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棋门术士 > 第三十七章 那只鸡妖很凶残

第三十七章 那只鸡妖很凶残

    吕卿心下猜想,也多半是如此,只是他自己怎么肯说出来?

    本想着拖到鸡霸天将那边战事结束,把那些巫蛊宗的妖女们打跑了,再来解救自己。可谁料想,到底还是被这个名叫莹儿的少女给说破了,顿时被气的不轻,破口大骂道:“你个妖女,坏女人,我往前冲本为了救你,可你却拆我的台,真是不可原谅!”

    莹儿一听,顿时又惭愧起来,觉得自己还真是对不起吕卿。

    可她哪里知道,吕卿前冲,根本就不是为了救她,而是想将她与另外一些巫女隔离开来,以免她将这个秘密说出。只是莹儿却为此自责不已,一时间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些巫女们听了莹儿的话,立刻卸去身上的灵物,纷纷扑到近前,对吕卿下手。

    吕卿顿时感觉压力山大,挥舞起大戟,吓得这些巫女们不敢近身。

    她们人虽然多,修为也都不浅,只是一身本领都在巫上,失去了灵物的支持,她们也不过和吕卿一样,身上有气,却用不到妙处。笨手笨脚的,根本无法对抗吕卿手中的大戟。

    要做到空手夺白刃,还不是她们这样的。

    有个巫女忍不住祭出一道巫鬼符箓,内里拘禁着一条食人恶鬼,只是当符箓爆裂开来的时候,也不知怎的,那恶鬼竟然一下子散掉了,根本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反而还害的她白白失去了一张锁鬼灵符,以及些许激发灵符的真气。

    那女子气的不轻,呼喊着杀了上来,只是被吕卿大戟横着一扫,差点扫中,又连忙退了回去。

    巫女们虽然人数众多,只是都空着手,又不是什么格斗高手,身上也没有带刀剑等硬手的家伙,故而吕卿一手胡抡大、法,打的是顺风顺水,一时间众女巫们也拿他没有办法。

    一场术士大战,硬生生被她们几个打成了笑话,打远处看,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只是她们本来也都是孩子的年龄,最大的也不过才十七岁。

    只是她们庆幸的是遇见了吕卿,而不是和另一些蛊道的人一起,去对付凶残的鸡霸天。

    同样的年龄,同样的花季少女,选择了不同的修行之路,在今日遇见了不一样的对手,这只凶残的鸡妖显然不是那么好惹的,因为他真的很凶残。

    他的样子,从来就不是在吕卿面前的乖巧模样,而是一个嗜血的屠戮狂魔……

    当楚仟循、魏轩等人平息了恩怨,赶过来的时候,他们所看见的一幕,令他们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杀人同样不曾手软的楚仟循也是一惊,心中暗自庆幸,自己之前没有与这只鸡动手。

    战斗的最开始就很不一般。

    不得不说,这些巫蛊宗的弟子们,也确实是有些娇纵狂妄。只见一名修蛊道的弟子双掌合十,旋即有一股紫光爆发开来,仔细看,此时她的双掌之上已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虫子,那些自然都是蛊。

    这些蛊的外表坚硬无比,非法宝重器根本不能破防,因此她冷笑着冲了上去,完全不把鸡霸天掌中生锈的长矛放在眼里,阴恻恻的笑道:“区区一只鸡妖而已,也敢小瞧我们巫蛊宗,今日就叫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一旦被她打中,她手上的蛊就会瞬间侵入到对方的身体之中,纵然这鸡霸天拥有着消化掉蛊毒的本领,也不可能消灭入侵到血液中的蛊。

    只是她太大意了,也太想当然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已被鸡霸天掌中的长矛刺中。

    鸡霸天可不管那个,更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在他的眼里,这些女人还没有山上的母鸡好看,见对方气势汹汹的向自己袭来,正好拿她们试试自己新得的武器,当下挺矛便刺。

    一刺即中,在某一刹那间,长矛似乎是伸长了不少,因此那女子根本没有注意到,只听噗的一声,长矛已然穿心而过,却并不做丝毫的停留,直到透体而出,方才停下……

    可能是这个时候,该女子的痛感还没来得及传递向大恼,只是眼睛看见自己被刺中,并且身体被挑起,已到了空中。

    不得不说,妖精的力量是常人无法理解的,鸡霸天看似毫不用力,只是单手持矛,轻轻往起一挑,就将该女子挑了起来。鲜血顺着矛杆滴滴答答的流淌着,有些在半路滴落,有些则好像要流到鸡霸天的手腕处。

    女子以染血的双手,在长矛上无力的摸索着,试图救下自己,然而鸡霸天却没有给她那个机会。

    在最后的关头,她身上所养的蛊全都冲了出来,有些振翅而飞,有些则顺着矛杆,一齐扑杀向了鸡霸天。

    这些忠诚的小虫子,已经感受到了主人的绝望,纷纷抱着必死的决心杀向了鸡霸天,妄图在生命最后的关头,搏上一搏,为即将死去的主人报仇。

    只是鸡霸天单臂用力一抖,原本爬在矛杆上蛊虫均被震死、震落,而飞在空中的蛊,却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招“鸡眼”杀死。

    只见在危机时刻,鸡霸天的双目中突然爆射出两道炽烈的光线,瞬间将那些飞行在空中的蛊全部烧死。

    远处的人们看的无不惊心动魄,鸡霸天却不以为意,因为这在他看来,跟杀死一只兔子也没什么区别,随手一掷,将该女子的尸体抛出十几丈远,落地时尚有一丝微弱的意识,她不甘的望着天空,眼睛里流出了一滴水,两只脚在地上蹬了又蹬,肚子往起挺了又挺,也不知是痛的还是闷的,亦或是想站起来……

    她的手深深抠进了地面,随即就再也不动了。这一年,她才十八岁……

    见状,余下的巫蛊宗弟子也都呆住了,她们不是没有见过死人,而是从没有见过死的这么干脆的。那是她们还太年幼了,没有经历过蛊道最残酷的竞争的缘故,否则当她们看到那些以身饲蛊、活人祭蛊了之后,就再也不会为了眼前的死状而感到不安。

    不过那种弟子,也不会轻而易举的下山,更不会连个护道的都没有。

    就因为她们是刚入门的弟子,没人重视,所以才会发生今天这般被屠戮的事情。

    时光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而多做停留,就在一群蛊道弟子们悲伤恐惧的时候,鸡霸天再次动了,他无声无息的前进,快的不愧是妖,一矛横扫,顿时将另一名巫蛊宗的弟子拦腰斩断。

    该女子并没有当场死去,而是绝望的挣扎着向前爬了一小段距离,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极短的血线,其中难免有不忍言之物……

    余下的巫蛊宗弟子们更加惊悚,正欲做鸟兽散时,忽然有一名女子站了出来,怒吼道:“绝不能让人小瞧了我们巫蛊宗,大家跟我一起上,杀了这只鸡妖,为死去的姐妹报仇!”

    原本正准备逃跑的巫蛊宗弟子们,一下子又来了勇气,只是,她们却不知道等待她们的到底是什么。

    原本,鸡霸天可以在那为首的女子说完那些话前,结果了她的性命,可是却被他硬生生的给忍住了。

    原因无他,如果在她发言之前,或者是途中将她杀死,那么余下的巫蛊宗弟子就会四散奔逃,那个时候再追杀起来比较麻烦,故而等她说完,让那些女人都集中起来,向自己进攻,然后再将她们一同杀死。

    一女子含泪大叫着,不退反进,冲向了鸡霸天,在她的身体周围,密布着无数的蛊物,宛如穿了一重厚厚的盔甲,一般的武器根本难以破防。

    鸡霸天心下大喜道:“来吧!刚才杀死的两人都太轻松了,正好拿你试试威力!”

    鸡霸天运足了真气,自双掌缓缓流进长矛,长矛自矛尖开始,渐渐的亮起一道神秘的符纹,符纹由上古的文字组成,慢慢散发出毁灭的光辉。

    “来!”随着鸡霸天的一声大喝,他的双掌紧扣住矛杆,向前挥舞。

    一击之下,尽显毁灭之威。

    嘭的一声,长矛的矛锋与该女子发生了碰撞,随后四周围发出了火炭红的光亮,在这一次碰撞中,该女子的护体毒蛊尽数死亡,被烧焦,变成了微不足道的火炭。而该女子自胸部以下,膝盖往上的一段身躯不知被打到了哪里,似乎是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了一样,只剩下两段焦糊的身躯,一段掉落在鸡霸天身前约四五丈的地方,是被冲击时反作用力震飞出去的,而另一段躯体则掉落在鸡霸天身后两丈有余的地方。

    该女子没有一丝丝挣扎,甚至有人怀疑她,可能连鬼魂都已经不存在了。

    这霸气的一击实在太强了,原本巫蛊宗所鼓舞起的士气,也在这一击之后,从新打散。

    “这是什么招法?怎么会如此恐怖?”

    “这只鸡妖是不可战胜的,快走,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快走吧!千万别看他……”

    这是周围人们心目中的想法。鸡霸天似乎也对这一击相当的满意,微笑的抚摸着手中的长矛,“嗯,不错不错,比起那盏仿造的宝莲灯要强得多的多,而且我怀疑它夜晚也能这么厉害……”

    一息间,鸡霸天连斩三人,顿时压住了场子,原本想逃的人,其实也都两腿发软,迈不开步子。

    巫蛊宗的弟子们,没有人敢大喘气。有一人转身欲逃,然而才走出了还没有三步远,就被鸡霸天从后面赶上去,一矛刺透了身体。

    又有一人见状想逃,被鸡霸天扑过去,一矛消掉了脑袋。

    噗噗……鲜血溅起多高,死尸纷纷倒地,鸡霸天怒吼道:“我看谁还敢逃!”

    有一年纪还不到十六岁的少女,抽泣着,仿佛已失去了理智,拼命的狂奔着,却被鸡霸天一矛刺翻在地,“逃、逃、逃……我叫你逃!”

    这一次更加令人绝望的是,鸡霸天站在原地根本就没有动,而是长矛上亮起了一道符纹,旋即伸长,刺了出去,将那女子刺死。

    而这个时候,楚国的百熊以及楚仟循等人,全都默默的后退,没有一人肯站出来阻止杀戮。

    远在另一处战场上的吕卿毫不知情,他还在与那些单纯可爱的女巫们战斗,虽然这战斗与鸡霸天那边的战斗比起来,有些不像样子,但双方看起来打的还很认真。

    因为一时间那边没有人敢逃,也没有人逃的掉,故而这边的人还都不知道那边已经打成了何等惨状。

    鸡霸天为了试验自己的武器,逼着那些巫蛊宗的女子们,一个个向自己发起挑战,杀戮的正酣之时,忽然有一人高声喊道:“妖物还不住手!”

    这人也是巫蛊宗的弟子,只是他年纪已大,也不是这次试炼的年轻弟子,而是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一位前辈,看样子已有四五十岁了。

    只是修炼蛊术,并不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该女子尽管脸上也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但还是遮掩不住她粗糙且凹凸不平的面皮。

    鸡霸天见又来一人,心下却还不知死活的欢喜起来。

    “你这妖孽因何屠戮我门人弟子?”来人在空中,被一根丝线悬着。那丝线接近于无色透明,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只是即便仔细看了,也不知道丝线的另一端连在何处,只能瞧见是通往了天上。

    “难道是从天庭上续下来的人?”鸡霸天嘎巴嘎巴嘴,心中暗道。

    也不知是丝线被拉长了,还是从上面放下的,这人原本盘坐于天空中,缓缓下沉,同时也站了起来,双脚缓缓着陆。

    那人冷声道:“我在问你话呢?”

    “那个,你是在天上来的吗?”鸡霸天不答反问道。

    那人虽是不耐烦,不过却仍然回答道:“我是巫蛊宗的天蛛女,如果你还有点见识的话,就应该听说过我的厉害,如果你还不想死的话,就在我发怒之前,自断一翅一臂,并且跪在地上求我,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俗话说的好,不是冤家不聚头,此次真是针尖碰上了麦芒,一个不把人命当命,一个狂妄起来法力无边,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鸡霸天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即便我今天自断一翅一臂,然后跪下来求你,你也会嘿嘿冷笑一声,然后对我说:‘抱歉!我只是说或许饶你一命,现在我又不想让你活了,你给我去死!’”

    “不错!”天蛛女又笑了起来,见到如此多的同门晚辈死去,她竟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伤感,有的只是想要杀人的冲动,冷声道:“那边的人也都给我听着,在我杀死此鸡妖之前,你们谁都不准给我动,敢动一下的话,别怪我要了你们的命。”

    说话间,天上仿佛刮起了风,随后乌云密布起来,这些人当中,只有魏国二王子魏督能看的清,天上飘过来的不是云,而是一团巨大的蛛丝,至于蛛丝上面究竟趴的是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

    他只能心下暗道:“糟糕,早知如此就该早点带着魏轩等人逃之夭夭的,现在再想走,只怕是已经晚了。”

    伴着微风,有一条条透明“彩带”,自天空中降落而下,仿佛要填满整个战场。

    每一条“彩带”之间,都趴着无数个微小的生命,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见。

    一名魏国来的扈从,不小心触碰到了一条“彩带”,瞬间有无数只肉眼难以捕捉的小蜘蛛,爬满了他的面颊,极痒无比。用手一抓,却见满手的鲜血,随后有剧痛感传来。

    无数只小蜘蛛趴在他的脸上,疯狂的撕咬着他的肌肤,并不断的向其中注入毒液。

    只是一瞬间,那人便已难以忍受,挣扎着,嘶吼着,倒向了地面。

    见此,必然有同伴会伸手前去搀扶他,魏督见状连忙出言阻止,只是还是比现实来的稍微慢了半拍,有两人与之接触,随即也被蜘蛛爬的满身都是。

    蜘蛛们开始向他们三人的体内注入大量的毒液,而后啄食,三人先是变得浮肿起来,肿胀的好似三堆馒头、三头猪,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几声,就已相继死去。而后,他们的身体开始迅速的消肿,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了空气中,只剩下一堆骸骨与衣服……

    三个活生生的生命,就在这顷刻之间消失了,死的人还未来得及发出惨叫与悲呼,而活着的人也被惊的呆住,当然这并不包括鸡霸天。

    落在鸡霸天周围的彩带以及蜘蛛,都被他以“鸡眼”灼烧的死的死,逃的逃,就连天蛛女都忍不住赞叹,“小鸡崽子,你行啊!看来还有些道行,吃了你,应该可以让我饱上半年。”

    说话间,她的肌肤外也爬上了密密麻麻的蜘蛛,最后连她的眼瞳里都是,耳朵里也被塞满,嘴里也是……

    鸡霸天甚至怀疑她的肚子里都有,旋即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肚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要经历生死大战的样子。

    只是在这个时候,在鸡霸天的身后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那不是别人的嚎叫,正是楚国千户之女,楚千雪。

  http://www.qingkanzw.com/107/107792/266768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