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王者透视 > 第二百零六章 求助

第二百零六章 求助

    唐樱的容貌和她的声音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同样是那么清纯美丽,飘逸的长发仍旧是乌黑发亮,但此时此刻她却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当她出现在前院的时候,怀中正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是一个可爱的男婴,约莫只有几个月大。

    “樱樱,你怎么出来了?”马星一看唐樱从屋里出来,立即快步迎了上去。

    坐在一张遥控轮椅上的唐樱,此时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卫斯玄身上,并没有搭理身边的马星,半晌之后,方才微微启齿轻轻叫了一声:“师兄……”

    卫斯玄已经不记得多久没听到这种亲切的称谓了,他也怔怔的看着唐樱,久久未回过神来,又过了一会方才木木然的回了一句:“师妹……”此时此刻他似乎有千言万语,但话到了嘴边又吞了下去,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说了这两个字便没了下文。

    唐樱此时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喜色,缓缓开动轮椅向卫斯玄驶去,说道:“师兄,真的是你吗?”

    “真的是我,你难道连师兄都不认得了吗?”卫斯玄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

    唐樱此时已经来到卫斯玄跟前,昂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个又熟悉又陌生的故人,心里也是感概万千。

    一时间师兄妹二人相看无语。

    在一旁看着的凌寒霜和马星也似乎不忍打破这阵温馨的沉默,好让这一对旧人好好叙下旧情。

    “师兄,这一年多的时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唐樱的目光轻柔地落在卫斯玄身上,看着他缓缓地说道。

    卫斯玄缓缓蹲下身子,正视着唐樱,沉吟少许才说道:“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只是自从我们离开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我不想把你牵连进来,所以一直没有来看望你,希望你不要怪责师兄。”

    唐樱连忙摇摇头,道:“我怎么会怪责你呢?看到你我真的很开心,让我想起了一些往事。”

    卫斯玄闻言脸色忽然沉了下去,目光下垂,缓缓站起来说道:“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有事想请你帮忙……”

    “你要我做什么?”唐樱好奇地眨了眨眼,看着卫斯玄问道。

    卫斯玄想了想,忽然转过身去,他觉得自己无法开口,最后一咬牙,匆匆的回了一句:“还是算了吧,此时与你无关,我还是另想办法吧!”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唐樱更加好奇,连忙追问:“为什么突然又不说了?或许我能帮上忙呢?”

    卫斯玄闻言复又缓缓转过身,看了一眼唐樱,目光又缓缓移向唐樱怀中睡得正酣的那个小生命,渐渐地,他更加感到难以启齿,因为他觉得这么做对师妹来说实在是太残酷,太不公平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唐樱忽然这样问。

    卫斯玄没有回答,默然少许方才淡淡地问:“这孩子真可爱,看样子应该是个男孩吧?”

    唐樱闻言缓缓点了点头,道:“恩,是个男孩。”

    “岁月无情,真没想到昔日的小师妹现在已经身为人母,我真心祝福你们一家人平安幸福。”卫斯玄感叹地说。

    “师兄,你好像说跑题了吧?你来找我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吧,为什么不肯直言?”唐樱这样说。

    此时,一直沉默的凌寒霜忽然用手捏了一下卫斯玄的背脊,示意他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

    可是卫斯玄始终不忍开口,思前想后,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只敷衍的说道:“我突然改变主意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自己能应付得了。”

    “你不要骗我了,我看得出此事事关重大,否则你们也不会一起来。”唐樱说着下意识地望向卫斯玄身后的凌寒霜,冲她微微一笑,问道:“我说的对吗?还未请教这位姐姐怎么称呼?”

    凌寒霜一听唐樱称呼她姐姐,不禁皱了皱眉,不太高兴的说:“姐姐?你觉得我很老了么?”

    “我觉得你应该比我大吧?”唐樱如实地说。

    “我叫凌寒霜,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姐姐两个字最好不要叫,我听着不习惯。”凌寒霜一本正经的说。

    卫斯玄闻言不禁暗暗纳闷:原来会长这么在意自己的年纪啊,明明就是比我师妹大了许多,还偏偏不肯认老……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认为女人的心理大都是这样,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最不认老。

    事实上,凌寒霜的岁数的确已经不年轻,但真实年龄却鲜为人知,也从没有人敢问及她的真实年龄。

    “那么,凌小姐,能告诉我你们的真实来意是什么吗?”唐樱改变了称谓这样问。

    凌寒霜正欲开口,却被卫斯玄制止道:“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一家人了……”说着便要拉凌寒霜走。

    然而,凌寒霜却是铁了心要将计划进行到底,她哪里肯走,当即甩开卫斯玄的手,站到唐樱跟前开门见山的说:“我们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忙破除一个阵法。”

    “破除阵法?”唐樱一听不禁吃了一惊,紧接着问:“是什么阵法?”

    “这里说话不方便,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进屋里去说?”凌寒霜十分谨慎地说。

    唐樱想了想,当即点点头,道:“那就到我房间里去吧!”

    “好,谢谢你。”凌寒霜当即露出满意的笑意说道。

    “星哥,麻烦你照看一下孩子吧!”唐樱接着对身旁的马星说。

    马星闻言当即小心翼翼地从唐樱手中接过婴儿,然后问道:“你真的打算帮他们吗?”

    “我也不知道,看情况吧……”唐樱道。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去帮别人?”马星显然十分心痛唐樱,打心里不愿她去冒险。

    “你放心吧,我只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不会勉强自己的。”唐樱说着冲马星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便领着凌寒霜和卫斯玄一道进屋去了。

    在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唐樱初步了解了卫斯玄的近况,对凌寒霜也有了大致的了解,而当她听到凌寒霜请求她帮忙破除的那个幻境术法的具体情况之后,她的脸色陡然变得苍白。

    “怎么,这术法很难破除吗?”凌寒霜看到唐樱脸色骤然变得难看,心里已有不好的预感。

    “不是难,而是很难。”唐樱如实地说。

    “连你也无法破除吗?”卫斯玄惊讶地追问。

    唐樱以手扶额,皱着眉头说:“能施展这种术法的人一定道行很高,如果在我双腿没有残疾之前,我还是有七成把握能破除的,可现在……”说到这便没再说下去,言下之意显然是情况十分悲观。

    “我明白的……”卫斯玄此刻也是眉头紧皱,缓缓的垂下头,默然一阵才又缓缓的说:“自从你救活了龙绫音,你的元气就已经大损,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实在不该奢求你再以身犯险,即便你答应,我也不会让你去的。”

    “师兄,我真的很抱歉……”唐樱深感自责的说。

    “你千万别这么想,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一早知道你现在的情况,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找你的。”卫斯玄道。

    凌寒霜一直沉默地盘着双手,一语不发,显然她也不敢勉强唐樱去赶这趟浑水,脸上的表情是既犯愁又无奈,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会长,我们还是另想办法吧,我绝对不会答应让我师妹去冒这个险的。”卫斯玄望向身边的凌寒霜,一本正经的说。

    “眼下也只能这样了。”凌寒霜这次不再驳回卫斯玄的建议,说完缓缓站了起来。

    “我真的很抱歉,没能帮上忙……”唐樱皱着眉,再次向凌寒霜表示歉意。

    “你没必要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凌寒霜说,“事在人为,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卫斯玄此时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表,这样说。

    “我们走吧!”凌寒霜对卫斯玄吩咐了一声,径自先行了出去,“如果你想和师妹叙叙旧也可以,我得先回去做些准备工作。”

    卫斯玄闻言并没有立即起身,而是缓缓望向坐在对面的唐樱。

    此时听唐樱说道:“师兄,你也赶紧回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我已经不能给你提供帮助了……”

    卫斯玄闻言,忽然感到有些悲怆,又有些失落,默然垂首,过了一会方才缓缓站起来,看着唐樱说道:“那我这就走了,你多保重……”

    唐樱轻轻点了点头,目送卫斯玄离开。

    “师兄!”

    正欲跨出门的卫斯玄忽然又被唐樱叫住,连忙回转身去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能告诉我今晚你们行动的地点和时间吗?”唐樱忽然这样问。

    卫斯玄闻言显得有些意外,惘然反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请你告诉我,可以吗?”唐樱坚持道。

    卫斯玄思忖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地点是东郊烂尾楼,时间是晚上十二点。”

    “我记住了……”唐樱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对卫斯玄微微一笑,最后才又说:“你走吧,我就不送了……”

    卫斯玄只回以唐樱一个郑重的点头,又深深的看了唐樱一会,这才倏然转身走了出去。

    在卫斯玄和凌寒霜都离开之后,马星才匆匆赶进唐樱的房间,一看到唐樱就焦急地追问:“樱樱,你不会真打算去帮他们破那个什么阵吧?”

    “我自有分数,星哥你不必如此紧张,我又不是小孩子,事情的轻重缓急还是能分得出的。”唐樱道。

    “我希望你以这个家庭为重,以自己的孩子为重。”马星道。

  http://www.qingkanzw.com/3/3665/3973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