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王者透视 > 第九十章 逃犯的世界观

第九十章 逃犯的世界观

李元剑一脸冷峻的盯着那个逃犯,他丝毫不畏惧死亡,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这个时候死,因为如果他死了,就没人保护萧珊珊和春花了,于是他略想了想才肃然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我说了,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我!”逃犯用枪指着李元剑,加重了语气说。

    李元剑别无选择,二话不说,当即利索地脱掉上衣,将其扔给了逃犯。

    逃犯接过李元剑抛过来的衣服,缓缓后退了几步,然后又掉转枪口,转而对准了李元剑身旁的萧珊珊,厉声喝道:“你过来!”

    萧珊珊吓了一跳,怔怔的看着那个逃犯,指了指自己问:“你是叫我吗?”

    “对,叫的就是你!”逃犯厉声吼道,脸上露出狰狞之相,紧接着又补充说:“你跟我走,当个人质!”

    李元剑闻言立即伸手拦在萧珊珊跟前,对逃犯怒目而视,冷冷的说:“你别得寸进尺,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你给我闭嘴!”逃犯狠狠瞪了李元剑一眼,又抖了抖手中的枪,接着说:“我不让你把裤子也脱了已经算客气了,你要是敢阻拦,我第一个崩了你!”

    “放弃吧,你跑不掉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李元剑试图说服逃犯投降,却和意料中的一样,压根儿就没用。

    “放屁!”逃犯立即叱驳道,“老子从不信天命!我数三声,如果她再不过来,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便开始倒数。

    萧珊珊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站上前去,对李元剑说:“你带春花走吧,我不会有事的。”

    “别过去!”李元剑连忙制止,伸手将萧珊珊拉了回来。

    “二!”逃犯已经数到了二,眼看他越发没有耐心,一言不合随时会扣动扳机。

    情况十分危急,此时,一直一语不发的春花忽然站了出来,肃然说道:“我来当人质吧!让他带我走!”

    “不可!”李元剑正要制止,但春花已经冲向了逃犯,来不及拉住。

    事实上,春花是练过真功夫的,她上前目的是想趁逃犯没有防备,向他发起突袭。但李元剑对此全不知情,只想冲上去将春花抢回来。殊不知他这么一冲,立即惹怒了逃犯。三人当中,逃犯最忌惮的人无疑就是李元剑,他一看李元剑疾冲过来,立即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子弹射在了李元剑的左腿上。饮弹的李元剑再无力站稳,应声跪倒在地,额头上青筋暴现,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滑落下来,显然十分痛苦。

    看到李元剑中枪倒地,二女一早惊呆了,怔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我今天不想杀人,不要逼我!”逃犯用枪指着跪倒在地上的李元剑吼道。

    春花此时回过神来,正要赶过去将李元剑扶起,却被一只粗壮的大手一把抓住将她拉了过去。

    “你过来!”逃犯喝了一声,伸手将春花擒到了身边,并用枪挟持着她。

    “春花!”李元剑见春花被擒,立即伸手叫了一声,怒目瞪向逃犯,振声道:“不要伤害她!”

    “你放心,我不会杀她的,只不过暂时借她做做挡箭牌而已,这样在那些愚蠢的警察找到我的时候,至少还有一条后路。”逃犯边说边挟持着春花渐渐走远了。

    愤慨的李元剑此时已经站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春花被人强行掳走,一点办法也没有。

    萧珊珊也是完全不知该怎么做,直到逃犯带着春花消失在视野中,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到李元剑身上,走过去蹲下身关切的问:“你的腿怎样了?”

    “没什么大碍,得先把子弹挖出来。”李元剑道。

    “你流了很多血!”萧珊珊惊恐的看到李元剑小腿的伤口处还不停溢出鲜红的血水,她显得有些慌乱,紧接着又说:“得赶紧叫人来帮忙!”说完便手忙脚乱的摸出身上的手机,打算给卫斯玄打电话。

    “不必劳烦他,我自己能处理。”李元剑咬着牙关说,“能不能扶我到那边的大石旁靠一下?”

    萧珊珊闻言先停止了手中的活儿,顺着李元剑所指方向看了一眼,当即点头应允。

    很快,在萧珊珊的帮助下,李元剑顺利靠在了一块大石旁,此时他才缓缓撩起右边的裤腿,霍然露出绑在小腿上的一把尖刀。

    “你怎么会把刀藏在这里?”萧珊珊吃惊的问。

    “我是个武术家,也做过别人的保镖,习惯性的会在身上藏一些兵器,以防万一。”李元剑说着已经拔出绑在腿上的尖刀。

    “你打算自己用这把刀将子弹挖出来吗?”萧珊珊怔怔的盯着李元剑手中那把寒光逼人的尖刀,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不然还能怎样?”李元剑道,“等处理好伤口,我还得去救春花回来。”

    “你疯了,你都伤成这样了,此事还是等卫斯玄去处理吧!”萧珊珊立即反对道。

    “这是我的职责,就算赌上性命也要去做好,更何况只是小小的枪伤?”李元剑说完已经用刀尖对准了伤口,用力咬紧牙关,准备一鼓作气将子弹挖出来。

    且说逃犯挟持着春花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来到林间一块铺满树叶的空地前忽然停住了。

    逃犯不是不想走,而是不敢走,因为他之前中过招,不经意间踩到了一个捕兽夹,要不是他粗壮肉厚,只怕腿都被夹断了,所以这一次他不得不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你先走!”逃犯松开春花,并推了她一把,用枪指着她,命令道。

    春花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立即意识到前面可能会有危险,并不愿意前进,回过头来问:“为什么要我先走?”

    “叫你走就走,不要废话!”逃犯怒吼着,原本就凶神恶煞的嘴脸显得更加狰狞可怖。

    春花被枪口指着,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缓缓向前行去,每一步都十分小心翼翼,生怕会踩到什么陷阱。

    二人所走的这个方向正是通往那个林间小屋的,路上的陷阱几乎被卫斯玄排除干净了,所以一路上还算顺利,过不多时便来到了那个房子跟前,总算是有惊无险。

    “居然还有人住在这种地方?”逃犯喃喃的说着,擎着手枪缓缓向屋子走了过去。

    春花趁逃犯走神的时候,想悄悄的溜走,但她刚抬起腿,立即被一声霹雳般的吼声叫住。

    “站住!”逃犯疾喝一声,用枪指着春花的背脊,“想去哪里?给我回来!”

    春花没有办法,逃跑的幻想彻底破灭了,只得乖乖跟着逃犯进入了屋子里。

    屋里并没有人,逃犯本来想找些药品来敷伤口的,可惜一点药物也没有发现,最后只在水缸里打了一瓢水润了润喉咙,便带着春花走了出去。

    在搜索屋子的时候,逃犯自然也发现了桌上残留着的肉块,但他并没有认出那是人肉,因为能分辨出是人类的部位都不见了,当时也没太在意,对一个凶悍的杀人犯来说,那种血腥场面也一早见怪不怪,所以并不感到惊奇和不适。

    “现在要去哪里?”出了屋子之后,春花忍不住问了一句。

    “先休息一会再说!”逃犯说着便一屁股坐在了木屋前的台阶上,快速脱下上身的囚衣,换上了从李元剑那里抢来的衣服。

    春花不敢逃跑,只好在旁边找了块较为干净的空地,拍拍灰尘坐下来等着。

    二人沉默一阵,春花又忍不住好奇问那个逃犯:“你到底犯了什么罪?”

    逃犯没料到春花会这么直白的问这种问题,先是怔了一下,缓缓扭头望向春花,脸上微微有些怒意,可还是如实回答说:“绑架,杀人!”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春花又问。

    “你问得太多了,信不信我封住你的嘴?”逃犯似乎不耐烦起来,出言威吓道。

    “我只是想找点话题说下,不然不会觉得闷吗?”春花这样说,那种神态,那种语气完全不像是一个被逃犯挟持的人该有的。

    逃犯忽然也对春花产生了兴趣,朝她眨了眨眼,狐疑的问:“听你口音,你应该不是内地人吧?怎么连话都说不太清?”

    春花本来说的就是带着日本口音的内地话,此时也不否认,缓缓点头道:“我是日本人。”

    春花说得很随和,很平静,谁知那逃犯一听像是吃了火药一般登时目露凶光,暴跳如雷的叫了起来:“什么?你是日本人?”

    “我是日本人怎么了?”春花被逃犯如此强烈的反应吓了一跳,忒忒的反问。

    “他奶奶的熊!老子最恨日本人!日本狗没一个好东西!”逃犯怒吼着,看着春花就如同看到了仇人一般,分外眼红。

    “喂,你凭什么骂我们日本人?”春花也来气了,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险境之中。

    “说实话,如果不是要用你来当人质,老子现在就崩了你!”逃犯咬牙切齿的说。

    “我们日本人得罪你了?你凭什么骂全日本?”春花忿忿的叉腰叱问。

    “你们的确没得罪我,可却把我的祖宗害惨了!”逃犯怒道。

    春花立即明白逃犯所指的是那场蔓延了全球的战争,她也知道这逃犯是一个有十足仇日情绪的人,忍不住便说:“你既然这么爱国,为什么还去做犯法的事,去做社会和国家的公敌?”

    “你懂什么?我绑架抢的都是那些不法商人的钱,我杀的都是黑道的人,虽然法律容不下我,但我自问没有做错,我问心无愧!”逃犯理直气壮的拍着胸膛说。

    春花却不以为然,不屑的啐道:“问心无愧?我看你是执迷不悟,自我安慰!”

  http://www.qingkanzw.com/3/3665/3972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