看着她爷爷手中那颗珠子,正想取下来细细端详一番,却被苗斯坦迅速收了起来。

    听苗斯坦接着说:“这宝贝珍贵得很,你就不要碰了,看下就好。”

    “我就想拿来看看嘛,摸下都不行,真小气!”苗可可努了努嘴,极度不满的说。

    “这个可是拯救全人类的至宝,你以为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吗?”苗斯坦一脸认真地说。

    苗可可一听忽然忍俊不禁地打了个哈哈,道:“爷爷你别逗了,这么小的一颗珠子怎么可能是什么至宝?还拯救全人类,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你不信就算了,我也不打算跟你解析。”苗斯坦说着便小心翼翼地将那颗珠子重新收回口袋里的一个盒子里,过了一会才又说:“至于那块手表,你倒是可以拿去还给人家。”

    “那怎么可以,我拿去还他不是相当于承认是我偷了他的东西吗?”苗可可立即摆手拒绝。

    “还的方式有很多,也不一定要当面还给他。”苗斯坦道,“不过如果你不想还他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

    苗可可复又凑到玻璃罩前仔细看着里面的手表,忽然又问:“对了,我听小卫说这手表对他很重要,我看他指的应该是里面的那颗珠子吧?这手表虽然是有点炫酷,但在我看来也没什么特别嘛!”

    “你错了,这手表的特别之处可大了。”苗斯坦立即反驳道。

    “有吗?哪里特别了?”苗可可不解地问,仍旧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手表看。

    “我说出来或许你不信,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块手表其实是一个变身器。”苗斯坦一本正经的说道。

    “变身器?”苗可可难以置信地转过身,瞪大双眼看着她爷爷,等他说下去。

    苗斯坦缓缓点头,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天从蜡人手中救下你的红侠就是卫斯玄。”

    苗可可一听到这话,立即惊得瞠目结舌,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大声叫道:“天啊!这不是真的吧!难道我一直崇拜的红侠就是……就是小卫?”

    “应该是,错不了。”苗斯坦坚定地向苗可可点了点头。

    苗可可瞪大着双眼,极力回想着,越想越觉得这个她爷爷的推断无法推翻,这样一来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使她不得不相信这个惊人的事实。

    “怎样,你现在还想把这手表还他吗?”苗斯坦忽然这样问。

    “我……我不知道……”苗可可心里正自思潮起伏,一时间难以做出决定。

    苗斯坦不再多话,默默地开启了玻璃罩,将手表取出,交到苗可可手里,对她说:“现在我把手表给你,你自己抓主意好了,要不要还人家,以何种方式还都由你决定。”

    苗可可怔怔地接过爷爷塞给他的手表,忽然感觉这块手表异常的沉重,心里颇不是滋味。

    当天晚上,苗可可再次把卫斯玄叫到了家里,她决定向卫斯玄坦诚,将手表亲手还给他。

    卫斯玄一直在为手表失踪的事情犯愁,他在接到苗可可的邀请的时候便立即欣喜不已,不等苗可可坦白就已经预测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来到苗可可的家后,卫斯玄第一时间便开门见山的问:“是不是你良心发现,决定把手表还我了?”

    苗可可闻言不紧震惊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卫斯玄只淡淡地说:“我一开始就知道,只是看你是女孩便不好强迫你,换成你是男的,你可能就要吃苦头了。”

    苗可可闻言心声愧疚,二话不说便默默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不一会便拿了一块手表出来,将其交还到卫斯玄手中,带着歉意说:“其实是我爷爷让我这么做的,我不是存心欺骗你的……”

    “我知道,和我料想的一样。”卫斯玄不紧不慢地说着,一面说一面利索地打开手表后盖,只看了一眼便立即肃然地追问道:“里面那颗珠子哪里去了?是不是你爷爷拿走了?”

    “是,他说他只要那颗珠子,还说那是什么拯救全人类的至宝……”苗可可如实地点点头回答说。

    “他真的这么说?”卫斯玄还是头一次听到有关“帝星珠”这样的说法,紧接着又连忙追问:“你爷爷还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了……”苗可可缓缓地说着,忽然又试探性地补充了一句:“对了,他还说……这手表是一个变身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卫斯玄听到苗可可这样问,又想到她爷爷是发明家,知道肯定瞒不过去,于是便只好坦言道:“是,相信你爷爷都跟你说了吧?”

    “你……真的是红侠吗?”苗可可忽然抬起头来十分重视地看着卫斯玄问。

    卫斯玄只好再次点点头,郑重地回答说:“不错,我就是红侠。”

    “天啊!”苗可可得到了卫斯玄肯定的回答,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还是不禁后退了半步,惊讶地看着卫斯玄说:“真的很难相信,在十多年前救过我的人居然是你。原来你这么老了啊!”

    “你胡说什么呢!”卫斯玄道,“我才二十多岁,真的很老了么?十多年前救你的人肯定不是我,因为那时候我才十岁左右。”

    “那就是说有两个红侠?”苗可可不解地眨了眨眼。

    “这我就不知道了。”卫斯玄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紧接着又肃然追问:“你爷爷为什么要取走我的珠子?那珠子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必须向他要回来。”

    “有多重要?”苗可可有些不屑地说,“你想要回来的话就向我爷爷要吧,正好他也想和你谈谈。”

    “他真的这么说?”卫斯玄已经颇不期待想和那个苗斯坦打下交道,闻言便有些兴奋的问。

    “当然是真的,我这就可以带你去找他。”苗可可认真地点点头说道。

    “那太好了,这就走吧!”卫斯玄说完便转身要出发。

    “等一下,你刚来,坐都不坐一会就走吗?”苗可可连忙叫住卫斯玄,对他说:“反正我爷爷不会飞了,他会等着你的,所以不必那么着急。”

    “事不宜迟,你还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卫斯玄有些不耐烦地问。

    “也没什么,只是我到现在都很难接受你就是红侠这个事实。”苗可可微皱着眉头这样说。

    “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卫斯玄道,“你想象中的红侠是什么样子?”

    “也不是失望,我只是觉得幻想一旦变成现实好像就变了味……”苗可可说到这,忽然不知如何表达清楚心中的感觉,努力想了想还是挤不出半个字来,最后只能报以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

    卫斯玄闻言便道:“幻想总是无限美好的,现实总不会是完美的,你记住这句话就好了。”

    苗可可听到这话,似乎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共鸣,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卫斯玄说:“你说的没错,我不会再纠结此事了……”顿了顿才又好奇地问:“知道你是红侠的人应该不止我和爷爷吧?”

    “当然不止,和我志同道合,一起并肩作战的朋友都知道,要说普通的平民的话,除了你和你爷爷,应该就只有一个女孩知道,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叫龙绫音。”卫斯玄回答说。

  http://www.qingkanzw.com/3/3665/3974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