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绝世高手 > 第026章 一起走

第026章 一起走

    “呜呜……你对我真好!”陆依若本来想要爬到林哲的肩膀上,小鸟依人一样的偎依在他的怀里。

    不过刚刚经历过手术,她孱弱得很,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只能泪眼婆娑的躺在病铺沿上哭泣。从小到大,陆依若除了对相依为命的姐姐哭泣过,还从来没有当着一个男人的面儿哭成这样呢。

    “看我对你好吧!”林哲在陆依若秀美的脸庞上拂拭着,将她的泪水擦去。

    陆依若的脸红了一下,本能的想要挣扎,不过看向林哲那充满关切的目光,以及考虑到他刚才那么关心自己,最后连挣扎的心思也放弃了。

    劝慰也给了,语言也到位了,林哲便打算离开。

    在这间高档病房里,自然有专业的护理人员。林哲留在这里也没有啥用,而且孤男寡女的,要是在同一个房间里过夜,指不定会发生啥事儿。

    虽然这里是医院,不过以林哲的能力,除了能通畅一下血脉,对人体的经脉略有了解以外,其他在医术方面的本领,还不如医院里的随便哪一名小医生。

    所以他继续留在这里也是没用的。

    林哲刚刚离开这里,陆依若却是愁肠九转,心里暗暗想道,“这个讨厌的家伙,在我心里的地位怎么越来越高呢?不行,这样不行……”

    一时之间,陆依若看着棚上面的天花板,怔在那里,脑袋里一会儿出现林哲的那淡淡的坏笑,一会儿又出现了未婚夫的影子,怎是一个乱字了得。

    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喜欢上林哲也是早晚的事儿。这可怎么办呢?要是被自己的未婚夫知道了,那自己还怎么嫁给他呢?

    而且未婚夫的势力很大,林哲这样势单力薄的,应该不会是他的对手吧!

    陆依若一边儿担心着自己,又同时担心着两人之间的事儿,会不会被未婚夫知道。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开始替林哲考虑事情了,却没有发觉:林哲在她心目的地位,已经悄悄的盖过了那个名义上的未婚夫。

    回到了方可儿那里,却看到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她的父亲不知道哪儿去了。

    “你爸爸没有留在这里?”林哲略有些疑惑的问道。按理说,她的父亲被赌石场关押了这么久,父女两人再见面,应该多聊一会儿才是。

    “没有!父亲说,让我好好留在这里,他还有其他的事儿要做,所以……所以就先回去了。”说话的时候,方可儿的脸上闪过一抹担忧,这神情被林哲敏锐的眼神捕捉在了眼里。

    林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他倒不是特别爱干净的人,不过在外面,还是稍微注意一些好。

    这时候方可儿从外面推门进来,

    “可儿啊,你说今天我们办的这事儿顺利不顺利?”林哲明知故问的说道。

    “顺利啊!”方可儿眨着她的大眼睛,脸上担忧的表情更明显了。她冰雪聪明,如何不知道林哲心里的真正想法。?

    林哲看着方可儿担忧的模样,心里也跟着不是滋味,要不是有一个老爹那么爱赌,她一定会过上美好的日子。

    方可儿此时已经坐到了林哲的身边,微微笑了笑,娇艳如花,“事情办理的很顺利,今天谢谢你了。”

    要是对待其他人,方可儿绝对不会这么主动的说感谢的话。她的眼界一向很高,不过林哲就不同了,一来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把自己的父亲从虎口里救了出来;二来,自己虽然和他见面的时间不长,不过对他的感觉却是很好。

    女人是感性的动物,一向相信自己的感觉胜过理智。而且,方可儿思想上还是比较传统的,她的父亲都是林哲所救的,这个恩情却是怎么都偿还不了。

    这种场景最适合两人静静的谈谈心里话,不料,门外却响起一阵敲门的急促声。

    林哲气势汹汹、杀气腾腾的来到了门口,没等开门,先是没好气儿的大声呵斥道,“谁他吗的这么卖力敲门啊!是不是尼玛死了?”

    沉默!敲门声停止,门外一片寂静!

    妈妈的,和老子装神弄鬼,要是让我发现是谁在故意玩儿我,看老子不弄残你!

    打开门,一张苍老的脸出现在了林哲的面前。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应该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不过从他的容貌上怎么也看不太出来。

    对着林哲,他咧开的嘴里能够看出他因常年吸烟而导致的黄牙;干瘦的脸庞,布满了皱纹。

    身体微微佝髅着,有一种卑躬屈膝的姿态,像极了常年生活在社会地层的小市民。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请问方可儿在里面么?”那男子谦卑的问道,双手交错在一起不停的动着,显示出他局促不安的心情。

    “你找她?”林哲的眼睛在这男子的身上转来转去,看了好几圈,也没有把他和如花似玉、标致可人的方可儿之间的关系搞清楚。

    这是什么人?怎么会来找她?就他这幅尊容,不太可能是方可儿的姘头吧!

    这个念头刚刚在林哲的脑袋里冒出来,就被他给强行的压制回去了。靠,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想法?方可儿怎么会和这样的人有交集?

    林哲正要把方可儿喊出来,却听到身后传来她清亮的声音,“爹,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靠,原来是她爸!这是啥情况?自己在回来的时候,不是问过方可儿了么?她说她父亲有事儿离去了,不会再回来了。这怎么又杀回来了?难道是来抓奸的?

    “咳咳……原来是伯父啊!快请进!”林哲的脸上变的比翻书还快,前一刻还是一幅气势汹汹要把敲门者置于死敌的模样。

    林哲趁着方可儿和她父亲聊天的时候,倒了一杯水满脸堆笑的走出来,“伯父,我给你倒杯水吧!”

    “不用,不用,我不渴!”方爸爸的全名是方胜利,一个很土气的名字。不过因为他嗜赌如命,所以熟悉他的人,都称呼他为方老鬼。

    “你也坐下吧,不用那么客气。”方可儿落落大方的说道,随后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林哲本来还想再出来,把这里留给他们父女二人,此时听到了方可儿的话,也不方便立刻离开了,于是在方可儿的身边坐了下来。

    “下午的时候,我和女儿谈了很长时间,就是没有看见你回来。这时候估计你也差不多应该回来了,所以我就冒昧的来打扰了,你不会见怪吧!”

    方老鬼眼睛贼溜溜的在林哲的脸上看了看,又立刻收了回去,像是做过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

    林哲心里微微感觉诧异,这个老头儿咋这样说话呢?这里可是他的家啊,怎么来这里,反而是打扰我了?

    哦,知道了,他一定是有求于自己!林哲脑袋一转,就把方老鬼的来意碰了个七八不离十。

    “可儿刚才不是说了嘛,大家就是一家人,咱们就不说两家话,哪儿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林哲打蛇随棍上,敷衍着说道。

    “说得好,说得好!嘿嘿,我看你和我女儿也很般配的,而且我听闺女的意思,对你也很有好感。你要是不介意,就找个合适的日子,把可儿娶了吧!”方老鬼随手从兜里碰出了一根香烟来,点燃,狠狠吸了两口说道。

    这也来的太突然了!林哲原本以为他会说出什么让自己帮忙的话,结果没有想到,他竟然是帮着他女儿来撮合两人的好事儿来了。

    不过,自己和方可儿相处的时间太短了,前后也没几天。要是这么匆忙的就把人生大事儿给定了下来,那也太儿戏了吧!

    再说了,陆依若现在还在医院里,怎么也不能趁她生病的时候,就把小二、小四什么的给娶了。朋友归朋友,娶亲归娶亲,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儿。

    再说自己的心思都放在陆依若身上,她目前还在医院呢。

    “爹,你干什么呀!这事儿不用你管!”听到父亲自作主张的要让自己嫁给林哲,方可儿的脸上立刻飞起了一片红霞来。

    在和父亲交流的时候,方可儿的确是透露过这方面的想法。不过当时父亲可说了,一切全凭自己作主的啊,怎么这会儿又提出来了呢?

    方老鬼的眼睛在女儿和林哲的身上转了转,笑哈哈的说道,“好吧,是我多嘴了。嘿嘿,不说这事儿,我还有一件事儿想要恳求你!”

    说到这里,方老鬼的脸色凝重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林哲的错觉,感觉方老鬼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他要说的事儿,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吧!

    “说吧,咱们不必客气!”林哲淡淡的说道。

    “我也是在事后才听说了,你在赌石场的时候,竟然赌中了擢金玉。这可不是你的运气好那么简单吧,你一定有什么绝活,能不能……教教我?”

    这才是方老鬼去而复返的真正目的,这个家伙嗜赌如命,他被方可儿从赌石场里带出来的时候,就从里面人嘴里听说了今天的事儿。

    这样的大事儿,在赌石场里十年八年的也未必会遇到。今天竟然奇迹般的发生了,而且还和自己的女儿有关?

    这样的绝好机会,方老鬼怎么会错过?他的运气虽然不佳,不过眼光还是有的。从真正见到了林哲的那一刻起,方老鬼就感觉的到,他不是一般人。

    “哦,这个确实不是靠运气。不过呢,我不能教你!哦,你们慢慢聊,我还有事儿,回见哈!”说到这里,林哲从座位上起身,快速的走了出去。

    “喂,喂,咱们再慢慢聊聊啊……”方老鬼的话还没有说完,房间里早就不见了林哲的身影。

    从方老鬼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失望之色,看来他还是不肯把他的绝活教给自己啊!

    方老鬼把才吸了一半儿的香烟狠狠掐灭,憋了半天才从他的嘴里吐出几个字来,“老子一定要把你的手艺学到!嘿嘿,到时候,就不愁吃穿了!”

    此时他说话的样子,全然没了之前的卑微神情,感情他刚才的表情都是装出来的。

    知父莫过女,方可儿其实在刚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就知道是自己的父亲又回来了,所以她才匆匆忙忙的过来,来不及跟林哲打招呼。

    看到父亲脸上的神情,方可儿心中暗暗叹息了一下,心里想道,“父亲是被救出来了,不过他心里还是有赌瘾,这可怎么办呢?”

    林哲刚刚走到楼下,就发现了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当他们看到自己的时候,身影一闪,就躲到了拐角的小巷子里。

    “哎呀,还有人在盯梢呢?就是不知道是泳装秀会场里的人,还是赌石场的人了!”林哲在心里暗暗想道。

    自己来都市也没有几天的时候,得罪的人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

    林哲在跟着方可儿去私人会所里的时候,遇到了一群劫匪,自己对他们可没留情面。要是他们来报复自己,也是情有可原。

    还有一伙人,就是从赌石场里出来之后,遇到的“碰瓷儿”的人了。虽然是给他们留了余地,不过毕竟是将其中的几个家伙打伤了。

    管他是哪伙的,要是规规矩矩的,那就相安无事;要是非要找不自在,那林哲也不是软柿子,任谁都可以捏的。

    林哲两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的跟在里那几个鬼祟之人的身后。既然是来找自己麻烦的,那就不如趁早解决掉。

    小巷子的尽头,十来个脸上有彪悍之色的汉子在那里晃悠着,看到了那负责“放风”的两个人跑回来,为首一个纹身的男子脸上露出了不满神色来。

    纹身是一只山猫的形状,从那人的鼻子一直刻划到了他的右侧肩膀上,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狰狞。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路灯下,众人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在小小的巷子里透露出一丝凝重而诡异的气氛。

    “猫哥,那人来了!”其中一名盯梢者呼吸着说道。

    “哼,没用的东西!就是盯个稍,你喘什么?怕了?”被称作猫哥的男子嘴里哼哼了两声,随后淡定的看着小巷子的另一端,那里,林哲正慢悠悠的走出来。

    “你们在这里等我啊,不知道是为了啥事儿呢?”林哲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坏坏的,不知道他的心里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妈的,本来还打算过几天再动手。既然你出来了,那老子就不客气了!”山猫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狠戾之色,对着他的那些手下挥了挥手。

    “等等!”林哲摆了摆手,“咱们是啥仇恨啊,你带这么多人要来对付我?”

    山猫还以为林哲怕了,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阴险,脑袋里已经开始琢磨着等会儿把他打倒在第之后,怎么狠狠的折磨他了。

    上家可是说了,这个小子在赌石场的时候狠赚了一大笔钱,要是能从他的身上揩一些油来,那可够这些兄弟宽敞很长时间了。

    “嘿嘿,小子,你在赌石场的时候,可是没少赚吧!怎么着,不想吐出来点儿?”山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其实,山猫这些人和“碰瓷儿”的那些人有一些关联,对方找到了他们,把林哲的事儿和他们说了,这才让山猫动心,带着手下的弟兄亲自出马。

    “哦,原来是惦记着我兜里的这点儿钱呐!也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们要是能拽住我,你们说多少,我就给多少钱,你们看怎么样?”

    林哲笑嘻嘻的神情里,已经多出了一丝狠辣。不过在夜色的掩映下,山猫等人并没有注意到。

    这些人也太过分了,真拿自己当软柿子呢?三番两次的找自己的麻烦?要是不狠狠的教训他们一下,没准儿还有人来得瑟。

    林哲的心里已经存了立威的想法,随意的摆出了一个姿势来。

    “给我上,打残废就行,别把他的命要了!”在山猫的眼里,林哲是注定要被打趴下了。

    虽然在那几个人的嘴里也知道了林哲的大致情况,不过山猫可没有把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子放在眼里。

    在对方的身影刚动的时候,林哲也动了。和对方十几米的距离,在眨眼间就被林哲拉近。

    “呼”的一个肘击,林哲将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名小弟一下打飞;随手抓起两个人,把他们的脑袋“咣当”一声撞到了一起。

    那两人毫无疑问的晕死了过去,晕的彻底,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声来。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在小巷子里,就剩下了山猫一个人。林哲在动手之前就观察好了,这个发号施令的山猫才是众人的头领。

    只要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那往后自己的麻烦就会少的多了。

    “嘿嘿,朋友,你的这些小弟都被我打趴下了,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呢”林哲的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坏笑,不过在山猫的眼里,怎么看怎么感觉是邪恶的笑容。

    “哼,你有种就把老子也打趴下!”说话间,山猫突然拿出了一根钢管里,对着林哲的头部就打了下去,在他的嘴角还凝着残忍的笑容。

    山猫带来的这些小弟,在外面混的时间还不算长。这一次,山猫也是打算带着这些新收来的小弟们见见世面,长长胆识,结果让林哲一个人全给撂趴下了。

    胆识没锻炼出来,锻炼出一身血!

    看他们头破血流的样子,再加上他们哭爹喊娘的哀声,估计往后打架在他们的心理都留了阴影了吧!

    不过不要紧,只要山猫最终能把林哲撂趴下,那他的威风还是在的。

  http://www.qingkanzw.com/0/47/51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qingkanzw.com。请看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zw.com