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闪婚萌娇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

第一百九十八章 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

“嗨。”苏流年站在萧翊帆的身后,轻轻地唤了一声,“你,还好吗?”

    萧翊帆没有回答,苏流年微微颔了颔首,她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很愚蠢。

    “副官说,她好像是急着想要阻止你登台表演的。”萧翊帆没有回头,声音飘渺的似乎来自另一个星球,如果不是苏流年看见他动了动嘴唇,只怕她会怀疑这是自己的幻听。

    苏流年抿了抿红唇,叹了口气,道:“刚才,我和叶伯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萧翊帆忽然收回了目光,炯炯有神的望着苏流年的眸子,似乎在窥探着什么。

    “我也没想过事情会闹到这一步,如果说我对柳茹没有丝毫的愧疚,那么我对你却充满了歉意。”苏流年并肩和萧翊帆站在窗口,窗外的红绿灯快闪着,斑马线上还是拥挤着来来往往的人。

    萧翊帆的目光又涣散的落在那些行人的身上,什么话都没有说。

    苏流年又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萧翊帆沉默了很久,才回道:“按照规定,柳茹会以伤残军人的身份退伍,然后送回老家调养。而我曾经答应过荣和,会永远照顾柳茹的。”

    “你想和她一起回去?”苏流年问道,“可是上级会放你吗?”

    “算上之前的假,也应该有些时间。”萧翊帆淡淡地回道,“我没事,只是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而已。你还是,去看看顾锦城和叶伯母吧!”

    苏流年回头,看了眼他们母子二人。

    顾锦城正缓缓朝叶玲走去,似乎在酝酿着说些什么。

    叶玲只是哭,整张脸都哭得很憔悴。她的肩头不住的抽动着,瑟瑟发抖的身子在走廊穿堂风的吹拂下,更显得弱不禁风。顾锦城略微在叶玲的面前顿下了脚步,他怔住了,他记忆中的叶玲从来没有哭过,从来不是这幅模样的。哪怕当年他的父亲被流放,身为妻子的叶玲,目光中也没有丝毫的悲凉。

    可是现在,她哭了,居然哭了。

    顾锦城皱了皱眉,心里泛起一股酸涩之气,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道刺眼的闪光灯突然噼里啪啦的冲他狂闪不已。顾锦城没有回过神来,条件反射的用手臂挡在眼前,才半眯着眼睛,勉强看清眼前一群人脚上各色的鞋子。

    “顾少校……顾少校,针对有人在媒体上指控你,请问你作何反应?”

    “有人拍到你在酒吧外与人斗殴,请问是不是事实?”

    “顾少校,请做正面的回答!”

    苏流年听见嘈杂声扭头看去,顿时一惊,道:“怎么会有记者?”

    萧翊帆听见苏流年的话,也回过身去,果然看见一群记者把顾锦城围得是水泄不通。苏流年立刻小跑上前,拼命推着眼前的记者,可是她瘦削的身型哪里有这个力气推开眼前一米七八的高大个子男人。

    萧翊帆一把揪住苏流年面前的那个人,那个记者气恼的扭头,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被萧翊帆一手甩开了。苏流年立刻挤进了人群,萧翊帆跟在她的后面,硬生生的为她开了一条路。

    “怎么了吗?”苏流年上前抓着顾锦城的胳膊,叶玲脸上挂着泪痕,愁眉不已的望着眼前这些记者。

    顾锦城冷笑道:“这帮人,说我在酒吧小巷与人斗殴,违反了军中的纪律!”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事情也值得你们记者争锋报道了?”萧翊帆站在顾锦城的面前,讥讽道,“你们是吃饱了没事干吗?国家大事,群众心声你们不去采访,却全部跑到这里来问这些乱七八杂的问题。”

    可是那帮记者根本不理睬萧翊帆,纷纷又把话筒和录音笔对向了苏流年。

    “照片上也有苏小姐,请问苏小姐也想否认吗?”

    “我?我在什么照片上?”苏流年彻底茫然了。

    一旁的一个记者立刻抽出了一张照片递给苏流年,道:“就是这张照片。照片上被打的这个人叫做雷利丰,他刚才在医院苏醒过来,立刻就在网络和媒体上指控顾少校恶意伤人。”

    苏流年细细的看了眼照片,照片的像素很低,上面的人都很模糊,看得出来是有人匆忙间用手机拍下来的,而且有很多张。几乎每一张照片上,都是顾锦城揪着雷利丰的衣襟一顿暴打。照片上的苏流年就站在顾锦城的身后,神色慌张,还有几张是她上前拽扯顾锦城却被顾锦城推开的样子。

    苏流年顿时恍然大悟,原来记者口中所指的事情,居然是这个时候的。

    她抬眸看向顾锦城,他的脸色也是一片惨白。

    叶玲和萧翊帆看过照片之后,也很清楚的知道照片上的人的确是他们两个。

    “顾少校,苏小姐,在证据面前,你们还想矢口否认吗?”

    “顾少校,现在雷利丰先生想要找你讨要说法,请问你会如何回应?”

    “想要知道怎么回应,就等这个雷利丰来了再说!”

    萧翊帆说着就逼着记者们后退,可是苏流年却突然说道:“你们所看见的,只是照片上所呈现的而已。我相信你们过来就是为了知道真相,想要给我们澄清事实真相的机会,所以我也请你们如实的报道。那天锦城之所以会动手,完全是因为雷先生喝醉酒之后,动手轻薄于我,锦城才会不得已出手的。”

    “顾少校是训练有素的军人,既然雷利丰先生已经喝醉了酒,那么相信顾少校一拳便可以击退他,为什么一定要连着这么多拳,一直打到雷利丰先生深度昏迷,日前才苏醒?”

    一名女记者立刻抛出了犀利的问题,苏流年咬了咬红唇,确实也无话可说。

    顾锦城皱了皱眉,道:“既然我们说什么你们都不信,又何必专程跑来?”

    “这里是医院,是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请你们马上离开!”叶玲低吼道。

    可是记者们气势汹汹,丝毫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直到医院的保安赶来,这帮记者才悻悻然的离开了。

    “杰森?你叫保安过来的?”苏流年问道。

    杰森浅笑着晃了晃手里便利店的袋子,道:“我刚去给你们买些便当,忽然看见他们拥挤在这里,我就去叫了保安,你们,都没事吧?”

    苏流年点了点头,焦虑的看向顾锦城,道:“怎么办?这件事情闹大了,我们有理也说不清的,军长和上级未必会相信你的片面之词。”

    “都是你!你害了柳茹,现在又想来害我的儿子!”

    叶玲面目狰狞的怒吼着,忽然上前扬手就是一巴掌刮在了苏流年的脸上。

    “流年!”

    “姐!”

    杰森扔了手里的袋子,几乎和顾锦城同时箭步上前,扶住了苏流年。

    萧翊帆瞠目结舌地看向叶玲,劝慰道:“伯母,这真的不关流年的事!”

    “她都把你们的心迷惑走了,你们的话,我还能听吗?”

    “妈!为什么你总是要对流年有所偏见啊?”顾锦城怒吼道。

    杰森却抬手一掌推开了顾锦城,皱眉道:“有我在,你们谁都别想欺负我的姐!以为我们苏家没人好欺负是吧?顾锦城,顾家,顾氏,你们就等着看看,什么才是我们苏家的雄风!”

    话音落地,杰森又搂着苏流年,耳语道:“姐,我们走!”

    “可是……”苏流年看向顾锦城,这个时候,是他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她怎么能离开呢?

    顾锦城正要上前留住苏流年,萧翊帆却突然拉住了他,低语道:“叶伯母现在正在火气上,流年留下来也只会成为叶伯母发气的对象,只会更受罪。”

    顾锦城的眸子闪了闪,看向苏流年的目光里竟是不舍。

    “姐!走了!别人都不留你,你还留下来做什么!走了!”

    杰森二话不说,手臂上用了力气,几乎是强制性的把苏流年带走了。

    可是她不想,也不舍,缠绵留恋的目光在相触的那一刻,哪怕是在冰冷的医院,也无法冷却他们彼此炙热的心。也在这四目相对的刹那,即便对方没有言语,可是他们的心,已经融合在了一起,甚至比语言更加动情。

    出了医院,苏流年愤愤然的挣脱了自己的手,道:“够了!”

    杰森一怔,松开了她,只说道:“想吃什么?跳了这么久,一直没吃东西,应该很饿了吧?我刚才好像还看见外面有几家不错的面馆,你不是爱吃面食吗?”

    “我现在没什么胃口。”苏流年抬头望了眼医院的楼上,叹了口气,又看向杰森,道,“今晚你住哪里?虽然军区里的那个屋子小了点,但是你睡沙发还是没问题的。”

    杰森笑着耸了耸肩,道:“原本就是投靠老姐来的,你说我还能住哪里呢?”

    “走吧,既然不能留在这里,我们就先回去吧。”

    “遵命,姐!”

    杰森欢喜地为苏流年开了车门,才小跑着坐进了驾驶座。

    可是相比杰森心中的欢喜和得意,苏流年的脸色就显得太过死沉,太过僵硬了。一路上,杰森的嘴里都哼着小调,十指还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方向盘,格外的惬意。苏流年一手靠在车窗上,托着自己的脸颊,心事沉沉的看向窗外。

    虽然杰森讲着很多关于江州的事情,关于苏氏的事情,但是她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对苏流年来说,她的爱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家。她已经离开江州了,也离开了苏氏,她的心里,沉甸甸的,只装了顾锦城一人。

    “姐,如果有一天,你离开了顾锦城,会怎样?”杰森突然问道。

    苏流年依然望向窗外,淡淡地回道:“我为什么会离开他?我从来没有想过会离开他。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永远,都不回离开他……”

    杰森一脚刹车,很急,苏流年的身子随着惯性朝前冲去。

    她扭头看向杰森,道:“怎么了?”

    杰森僵硬了很久,没有看苏流年一眼,只是眼神凶神的可怕,是苏流年从未见过的模样,倒也十足的,吓了她一跳。

    “刚才有条狗蹿了过去。”杰森敷衍着,却是咬着牙根的说了这句话。

    苏流年半信半疑,杰森重新踩了油门,车子又继续行驶在萧瑟的秋风中。

  http://www.qingkanzw.com/2/2425/2660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