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闪婚萌娇妻 > 第六十七章 奸不可没

第六十七章 奸不可没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冰天雪地的时候吃雪糕。”

    叶培培手里还端着剩下一半的草莓味雪糕,和陆之然肩并着肩朝酒店走去。

    陆之然笑着扔了手中的空雪糕盒子,问道:“感觉怎么样?”

    “就像你说的,所有的烦恼和伤心,都被冻结成冰吞下肚子了。”

    陆之然对上了叶培培的笑眸,这是自从张昀出事后,她第一次真心的笑。

    二人说说笑笑的随着人流进了酒店,眼前黑压压的人海着实让他们一惊。

    叶培培垫了垫脚尖,疑惑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我好像看见苏流年了……”

    “她在哪里?”

    陆之然侧身看了看使劲踮着脚的叶培培,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腕,低语道:“跟紧我!”

    叶培培还未回过神来,整个人就被拽着紧紧的贴在了陆之然的后背上。他一面说着“借光”,一面护着身后的叶培培。叶培培就像是被线紧紧牵着的风筝一样,过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再一次感受到被人呵护的温暖。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只是她的幻象,也足以填补她残缺一角的心了。

    “苏流年!”陆之然远远地唤着她的名字。

    苏流年刚刚冲到人群前面,立刻回过头来,强压的泪水终于喷涌而出,紧紧的抱住了叶培培。

    叶培培诧异不解,拍着她的后背问道:“怎么了?这里出什么事了?”

    “是……是茜茜,她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昏过去了!”

    “不要担心!医生已经在这里,她会没事的!”

    叶培培抱紧了苏流年,看着忙碌的医生,她的心也是七上八下。

    没过多久,医生终于直起身来对酒店经理说道:“没事了,送她回房间就是了!”

    酒店经理正要安排人手,苏流年却像是离弦之箭似的推开了医生,扑在那人冰冷的身上哭喊道:“茜茜……茜茜你醒醒啊!”

    “你们认识患者?”医生问道。

    苏流年点了点头,道:“我们是她的朋友,她到底怎么了?严重吗?”

    “朋友?”医生稍稍一愣,轻咳了几声稍稍掩饰,道,“是帕金森的症状,我建议你们等她醒来之后,安排她到大医院做一个详细的诊断。”

    陆之然呆滞的反问道:“帕金森?怎么会?”

    叶培培快步上前撩开了遮住了病人脸庞的长发,这才发现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三人同时瞠目结舌的惊愕不已,苏流年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呢喃道:“怎么会?怎么……茜茜呢?不是说,是茜茜吗?”

    “是谁告诉你这是金茜茜的?”陆之然皱眉问道。

    苏流年软绵绵的被叶培培扶了起来,环顾四周,宋文杰早就不见了人影。

    “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没事,既然不是茜茜,那代表只是恶作剧一场,岂不是更好?”叶培培劝道。

    陆之然也点了点头,道:“我们先送你回房间,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了。”

    “不……还有顾锦城!”苏流年的眸子一亮,突然说道,“顾锦城摔了一跤,在药浴的温泉池里!”

    说罢,苏流年挣脱了叶培培的扶持,逆着人群朝温泉小跑而去。

    叶培培和陆之然相顾一眼,立刻紧追而上。

    温泉在大厅尽头一个侧门直通的小别墅区里,此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当苏流年好不容易在人群里挤出一条路来,推开vip温泉包间的时候,一股腾腾的热气立刻扑面而来,飘渺的就像是漫步在云端里似的,如梦如幻,可是……可是绵绵的白云却无法承担秘密的压力,一脚踏空,就是从万丈高空坠入无尽深渊——好比说,此时此刻在苏流年眼前上演的这幕……

    “流年!”

    叶培培气喘吁吁的撞上了僵硬如铁的苏流年,不解道:“怎么了?”

    陆之然随后而至,顺着苏流年和叶培培的目光看过去,连他也惊愕住了。

    空气里充满了暧昧的罗曼蒂克气息,金茜茜穿着比基尼沉在水里,远看过去像是一丝不挂,而顾锦城赤果着上身压在金茜茜的身上,二人之间的距离,恰似没有距离一样,令人想入非非。

    “锦城……你!”陆之然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锦城立刻直起身子,谁料金茜茜恶人先告状的哭喊道:“流年!流年……救我啊!我求求你,救救我啊!”

    叶培培快步上前,用一旁的浴巾裹住了金茜茜的身子,扶着她走出了温泉池。金茜茜紧紧的依偎在她的怀里,早已经哭红了双眼,满脸都是泪水。

    顾锦城赶忙解释着,可无论他说什么,在金茜茜的哭声里都显得苍白无力。

    “真的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

    苏流年呆若木鸡的凝视着雾气后的顾锦城,终于试着抬步朝他走去。

    每一步,都像是撞击在心坎上似的。

    每一步,都将外界的声音和画面彻底屏蔽。

    在她的眼里,只有万般解释的顾锦城,可她连他解释的话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她不能容受自己的后妈和堂叔在一起,她更不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闺蜜……

    苏流年的红唇渗透出一丝鲜血,她猛地抬手,干脆利落的打在了顾锦城的脸上。叶培培愣住了,金茜茜心里笑开了花,陆之然快步上前挡在了顾锦城的面前,可是他顾锦城,自始至终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眼前冰冷的苏流年。

    “你不相信我?”

    “我只相信我的眼睛。”

    “你不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我只相信我自己!”

    “苏流年!每一次,你都要把事情越搞越砸吗?”顾锦城忍不住脾气怒吼起来。

    苏流年倔强的咬着牙,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不管你在外面要找多少女人,找哪一个女人我都不会过问,但是,我的朋友,绝对不能毁在你的手上!”

    顾锦城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咆哮道:“苏流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可是苏流年没有回答,看了叶培培和金茜茜一眼,强忍住了此时此刻恨不得痛哭流涕的冲动,转身跑了出去。顾锦城想要追上去,可刚刚抬步,又停了下来。

    “你帮我去看着她……”

    顾锦城对陆之然说,却被叶培培硬生生的打断了。

    “不用你假好心!以前我还看好你了,没想到你……算了!你们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们女人的事情,不用你们费心!”

    叶培培扶着金茜茜,跌跌撞撞的走向了大厅。

    陆之然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看吧!我好不容易在人家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现在彻彻底底被你给毁了!你究竟在想什么,那是金茜茜啊!”

    顾锦城冷冰冰的白了陆之然一眼,讥讽道:“我让你支走金茜茜,我料到她不怀好意,可是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现在,你还有资格来数落我?”

    陆之然撇了撇嘴,耸耸肩,道:“这也能怪我?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让她好好静一静吧!我再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

    陆之然点了点头,轻咳了几声,终于忍不住的问道:“刚才你们究竟做什么了?”

    顾锦城抬手一掌拍在他的头顶上,痛得他嗷嗷直叫,“什么都没做!”

    “流年!流年……”

    叶培培扶着金茜茜,还要追上了苏流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金茜茜裹紧了身上的浴巾,低语道:“你还是先去看看流年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回房间的!”

    “可是……”

    叶培培踮着脚尖在人群中寻找着苏流年的身影,却早就跟丢了人。

    “算了,我先送你回房间,我才安心的去找流年。”

    金茜茜抿着嘴唇点了点头,跟着叶培培一同进了电梯。

    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叶培培忍了一路的问题,终于憋不住了。

    可金茜茜却在她开口之前就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但是我还没有准备好怎么说,所以……所以你能给我一点儿时间吗?”

    “我能给你时间,可是流年未必能等你。”

    金茜茜深呼吸了一口气,电梯刚好到了十层,叮的一声开了。

    叶培培扶着金茜茜朝房间走去,却发现房门外依靠着一个人,正是苏流年。

    “流年!”叶培培激动的一声呼唤。

    苏流年回过头来,淡漠的脸色,闪烁的眼神,只微微侧身让出了门锁。

    “进屋再说吧。”金茜茜尴尬的推了推叶培培。

    叶培培立刻摸出钥匙卡开了房门,苏流年径直倒在了床上,喃喃说道:“酒店经理说房间都满了,所以今晚你们要收留我一夜了。”

    “你,就没什么问题想要问我的吗?”

    “你先洗一洗,休息休息吧!”苏流年岔开了话题。

    叶培培拍了拍金茜茜的肩头,低语道:“现在不想提这件事请的人,并不是你一个。她的心情,你也比任何人都明白。”

    金茜茜点了点头,踱步来到苏流年的面前,从行李里取出了换洗的衣服。叶培培端了杯热水递给苏流年,苏流年叹着气的坐直了身子,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虽然她的耳朵并不想听见刚才的那件事,可是心里,却是像火烧的一样想要知道真相,所以,她还是忍不住的用余光打量着金茜茜的背影。

    金茜茜刚刚站起身来,面对着穿衣镜注意到了苏流年的目光。她不动声色的一丝冷笑,缓缓脱掉了身上的浴巾,转过身来,脸上是厚重的阴霾,说道:“那我先去洗一个澡……”

    叶培培点了点头,苏流年却猛地被开水呛到,玻璃水杯无声的摔落在深咖啡色的地毯上,晕染了一大片的惊愕……

    

  http://www.qingkanzw.com/2/2425/2659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