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王者透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飞刀绝技

第一百一十八章 飞刀绝技

    (主角正式更名为卫斯玄,详情请看作品相关,历史章节也已全部修改)

    李元剑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有着深不可测的洞察力,令人不敢直视,生怕会被看透自己心底的所有秘密,他的表情变得有些忸怩,讪讪的道:“如果姑娘没有别的事需要我效劳的话,我想先行告辞了。”

    “请便。”凌寒霜淡淡地说,并没有挽留的意思,而且她的确不再需要援助了。

    李元剑经得同意便随即向凌寒霜微微躬身行了一礼,紧接着转身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

    “等一下!”凌寒霜看着李元剑的背影,忽然叫了一声。

    “姑娘还有什么事吗?”李元剑猝然止步,回转身来好奇地问。

    “我还没知道你的名字?”凌寒霜悠悠的问。

    “李元剑。”李元剑毫不犹豫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毕竟是一个称号而已,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所以他从不介意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姓名。

    凌寒霜闻言微微颔首,过了一会才又问:“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我倒无所谓,全看姑娘意愿,我们不过萍水相逢而已,很可能以后再不会相遇,又何必多问?”李元剑说出了自己的心底的看法。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先不自我介绍了,如果下次有缘再见,我再告诉你我的名字。”凌寒霜道。

    “好啊!”李元剑十分洒脱的说,“就试看下在我临死前还能不能再和姑娘相见。”

    “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凌寒霜道。

    李元剑闻言不禁摇头轻叹,神色哀伤,低声说道:“自从她离我而去,我就没一天活得好的,即便活着,也和死人无异。”

    “活着总有价值,怎么能和死人相提并论呢?”凌寒霜道,“就因为你活着所以才救了我,你还可以救更多的人,向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我的心早死了……”李元剑神情木然,显然没有被凌寒霜的话打动,说着缓缓转过身,“不多说了,就此别过,有缘再见吧……”说罢便缓缓走了出去,再没有回过头来。

    凌寒霜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元剑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颇不是滋味。

    李元剑出到外面后,心情是越发低落,仿佛世上一切的热闹和喜悦都不属于他,一种巨大的孤独和压抑感迅速蔓延占据了他整个心灵。他就这样失魂落魄的走着,终于按捺不住心底压抑已久的情绪,突地仰天大喊一声:“卫斯玄,你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不出来见我!”话音刚落,猝然打出一拳,重重捶在一棵大树上,震得树叶簌簌掉落,整棵大树都在颤抖!

    在李元剑看来,卫斯玄是唯一一个肯亲手杀了他的人,但前提是他得在决斗中胜出。为了战胜卫斯玄,李元剑是日夜练拳,从未间断,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将卫斯玄击败,好让卫斯玄堂堂正正的履行承诺将他杀死。在李元剑看来,能死在卫斯玄手里也算是一种荣耀,不为什么,就因为他们都是习武之人,即便在对决中死去,对武士来说也是一种很好的结局。

    世事很多时候就是如此让人无奈,你越想见一个人,往往就越是见不着,而当你不想看到一个人的时候,却总是会频繁的遇见。

    事实上,卫斯玄当然不是刻意回避李元剑,他是受了凌寒霜所托,此刻正身在绿林市执行一项艰巨的任务。

    任务的第一步就是要潜入敌人内部,而今晚就是一个绝佳的时机。

    红莲教是一个组织,起成员遍布各大城市,而且还不断招兵买马,其头目是一个典型黑白通吃的大亨,是个年近七十的老头,叫厉猛。

    厉猛真是人如其名,在他年少力盛的时候,是那样勇猛无匹,曾徒手打死一头非洲狮,也曾从一百人的围攻中突围而出,现在虽然年迈,没有了年轻时的力气,可他那股威慑人心的气势仍在,组织里的人都对他马首是瞻,绝无半个人敢逆他的意思。

    绿林市是厉猛的家乡,也是他教会势力的发源地,这里也一直他的老巢。也正因如此,卫斯玄才会被派到这里,目的就是要找机会接近厉猛。

    据线报称,红莲教最近收买了一个“千面杀手”,真名叫苏杀,和肃杀音近,在名字上就已经有不少震慑力,而他的实力更是一绝,自称是从不失手的人间凶器。

    苏杀在杀人的时候的确从未失手,只可惜他忘记了自己也有可能是被猎杀的对象。而杀他的正是异能公会的高人,这就让卫斯玄有了可乘之机。他的第一步计划就是扮成“千面杀手”混进红莲会。

    深夜,绿林的一家夜总会里灯火通明,姹紫嫣红。

    在其中一个角落里,坐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方脸细目,脸容慈祥;另一个是三十岁出头的男青年,下巴留着短小的胡子,神色精悍,面容间隐隐透出一股邪气,和那中年男子的气质显得格格不入。

    这两个男子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红莲教的成员,而且都是骨干,他们的任务就是迎接“前面杀手”的到来。

    包括陪在两男人身边的两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共四个人,一直在等候着第五个人出现。

    最后出场的人通常都最有分量,也最惹人注目。

    当卫斯玄出现的时候,那四个等待着的人也都眼前一亮,四双眼睛不约而同地投向了卫斯玄。

    卫斯玄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搭配一条白色西裤,看起来十分潇洒又不是威严。他还刻意买了一副墨镜,戴上去之后简直炫酷得不行,连他自己看了都忍不住啧啧称赞,感觉自己就像是好莱坞大片里面的特工。

    “请问哪位是朱先生?”卫斯玄面对四双表情各异的眼睛,率先开口,潇洒地问了一句。

    “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苏杀?”中年男子眯着眼睛盯着卫斯玄悠悠的反问了一句。

    卫斯玄闻言缓缓摘下墨镜,正视着那中年男子,不紧不慢的说:“不错,我就是苏杀,想必你就是朱先生了。”

    “是我,既然来了就请坐下来慢慢谈吧!”这个中年男子叫朱发,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卫斯玄就坐。

    卫斯玄在朱发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此时又听朱发说:“等我介绍,这位是王冥,是我的下属,也是社长,以后你就跟随他了。”

    “原来是王社长,幸会幸会!”卫斯玄淡淡一笑,说着便向王冥伸出了右手。

    不料,这个叫王冥的男子却表现得十分谨慎,他用眼角瞟了一眼卫斯玄,狐疑地问:“你说你是苏杀,可有什么凭证?我可不能随随便便地接纳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

    “我就是苏杀,还需要证明吗?”卫斯玄是早有准备,所以即便被质疑也自信能从容应对。

    王冥还是十分怀疑地摇摇头,撇了撇嘴,道:“不对,据我掌握的资料,苏杀并不是你这个样子,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他。”

    卫斯玄闻言忽然哈哈一笑,一拍大腿,道:“你好像忘记了我的外号叫什么?叫千面杀手嘛!要是我只有一个容貌就不叫千面杀手,而该改叫玉面杀手了,不是吗?”

    “这么说,现在的你才是真实的容貌?”王冥将信将疑地问,始终不大信任卫斯玄。

    “我是诚心来投靠的,没理由不以真面目示人,不信你可以验证一下,看看我有没有带人*皮*面具之类的东西。”卫斯玄这样说,他当然不用担心对方真的会来查验,即便要验也是好事,因为他本来就没有任何伪装。

    “那倒不必。”王冥道,“我听闻苏杀最擅长的就是飞刀,能否给我们露一手看看?”

    这一句话正中卫斯玄下怀,因为他早料到对方会考验自己,所以特异准备了一套飞刀收藏在上衣内,此刻闻言立即解开纽扣,掀开衣服,从内测摸出一把雪亮的飞刀,捏在指间,对王冥说:“你想要看什么样的表演呢?”

    “很简单,只要你能证明你的飞刀例无虚发就行。”王冥道。

    卫斯玄闻言轻轻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忽然凝聚在王冥的头上,缓缓地举起手中的飞刀。

    坐在对面的两男两女此时都静静的看着卫斯玄,看着他手里那把闪着寒芒的飞刀,都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

    突然,听到“哧”的一下破空之声,飞刀猝然脱手,如子弹一般飞向王冥的脑袋!

    就在卫斯玄掷出飞刀的那一刻,王冥真的被吓坏了,两眼不由自主的得大着,一动也不敢动。只在瞬息间,飞刀贴着王冥的头皮疾驰而过,最后“夺”的一声扎进了他身后的墙壁里。

    令王冥没有想到的是,飞刀虽然没伤到他的皮肉,却将他的假发给射落了,他登时感到头部一阵清凉,伸手去摸才发觉头顶光秃秃的,尴尬得直想找个洞钻一头钻进去。

    事实上,除了王冥自己和他的上司朱发,知道他戴假发的人并不多,他自己也一直对这个早年秃头的症状引以为耻,没想到这个秘密今天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公开了,可真令他难堪不已。

    卫斯玄其实也无意冒犯,他之前也不知晓王冥秃头的事实,只是面对这样的一出意外,他只好找个台阶落,于是便讪笑着说:“实在抱歉,我的飞刀这次还真是名副其实的例无虚发了。”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听得出这是卫斯玄倜傥的说法,“例无虚发”的发在这里是指王冥的头发。

    此言一出,那两个陪酒女便忍不住抿嘴笑了笑。朱发虽然没笑,可他的眼神也早出卖了他,显然也是觉得十分有趣的。

  http://www.qingkanzw.com/3/3665/3972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